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伊利夏提:黑暗监牢中的呼声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黑暗监牢中的呼声
        

——维吾尔人的曼德拉: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Abdulkerim Abduweli)
    
    伊利夏提
        
        
    阿不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男,维吾尔;1956年出生于东突厥斯坦古老名城库车一个维吾尔家书香门第。其家人现仍然住在库车县阿克旦(Aqden)居民区64号院。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的孩提时代是在中共侵略政权发动的惨无人道‘文化革命’的血雨腥风中度过的;幼年的他和大多数维吾尔人一样,经历了维吾尔人在中共侵略政权压迫下所遭受的一切政治迫害、残酷压榨、镇压屠杀。
        
    中学毕业后,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恋恋不舍地放弃学业,子承父业,开始了以制做维吾尔花帽的学徒生涯。
        
    1985年渴求知识的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毅然放弃已见起色的手头活计,前往当时已经成为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伊斯兰文化启蒙教育运动南部重镇的叶城县(Qaghiliq),师从著名维吾尔启蒙教育家、哲人、大学者阿布力克穆∙马赫苏木(Ablikim Mehsum)学习历史、伊斯兰教、哲学、心理学等。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以其天赋聪慧、勤奋,很快成为了师傅众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接着,他一边继续学业、一边开始助其师扩展维吾尔启蒙教育的范围。
        
    1988年到1990年期间,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在一群志同道合亲朋好友帮助下、自筹资金,先后在库车、阿克苏、新和、库尔勒等地为中心在东突厥斯坦各城市办起了维吾尔伊斯兰文化启蒙学校。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深刻体会到在中共马列主义无神论教育下很多维吾尔年轻人处于愚昧无知,颓废、自暴自弃的状态后。坚定地开始了以启蒙教育维吾尔年轻人摆脱愚昧无知、远离邪恶犯罪,使维吾尔年轻人成为善良热忱、真诚待人者;教育维吾尔年轻人知书达理,认识平等、自由是人人都应该享有的权利,使维吾尔年轻人知道任何人无权以任何形式阻挠、剥夺维吾尔人自由、平等及宗教信仰自由;启蒙教育维吾尔年轻人懂得坚定维护自己做人基本权利为中心的维吾尔启蒙教育运动。
        
    因而,东突厥斯坦各地很快出现了大批真诚善良、诚实坚定,远离歪门邪道、坚决维护自己民族民主权利的先进维吾尔青年先进分子队伍;也因此,这一文化启蒙运动得到了广大维吾尔群众的强烈支持。
        
    到1989年,专制的中共侵略政权被蒸蒸日上的维吾尔文化启蒙运动所震惊。为了将维吾尔启蒙运动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共出动武装军警一夜之间突袭了叶城、库车等地的维吾尔文化启蒙学校,抓捕了大部分在校维吾尔师生;强迫其他少数学员立即返回原籍等候处理。
        
    邪恶的中共侵略政权以谎言编造的莫须有罪名发出了对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及其志同道合者阿卜杜勒哈米提∙塔利普(Abdulhamit Talip)、阿卜杜卡德尔∙艾买提(Abduqadir Amet)等人的抓捕通缉令。
        
    1989年4月5日中共侵略政权军警对巴仁乡维吾尔农民的血腥镇压不仅暴露了中共侵略政权的嗜血、屠夫面目;也再次揭穿了中共企图使维吾尔人永远处贫穷、无知和愚昧中,以便于中共侵略政权奴役维吾尔人,以便于中共政权使用暴力屠杀手段将维吾尔人杀灭净尽,使中共汉人政治移民成为东突厥斯坦唯一主人的阴险真面目。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更深刻认识到;除非砸碎中共侵略政权束缚维吾尔人民自由的手铐铁链,维吾尔人民要实现基本人权、自尊、平等是万万不可能的!
        
    在独裁中共侵略政权大肆在东突厥斯坦全境范围内搜捕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的危险、紧张时刻,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不顾个人安危;决心为拯救在黑暗、愚昧中呻吟挣扎的维吾尔同胞,继续为伸张正义、维护民族尊严、反对宗教歧视,将揭露中共所玩弄各种政治阴谋诡计的斗争进行到底。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于1990年10月20日和其志同道合朋友阿卜杜勒哈米提∙塔利普(Abdulhamit Talip)、 伊德里斯汗∙吾迈尔(Idrishan Omer)、乌斯满∙哈米提(Osman Hemit)及艾尔肯∙阿卜杜热扎克(Erkin Abdurazaq)一起筹备成立了“伊斯兰改革者党”。由此,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将其坚决反击中共侵略政权、拯救民族的革命斗争引向有系统、有组织、有计划的一个新层次。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当时坚毅地对战友们说到:“平等正义是我的伴侣,愚昧无知是我的敌人;我将为实现维吾尔民族的平等正义而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伊斯兰改革者党”的创始人、指导者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因为叛徒出卖,于1990年11月16日夜在乌鲁木齐被中共武装军警抓捕;同天夜里,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战友:阿卜杜勒克里木∙孜亚普(Abdulkerem Ziyap)乌斯曼∙哈米提(Osman Hemit)艾尔肯∙阿布杜热扎克(Erkin Abdurazaq)、阿卜杜勒阿哈德(Abdul’Ehed)等人也都被中共抓捕投入监狱。
        
    1991年7月24日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由侵略政权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1993年5月9日中共侵略政权以谎言编造的证人证词,将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在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以‘组建反革命组织、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等罪名、以不公开开庭形式判了12年有期徒刑。
        
    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自1990年11月16日被抓捕后,先是被拘于米泉拘留所,然后是被拘于坐落乌鲁木齐东新明路97号的乌鲁木齐市拘留所(六道湾拘留所);在此期间,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经受了法西斯中共军警的各种非人待遇、酷刑折磨,经历了长期、长时间剥夺睡眠、反吊、做铁板凳、威胁利诱等的极端精神折磨。
        
    判决书下来后,自1993年的5月21日起,中共政权开始了对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进行以劳动改造为名的更为残酷的政治迫害,中共军警先是将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转押至东突厥斯坦第一监狱(八家户监狱)。在第一监狱他先是被安排在第一监狱严管大队,再后来是被安排在汉人大队进行强制劳动。再后来,中共政权因害怕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在犯人中日益增长的威望,为了将阿卜杜克里木∙阿卜杜瓦利和其他犯人隔开,于1997年将其转押至自治区第三监狱(即第三机械厂)。
        
    在第一监狱严管队期间,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一直被戴上手铐脚镣,囚于重危犯人监室;而且经常被监管人员无辜上刑折磨、毒打。
        
    根据中共判决书,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刑期于2002年11月16日期满;但是,这一天,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家人等到的却是;中共政权以‘不遵守监狱规章制度,不服从管理,抗拒改造’等罪名对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加刑三年的通知书。
        
    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家人在艰难中,也终于等到了2005年的11月16日!当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母亲(他父亲因可爱的儿子身陷囹圄而积劳成疾于1998年告别了人世)、妻子及兄弟姐妹满怀希望来到监狱大门迎接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时,不仅未等到其人,连一个传达信息的狱方人员都没有能见到。
        
    辗转奔波、求爷爷告奶奶,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老母亲、妻子、兄弟姐妹最终找到了坐落于乌鲁木齐市黄河路380-90号地址的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在这里,年迈的母亲、期盼丈夫的妻子、渴望见到兄弟的亲人又一次被告知:‘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因为抗拒改造,释放他将对社会构成威胁’而再被加刑三年的口头通知。
        
    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只是口头通知了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家人,却未给予家人任何法律文书!这就是自称“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可以依法保护自己权益”的中共侵略政权所谓的法制!
        
    写到此,我想引用这位不屈不挠的革命者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经常说的一句话,算是他对中共此一说法的注释:“中共殖民统治下是没有法制的;如果硬要说有法制,那也是殖民官员中山装四个口袋里装着的、变化无常的五个政策,那才是他们所谓的法制!”
        
    当日历终于翻到2008年11月16日的时候,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亲人再一次来到了监狱大门。但无耻的中共政权再一次卑鄙地拒绝释放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让渴望见到儿子的母亲、期盼丈夫的妻子、渴盼亲人的兄妹再一次在极端绝望中孤立监狱大铁门,含恨、失望而归。
        
    失去自由这20年来,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在中共侵略政权监狱经受了文明人无法想象的非人待遇。仅举几例说明:
        
    在冰天雪地的凛冽冬天,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被光脚长时间捆绑于电线杆上;
        
    在骄阳似火的盛夏酷暑中,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被绑缚于烈日下炙烤;
        
    电棒击打、强迫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站在水中由头部电击折磨是常事;
        
    使其长期处于严重饥饿状态、剥夺睡眠,几个月不让洗澡等;
        
    使用各种刺激神经系统的极端怪音音响对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进行精神刺激折磨。
        
    为摧毁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追求平等、正义的坚定信念,彻底击垮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追求自由的斗争意志;中共监狱当局经常将其长期单独关禁闭;几天、有时连续十几天单独囚于一个非常潮湿、恶臭,不足一立方米的水泥囚室(150cm × 80cm × 80 cm)中。
        
    长期非人待遇、精神折磨、酷刑毒打,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使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身体状况严重恶化。
        
    据说,殖民政权恶警狱卒经常对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说的一句话是:“要么你死在这里,要么你精神失常出狱;除此而外,你再没有出路。”
        
    但是到今天为止,中共殖民政权使尽了他所能使用的全部阴谋诡计、严刑峻法、折磨毒打、酷刑巫术来对付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但殖民政权到今天为止,也还仅仅是剥夺了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自由,也仅仅使用脚镣手铐锁住了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的手脚;但殖民政权却未能摧毁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追求自由、平等的信念,未能摧毁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维护民族自尊的决心,未能摧毁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坚定的伊斯兰信仰,更未能摧毁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为维吾尔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的坚强意志!
        
    世界发展到今天,人类进入到了所谓的高度文明;民主、自由普及;维护人类基本人权、建设法治国家正成为各国各界人士热议话题。
        
    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如同你我,既然是生活于所谓现代文明中,就应该如同你我一样拥有神圣的生存权,基本人权;他也应该有权力做一个孝敬父母的孝子、做一个热爱儿女的好父亲、做一个给予妻子恩爱的好丈夫。
        
    然而他因为和你我唯一的区别:即勇敢地站出来向愚昧无知、向奴役宣战,为维护民族尊严、争取基本人权而义无反顾的和殖民政权进行了斗争而身陷囹圄。
        
    20年来,为了你我,他不仅失去了自由、在中共殖民政权黑暗监牢中遭受酷刑折磨;同时,他也失去了其最基本的生存权。
        
    世界各文明国家公认签署的“世界人权宣扬”,也未能使在中共黑暗监牢中遭受非人待遇的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及和他一样无数宁死不屈维吾尔仁人志士获得哪怕是最基本的生存保障。
        
    “世界人权宣言”各条例给予人类的基本人权保障都被世界最大、最强势国际恐怖主义集团中共所一一剥夺,人权宣言条例未能在东突厥斯坦获得实施;但有两样东西,中共这个国际最残暴恐怖主义集团始终未能从维吾尔人那里夺走:那就是如同阿卜杜克里木∙阿布杜瓦利为典型代表千千万万维吾尔勇士的生命和坚定信念、及维吾尔人宁死不屈、坚定追求自由尊严的顽强斗争意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02286614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直言不讳的维吾尔学者批评北京对维吾尔人的镇压
·关于“7•5事件”后失踪维吾尔人的建议:致全国人大 国务院 (图)
·高失业率蚕食克拉玛依维吾尔社会
·上海枪杀案六人丧生 引维吾尔人关注
·热比娅主席访问日本出席“日本、维吾尔争取自由互援恳谈会” (图)
·一维吾尔文网站被当局勒令停机整顿3月
·新疆当局勒令一维吾尔文网站停机整顿三个月
·维吾尔自治区:1中学哈萨克学生抗议示威 (图)
·新疆维吾尔族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被剥夺、遭侵犯典型案例概述 (图)
·维吾尔在线报告:维吾尔族宗教自由现状
·《国际维吾尔学研究》杂志在土耳其发行 (图)
·维吾尔学生赴澳留学遭拒签 澳方回应与新疆动荡政局有关
·无代表国家及民族组织提交关于维吾尔、藏人和蒙古人的报告
·新疆维吾尔人活动呈家族式新特点 自杀色彩更明显 (图)
·愤怒的维吾尔人欲袭喀什 暴露后火烧派出所 (图)
·中央民大教师逼迫被殴维吾尔学生提供假口供 (图)
·维吾尔自治区巴楚事件致当地警戒升级
·中央民大发生汉族学生群殴维吾尔学生事件
·法广专访汉学家玛丽-侯芷明;谈新疆维吾尔人权现况 (图)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不给办护照 新疆警方说我政治不合格/维吾尔在线 (图)
·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停止践踏维吾尔妇女权益 (图)
·最后的救赎--- 一个维吾尔老人艰辛的上访之路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一个维吾尔母亲艰辛的上访之路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图)
·维吾尔语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图)
·有感于300维吾尔乡村妇女同台弹独塔尔/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祭巴仁乡维吾尔勇士/伊利夏提
·有感于维吾尔妇女五年获兵团户口/伊利夏提
·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伊利夏提
·又是维吾尔花帽/伊利夏提 (图)
·中国共产党能容得下维吾尔人的批评吗?
·维吾尔记者的尴尬/伊利夏提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热比娅在日本的表现是维吾尔独立运动的悲哀/公刘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母亲/伊利夏提
·原住地的维吾尔族人:为是汉人感到自豪亦是悲哀?
·对维吾尔人的宣战/伊利夏提
·尼扎穆丁∙侯赛因——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楷模/伊利夏提
·视频:乌鲁木齐搜捕维吾尔人,武警与暴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