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汕头3名水利官员实名举报堤防工程“豆腐渣”
请看博讯热点:中华豆腐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2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坍塌,长达233米。
    广东汕头3名水利官员实名举报堤防工程“豆腐渣”


    近日,南都记者在玉路段看见,曾经坍塌的堤坝,填着沙包。
    广东汕头3名水利官员实名举报堤防工程“豆腐渣”


    “汕头潮阳区重点民生工程———榕江金关围堤防工程,是一个烂尾工程,也是一个典型的豆腐渣工程。”汕头潮阳区港务局副局长、原潮阳水务局副局长赵宏展近日向媒体实名举报。与他一起联名举报的还有现任潮阳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洪惠强和副队长马和丰。他们对此前官方作出的坍塌调查结论也提出质疑。
    
    该工程纳入广东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一直受到汕头市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离奇的是,这项工程本应两年完工但7年未竟,在建时还发生7次大坍塌,共计1200多米,小垮塌更有多次。
    
    在多次大坍塌后,有关部门对该堤防全线进行了勘查,目前仍有8公里是危险堤段,其中3公里为最险堤段。
    
    当地政府的一份报告这样描述金关围工程建设的原因:金关围集雨面积95.7平方公里,堤围全长约34公里,直接捍卫金灶、关埠两镇总耕地面积6 .22万亩,人口26 .99万人的安全,是潮阳区的主要产粮区。报告称,为了完善金关围防洪、灌溉、排涝、防潮体系,提高其抵御洪涝的能力,所以提出了金关围堤防工程。
    
    关键词:“拖沓不止”
    
    工程建设期两年但7年未竟

    
    因为涉及27万人的生产生活安全,该工程自提出时起,一直受到汕头市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被纳入广东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
    
    金关围堤防工程于2006年10月25日公开招标,2007年11月15日全面开工建设。计划建设工期两年,该工程达标加固建设按50年一遇防洪(潮)标准设计,委托具有甲级资质的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
    
    2009年9月24日,本应快完工的金关围堤防工程实际完成量只有六成。潮阳区水利局为此专门发文称:金关围堤防达标加固工程建设进度与上级要求差距较大,各承建单位要按照省市要求,必须在2010年底前全面完成建设任务。同年潮阳区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金关围堤防工程已投入1 .12亿元,完成工程量64 .08%,要在2010年大力推进,确保完成建设任务。
    
    不过,2010年底,工程并没有完成。
    
    潮阳区政府则继续“高度重视”,将金关围堤防工程列入2011年“十大民生工程”。在2011年11月5日的潮阳区人代会上,潮阳区区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基本完成。”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潮阳区区长再次强调“金关围堤防工程基本完成”。
    
    不过这个“基本完成”再次被潮阳干部群众诟病。在潮阳区政府2013年3月18日下发的《区政府工作会议纪要》上,明确称金关围堤防工程还有近10%的工程量没有完成。4月下旬,晚春的雨水淅淅沥沥,记者在潮阳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副队长马和丰的陪同下来到金关围堤防工程金灶镇玉路段。走了一段泥泞的土堤,一个两三百米的大缺口横在堤坝中间,脚下的江水汹涌而过,堤坝缺口处可见零星石块。马和丰告诉记者,这是曾经垮塌的一段堤坝。实际上,金关围的堤防工程,还有8公里是危险堤段,其中3公里为最险堤段。
    
    这项涉及到27万人、6 .22万亩良田的重点民生工程,在政府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中屡屡“拖沓”甚至“烂尾”,危险的堤段在政府报告的“基本完成”中继续危险和垮塌。
    
    关键词:“垮塌不休”
    
    工程边建边塌先后大塌7次

    
    潮阳水务局原副局长赵宏展、潮阳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洪惠强和副大队长马和丰提供的材料显示,金关围堤防工程从2009年12月23日到2012年2月7日,先后发生7次大的坍塌,小坍塌还有多次。他们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就是边建边塌”。
    
    “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发生堤段沉陷,此后金光围堤防工程就被上级领导叫停了,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也提出了优化方案,目前方案仍在修改中。”洪惠强大队长说。
    
    7次坍塌事件,因为大都发生在枯水季节,水位不高,没有造成群众伤亡。2012年2月17日,汕头市政府应急办出具一份报告对“在建过程中发生坍塌和局部滑动位移情况”的原因中解释:客观原因是,金关围全堤线基本筑于软弱土基上,地质条件较差。主观原因是该堤段设计上存在一些不足,未能根据现场实际地形和地质情况及时、科学、合理、有针对性地提出变更调整方案,采取必要的基础加固措施。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与汕头金关围堤防工程的多次坍塌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榕江对岸的揭阳市水务部门主持修建的榕江堤防工程一次也没有坍塌过。
    
    同是榕江两岸,汕头和揭阳水务部门主持的堤防工程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
    
    洪惠强在担任潮阳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队长之前,曾代表潮阳区前往榕江对岸考察揭阳水务部门修建的榕江堤防工程。他说,揭阳是对一些基础不牢的堤段进行打桩固牢,在一些危险堤段则退至离岸上百米的地方再修建新堤。而潮阳的金关围堤防全长30多公里,很多堤段临水修建,该内缩处没有内缩。
    
    “7次大的坍塌事件中,坍塌的堤段就有1203米,险段8643米,造成约2亿元的经济损失。根据《水利工程质量事故处理暂行规定》的有关规定,金关围堤防工程已属特大质量事故工程,也是一个典型的豆腐渣工程。”赵宏展说,“在建工程短短三年发生七次大坍塌,根本原因是工程设计未考虑基础处理而导致安全隐患。”
    
    关键词:事故原因
    
    非法采砂,还是地基不牢?

    
    在金关围堤防工程7次大的垮塌中,官方仅对第三次,即2010年1月28日玉路段发生的306米大坍塌进行回应。因为媒体对该次坍塌进行了广泛报道,当时分管省领导批示后,省水利厅派出包括设计单位在内的干部和专家迅速奔赴坍塌现场调查。
    
    调查组《关于汕头市金关围玉路堤段坍塌情况的调查报告》下了这样的结论:非法采砂改变原河床形态是造成该次险情的主要原因,“河床在坍塌段已形成一个长约800米、比原河床深6—8米的深槽,深槽位置靠近堤脚,造成堤脚临空”;再加上原堤段地质条件差、地基下卧深厚淤泥层,发生坍塌时为退潮期等因素,造成堤脚在被掏空的情况下出现整体坍塌。调查组调查到2007年10月开始至玉路堤段坍塌期间,有林某、黄某的采砂船在玉路水域违法采砂合计达八九个月之久,认为应追究水政执法部门的责任。
    
    为此,一批责任人被处分,时任潮阳区水利局副局长赵宏展,潮阳区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洪惠强、副队长马和丰及金灶镇两名干部等人分别被处以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处分。潮阳区纪委在2011年5月20日下达对赵宏展的处分决定书中认定:“2007年10月开始至玉路堤段坍塌期间,采砂船在玉路水域违法采砂合计长达8至9个月之久,赵在任期间,分管领导责任落实不到位……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对马和丰的处分书中认定“未能及时发现和制止违法采砂行为,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对于其他几次坍塌,官方并无公开回应,也未处理任何责任人。
    
    提起执法责任,马和丰感觉胸口憋着一口气:发生堤围坍塌事故的榕江属于汕头和揭阳的跨市河道,根据相关规定,跨市河道应由省水行政主管部门或由省授权有关市水行政主管部门实施管理,并且根据汕头市河道采砂执法责任书,榕江水域的违法采砂行为也不是由潮阳区水利局(现水务局)负责查处。“在2010年1月28日金关围玉路堤段坍塌后,潮阳区水利局至2011年8月1日才签署委托书,委托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实施行政处罚权,因此发生坍塌的榕江河道管理责任也不在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马和丰特别强调地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其他的多次坍塌事故,并未发现有非法采砂现象,为何也坍塌?
    
    赵宏展、洪惠强、马和丰三人都认为省水利厅调查组的结论站不住脚。
    
    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洪惠强即将退休,他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那么多次,其他几次没有采砂,为何也坍塌?”他说,如果坍塌真的是由非法采砂所致,也不能仅仅处理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的人。“为什么7次坍塌,就第三次处理?”
    
    赵宏展则直接地对于该次调查组专家投了不信任票。他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属于省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由省水利厅水电设计院设计(水利厅下属单位),监理单位是省水利厅属下的广东科源工程监理咨询公司。设计和监理单位均是省水利厅的下属单位,工程发生坍塌,相关人员为什么不但没有回避,反而成为事故调查组的主要成员?
    
    赵宏展、洪惠强和马和丰三人开始走向信访和举报之路。
    
    汕头市水务局184号文《关于进一步强化落实水利工程建设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提及金关围堤防工程按50年一遇标准需将原来约1.32至1.58米的堤面加固加高至4.49米,“由于财力原因,设计时没有考虑基础处理”,由于地基软弱、堤基淤泥层较厚、退潮等主要原因造成堤位失稳而滑动位移。
    
    在潮阳区水利局一些内部文件中这样描述:“主要原因是由于堤防工程是按每公里300万元定额补助的,为节约工程成本,全部堤围填土没有进行基础处理”,客观原因是“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受施工工期影响,填土速度过快,未经处理的堤身基础突然加载过快造成基础淤泥滑动”。
    
    汕头市政府应急办在2012年2月17日汇报情况中也只字未提“采砂船”的字样。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赵宏展说,市应急办的调查结论和汕头市水利部门的一些文件都说明了,工程设计忽视地基处理才是导致大堤在加固后屡屡坍塌的真正原因,“把这个责任推给几条采砂船是不负责任的,应从设计、施工、监理和项目管理方面查找原因。”
    
    赵宏展说,金关围堤防工程按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设计,设计单位在设计时居然会“因为财力原因,没有考虑地基处理”,设计单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盲目上项目,项目法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工程施工前后未及时排查、消除安全隐患、草率施工,致使工程发生坍塌,工程领导小组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这些人都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赵宏展说,他因坚持说真相付出了“血的代价”。2010年7月20日早上,他从家里出发到单位上班时,突然遭到几个男子堵截殴打,将他打晕在地之后,仍然对他拳打脚踢,直到围观群众制止,打人者才逃离。经法医鉴定,该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此事距今已两年多,被打地点距离区政府不足百米,该案件迄今仍未破。”赵宏展的手机上还留有当时他被打的鲜血直流的照片。他认为,他被打的背后,就是因为他踢破了工程垮塌的真相。
    
    关键词:“较真”官员
    
    三名被处罚者是“替罪羊”?

    
    在南都记者采访中,赵宏展、洪惠强和马和丰三人对于自己身上背的处分表示了极度的不满,他们认为自己纯粹是“替罪羊”。
    
    据了解,赵宏展三人其实可以在受处理一年后申请解除对自己的处分。也就是说,在2012年的5月底,只要他们的一纸申请,他们就可以解除处分。
    
    “我们没有写解除处分的申请,我们一直在申诉,要求纪委复审并撤销对我们的处分决定。”赵宏展说:“如果写解除处分的申请,就是承认之前纪委处分的正确性,也就是说我们自我认定当时是犯错了。我们确实没有任何错误,只是被推出的替罪羊。”
    
    他在2011年5月份收到处分决定书后,6月16日,就向潮阳区纪委提出申诉。潮阳区纪委于2011年10月27日作出复审决定,认为“对赵处理认定移送的事实材料没有出入”,维持了对赵宏展的行政记过处分。洪惠强、马和丰等人也在收到潮阳区纪委的处分书后即提出申诉。但至今仍未被撤销处分决定。
    
    赵宏展说,纪委认为我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可是我既不是项目法人,又不是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领导小组成员,这个“直接领导责任”依据何在?
    
    今年6月洪惠强就要从潮阳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的队长岗位上退休,他最大的希望是在退休前上级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据赵宏展等人透露,潮阳区水利局在2012年8月20日也向汕头市纪委、监察局提交了一份《关于要求撤销玉路堤段坍塌事件受处理人员处分的报告》,也主要基于榕江是非潮阳区管辖、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主要是由于基础软弱未处理等理由,潮阳区水务局“恳切要求市纪委、监察局依法、依规、量情撤销对潮阳区水务局和金灶镇有关人员的处分”。
    
    汕头市纪委发文
    
    责成潮阳纪委再查江堤坍塌

    
    赵宏展说,他向汕头市纪委监察局提出了多个问题,汕头市监察局都给予复核和给出了复核结论。
    
    南都记者看到,汕头市监察局今年3月份发出的文件———“汕监审[2013]4号”称,对于赵宏展提出在调查过程中如实反映问题遭遇恐吓和伤害,潮阳区公安分局已经对此展开调查;对于赵宏展提出申诉认为金关围堤段一再坍塌的问题背后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问题,汕头市纪委已经责成潮阳区纪委展开调查。“以上问题查明后,将追究相关人员的相应责任。”
    
    这份文件还称对于赵宏展的处理“原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性准确,处分恰当,经汕头市纪委常委会、监察局局长办公会讨论,并报省纪委、监察厅同意,对原处分予以维持。”
    
    对此,赵宏展表示坚决不服,将继续向上级部门申诉。不过赵宏展对于纪委重新启动对金关围江堤垮塌的原因进行调查还是乐见其成。他说,他们之所以一直坚持举报,固然有其受委屈的原因,另外就是不想让本来是惠民工程的金关围堤防工程变成祸民工程,不想让27万群众生活在江水的威胁之下。
    
    金关围堤防工程的迟迟未完工、在建期间多次坍塌等问题,也让当地政府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南都记者采访到,随着粤东地区汛期的临近,今年3月6日,潮阳区专门召开了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工作会议。会议强调今年主汛期将至,金关围堤防工程自2012年2月暂停施工一直没有重新启动,上级有关部门明确要求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建设项目要在今年主汛期前基本完成建设任务并报省水利厅“完工销号”。
    
    在这次有潮阳区主要领导参与的会议上,还着重强调责任追究,“按市的指示精神,采取相应措施,查明工程多次出现坍塌的原因,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会议也决定由潮阳区纪委积极与汕头市纪委、汕头市检察院联系,采取措施,查明工程多次出现坍塌的原因,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
    
    金关围堤防工程还引起了汕头市委书记的重视,4月19日,他带队检查了金关围堤防工程,要求加快建设,确保今年9月底前完成。
    
    玉路段坍塌原因之辩
    
    省水利厅调查组(包括设计单位在内的干部和专家):
    
    ●非法采砂改变原河床形态是造成该次险情的主要原因;再加上原堤段地质条件差、地基下卧深厚淤泥层,发生坍塌时为退潮期等因素,造成堤脚在被掏空的情况下出现整体坍塌。
    
    ●2007年10月开始至玉路堤段坍塌期间,有林某、黄某的采砂船在玉路水域违法采砂合计达八九个月之久,应追究相关水政执法部门的失责责任。
    
    被处理官员:
    
    ●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那么多次,其他几次没有采砂,为何也坍塌?为什么7次坍塌,就第三次处理?
    
    ●该工程属于省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设计和监理单位均是省水利厅下属单位,相关人员为什么不但没有回避,反而成为事故调查组的主要成员?
    
    链接
    
    金关围堤防工程

    
    位于汕头市潮阳区北部榕江下游,起点金灶镇潮尾水闸,终点关埠镇尖头担水闸,与棉北海堤相连接,全长约33.475公里。
    
    该工程按50年一遇防洪(潮)标准设计,于2006年10月25日公开招标,2007年11月15日开工建设。计划建设工期两年。
    
    7次大坍塌
    
    2009年12月23日,下地段坍塌150多米;
    
    2010年1月9日,港口段坍塌120多米;
    
    2010年1月28日,玉路段坍塌306米;
    
    2010年11月22日,新庙段坍塌90多米;
    
    2010年12月4日,阳美段坍塌130多米;
    
    2011年8月17日,港内段坍塌174米;
    
    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坍塌233米。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81919006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汕头堤防2年7次坍塌 其中6次事故无人受罚
·“广州男科黑医院”骗术曝光 骗术要堤防
·浙江诸暨堤防百米缺口已封堵70多米
·江西乐平市几大堤防相继漫顶 10万群众被洪水围困
·钱塘江兰溪站遭遇8年来最大洪水 局部堤防渗漏管涌
·南昌4.8万人坚守大堤防险情 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 第十二章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 "Vouspouvezfacilementdevenirfou"
  • "Vouspouvezfacilementdevenirfou"
  •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 「千人计划」再受挫折 美籍华人学者涉儿童色情罪案及间谍
  •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 美國致中國「哀的美敦書」,美國高層數十年來首見對中國最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真教会”将会被赶出罗马,并将不得不忍
  • 魏紫丹第十六我保留发言权
  • 谢选骏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 李芳敏1440002看哪!惡人的弓已經拉開,箭已經上弦,要從暗處射那心裡
  • 藏人主张孟宏偉曾執行「殺佛」之後的「滅口」任務
  • 曾节明中美贸易战前瞻
  • 基督化生活一中年基督徒女士征婚启示
  • 胥志义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 高洪明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 谢选骏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 陈泱潮耶和華呼召川普總統促成中朝成就【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 谢选骏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 雷声中共饿死中国人9600万/全国大饥荒年代/晏乐斌: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9期)
  • 谢选骏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 魏紫丹第十五章上课、挨斗两头忙
    论坛最新文章:
  • 爱尔兰边境议题无解 英国脱欧谈判陷僵局
  • 戛纳电视节2018年秋展开幕 中国为主宾国
  • 从戛纳电视节看中国在国际视听市场地位
  • 5G争夺战全球打响华为或受累疑开局失头筹
  • 厄瓜多尔部分解除对阿桑奇的对外通讯限制
  • 美国人对其爱恨交加 特连任机会日显增大
  • 巴伐利亚失守默克尔被指更势单力薄
  • 北京雾霾又来了问候语添出门记着戴口罩
  • 中国承认新疆地区设有“再教育”营
  • 美国正构建国际新秩序
  • 陆客闹瑞典案再火 中使馆续批电视蒙混过关
  • 安倍访华时将敲定签署日中海难救助协定
  • 陆奥委会:东奥正名公投即统独公投前哨战
  •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 国际银行业者采取措施应对美中贸易战升级
  • 马哈蒂尔指11维族人无犯罪释放北京未抗议
  • 党中央高层震怒赖小民家藏贪腐现金3吨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