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汕头堤防2年7次坍塌 其中6次事故无人受罚
请看博讯热点:中华豆腐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 大河网
    
    常言道“兴修水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如果工程修成了“豆腐渣工程”,不仅难以惠民,甚至会祸害一方,留下安全隐患。汕头潮阳区榕江金关围堤防,35公里长的堤防未打一根桩,在修期间发生7次大坍塌,共计1200多米,原本早应完工的工程,已成烂尾工程。
    
    作为当地“重点民生工程”,金关围堤防经勘查显示目前仍有8公里是危险堤坝。而因堤防坍塌受到处理的官员也对此前官方作出的坍塌调查结论提出质疑。
    
    重点民生工程一拖再拖
    
    汕头市潮阳区榕江金关围堤防工程全长35.8公里,途经潮阳区金灶镇和关埠镇,纳入广东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该工程自提出时起,一直受到汕头市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
    
    2003年,汕头市政府决定建立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建设责任制,实行行政首长负总责,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项目落实到潮阳区副区长头上。当时规定金关围工程的建设年限是2004年至2008年,汕头市政府要求“一级抓一级,确保在省规定期限内按质按量建设完成”。汕头市水利局强调,潮阳区榕江金关围堤防工程护卫着金灶、关埠两镇约27万多人口、6.22万亩农田的安全,该工程达标加固建设按50年一遇防洪(潮)标准设计,委托具有甲级资质的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
    
    尽管该工程受到高度重视,但建设历程可谓是一波三折。
    
    2005年9月22日,该工程发布工程施工、监理招标公告,但没过几天,潮阳区水利局就以“建设单位的准备工作尚未就绪”为由中止了招标。2006年3月,汕头市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加快实施潮阳金关围工程”,工程终于在2006年底动工建设,预计投资近2亿元。但工程的进展一直较慢,2009年9月24日,潮阳区水利局表示,金关围堤防达标加固工程既是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建设项目,也是全区人民盼望已久的民心工程,工程建设事关民生大计,但建设进度与上级要求差距较大。潮阳区水利局为此发通知要求各承建单位要按照省市要求,工程必须在2010年底前全面完成建设任务。同年的潮阳区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金关围堤防工程已投入1.12亿元,完成工程量64.08%,报告称,要在2010年大力推进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确保完成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建设任务。
    
    但工程并未在2010年底顺利完成,潮阳区政府则继续“高度重视”,将金关围堤防工程列入2011年“十大民生工程”,表示要“加快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全面完成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任务”。在2011年11月5日的潮阳区人代会上,潮阳区区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基本完成”。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潮阳区区长再次强调“金关围堤防工程基本完成”。
    
    屡次大坍塌工程成烂尾
    
    1月10日,南方农村报记者从潮阳城区出发,驱车沿着榕江堤坝行走,看到关埠镇境内的榕江堤坝仍有近半没有修好。从关埠镇往金灶镇方向行走,在金灶镇的沟头村、灶内村等地的堤坝,则看不到施工的痕迹。当地村民告诉记者,金灶镇境内的榕江堤坝几乎没有完全修好的坝段,有些坝段虽已填土但高度未达到设计要求,有些填好土的堤坝则不断坍塌,目前仍未修补。
    
    在金灶镇的玉路村段,记者看到有一个数百米的大缺口,堤坝缺口处可见零星石块,水葫芦遮住了这里的水面,从缺口往岸边走几十米,是政府临时修建的应急子堤。
    
    附近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金关围堤防玉路段是在刚刚完成了加固维修后的2010年1月28日发生坍塌的,坍塌堤段共306米,“当时是整段全塌,形成了306米的缺口,堤防土方完全沉入水中,只剩下后坡小部分。”
    
    缺口后边的子堤是政府为了防止江水威胁附近村庄而临时抢修的应急堤坝。在玉路段堤坝的缺口对面,揭阳市区的榕江堤防工程却早已完工,一条新修的堤坝展现在玉路村民面前。
    
    潮阳区水务局(即原水利局)水政大队大队长洪惠强告诉记者,此前他曾代表潮阳区前往揭阳领取对方修建榕江堤防工程的方案以供参考。洪队长说,揭阳的方案是,遇到一些基础不牢的堤段,进行打桩固牢,在一些危险的堤段,从岸边往后退上百米才修建新堤。据他了解,揭阳修建榕江堤防工程,一次都没有坍塌,而潮阳金关围堤防工程全长30多公里,一根桩都没打,而且很多地段临水而修,该内缩的没有内缩。自2009年12月至今,金关围堤防工程的严重坍塌至少有7次,共计1200多米。
    
    最近一次坍塌是金灶镇境内的新庙村段,2012年2月7日,该段坍塌233米。1月10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在新庙段看到,原本的堤坝工程成了临时垃圾场,还未走近就气味刺鼻。新修的堤坝已填土至1米多高,但在堤坝的中间段,坍塌的堤坝土块成片地倾入水中。坍塌形成很大的缺口,缺口两端是高达两米的黄土,站在缺口边缘,记者用脚稍微触碰,黄土即“哗哗”下落。
    
    这次大坍塌后,有关部门对金关围堤防工程全线35公里进行了勘查,结果显示目前有8公里是危险堤段,其中3公里为最险堤段。
    
    坍塌原因官方说法打架
    
    对于金关围堤防工程多次发生大坍塌,媒体对第三次,即2010年1月28日玉路段发生306米大坍塌进行了广泛报道。这一次,也仅有这一次,有关部门对坍塌原因进行了公开回应。当时认为发生坍塌的主要原因是非法偷采砂导致该堤段软弱淤泥层堤脚受扰动,堤身失去稳定性而悬空滑陷造成坍塌。
    
    对于其他几次坍塌,官方并无公开回应。但在潮阳区水利局的一些内部文件中,该局认为“主要原因是由于堤防工程是按每公里300万元定额补助的,为节约工程成本,全部堤围填土没有进行基础处理”,客观原因是“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受施工工期影响,填土速度过快,未经处理的堤身基础突然加载过快造成基础淤泥滑动”。
    
    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发生大塌方后,汕头市、潮阳区有关部门分别于2012年2月8日上午、2月22日上午召开了专门会议分析原因。会议上,汕头市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堤段一塌再塌,浪费资金、浪费时间”,“如果把原因说成设计问题、资金问题,不要再说了,到领导那里行不通,领导要把人民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
    
    1月10日、11日,南方农村报记者三次到潮阳区水务局采访,但该局人员都以“领导不在”拒绝。该局局长彭振崇在电话中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的原因)这个就很复杂了,我也说不出来,这要专家来讲”,现在已经对该工程进行了全线复核,优化方案仍在进一步修改中。分管副局长赵志宏在电话中称“这没什么好说的”。记者多次致电后,赵志宏说,自2012年2月新庙段发生坍塌后,金关围堤防工程就被上级领导叫停了,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也提出了优化方案,目前方案仍在修改中。
    
    七次坍塌六次无人受罚
    
    金关围堤防工程在修建过程中发生至少7次大坍塌,但当地政府仅对第三次事故作出处理,之前两次及之后四次事故,都无人承担责任。
    
    第三次坍塌,即2010年1月28日玉路段发生306米的大坍塌经媒体广泛报道后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分管省领导批示后,省水利厅派出包括设计单位在内的干部迅速奔赴坍塌现场调查。当时经过调查后认为非法采砂改变原河床形态是造成此次险情的主要原因。而坍塌的诱因是,原堤段的地质条件差,地基下卧深厚淤泥层。且发生坍塌时退潮,水压阻力减小,堤脚在被掏空的情况下出现整体坍塌。
    
    为此,一批责任人被处分,潮阳区水利局副局长赵宏展,潮阳区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长洪惠强、副队长马和丰及金灶镇两名干部等人分别被处以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处分。潮阳区纪委在2011年5月20日下达对赵宏展的处分决定书中认定,“2007年10月开始至玉路堤段坍塌期间,采砂船在玉路水域违法采砂合计长达8至9个月之久,赵在任期间,分管领导责任落实不到位……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对马和丰的处分书中认定“马和丰执法责任不到位,未能及时发现和制止违法采砂行为,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金关围堤防工程在此次坍塌前已经发生过两次大的坍塌,此后也发生后4次较大的坍塌,但官方对这几次坍塌的原因并无公开回应,也未处理任何责任人。
    
    受罚干部质疑省厅结论
    
    1月10日,已调任潮阳区港务局副局长的赵宏展分析了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的原因。他说,继玉路段坍塌后,新庙段、阳美段、港内段接二连三发生坍塌,汕头市水利局在2011年的184号文件中认为金关围堤段坍塌是“由于财力原因,设计时没有考虑地基处理”。由此,赵宏展认为金关围堤坍塌的真正原因是工程设计问题。对于玉路段的坍塌,当时认为主要原因是非法采砂,赵宏展对此结论也提出异议。他认为金关围堤防工程项目属于省水利防灾减灾工程,由省水利厅下属的省水利水电设计院设计,监理单位是省水利厅下属的广东科源工程监理咨询公司,工程在施工中发生坍塌后,相关人员不但没有回避,而且成为事故调查组的主要成员,最后由省水利厅作出调查结论,“结论本身就没有合法性和公正性”。
    
    赵宏展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是连小孩都懂的道理”。金关围堤防工程按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设计,设计单位在设计时居然会“因为财力原因,没有考虑地基处理”,设计单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赵宏展同时还表示,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盲目上项目,作为该项目的项目法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工程施工前后未及时排查、消除安全隐患、草率施工,致使工程发生坍塌,工程领导小组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赵宏展认为潮阳区水利局早在2006年12月就成立了金关围工程建设领导小组,负责金关围工程建设施工现场管理日常事务,该领导小组常年驻扎在施工现场,如果发现有人非法采砂危害堤坝安全时,就必须及时坚决制止,以维护堤坝的安全。
    
    水利局副局长申诉喊冤
    
    1月10日,赵宏展较为激动地表示他坚决不服对他的处分。而目前仍担任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长的洪惠强也对记者表示“为什么7次坍塌,就第三次处理,其他几次不仅没处理其他人,也没处理我,如果每次都处理我,我还比较服气”。赵宏展、洪惠强、马和丰等人在收到潮阳区纪委的处分书后即提出申诉。赵宏展于同年6月16日向潮阳区纪委提出申诉,要求复审、撤销此前的处分决定。潮阳区纪委于2011年10月27日作出复审决定,认为“对赵处理认定移送的事实材料没有出入”,维持了对赵宏展的行政记过处分。
    
    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长洪惠强1月10日向记者强调,他过几个月就退休,但他一直不服对他的处分,所以坚持申诉,“如果申诉不成功,就只好把这个冤枉带入棺材了。”
    
    洪惠强说,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那么多次,其他几次没有采砂,为何也坍塌,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如果坍塌真的是由非法采砂所致,也不能仅仅处理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的人。洪队长强调,发生堤坝坍塌的榕江作为汕头、揭阳两市的跨市河道,按照相关的规定,不属于潮阳区水行政主管部门管理,应由省水行政主管部门,或由省水行政主管部门授权有关市水行政主管部门实施管理。而且根据汕头市河道采砂执法责任书,潮阳区水利局负责查处本行政区域内河道违法采砂行为,榕江水域的违法采砂行为不是由潮阳区水利局负责查处。
    
    洪惠强告诉记者,按照《水行政处罚实施办法》的规定,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应在获得潮阳区水利局在其法定权限内出具的委托书后方能实施水行政处罚。但洪惠强表示,上级有关部门和潮阳区水利局从未委托或授权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实施水行政处罚权,在法律角度看,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并没有行政执法权。在金关围堤防工程玉路段2010年1月发生坍塌后,潮阳区水利局在2011年8月1日才签署委托书,委托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实施行政处罚权,所以洪惠强认为玉路坍塌堤段的河道管理责任并不在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
    
    2012年5月,赵宏展等人的处分期限到了,可以解除处分,但赵宏展表示他坚决不要解除处分,如果接受了解除处分就是承认了之前的处分。所以赵宏展、洪惠强等人就一直以实名的方式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诉,潮阳区水利局在2012年8月20日也向汕头市纪委、监察局提交了一份《关于要求撤销玉路堤段坍塌事件受处理人员处分的报告》,报告中也主要基于榕江是非潮阳区管辖、金关围堤防工程坍塌主要是由于基础软弱未处理等理由,潮阳区水务局“恳切要求市纪委、监察局依法、依规、量情撤销对潮阳区水务局和金灶镇有关人员的处分”。
    
    1月11日,潮阳区纪委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当时对赵宏展等人的处分是汕头市纪委调查后作出处分建议的,最后由潮阳区纪委下发处分决定书。目前赵宏展等人对此案已经申诉到汕头市纪委,让记者到汕头市纪委了解情况。
    
    广东汕头堤防2年7次坍塌 其中6次事故无人受罚


    金关围堤防发生的较大坍塌事件
    
    广东汕头堤防2年7次坍塌 其中6次事故无人受罚


    35公里的榕江堤防没打一根桩,修了10年还有8公里危险段
    
    广东汕头堤防2年7次坍塌 其中6次事故无人受罚


    35公里的榕江堤防没打一根桩,修了10年还有8公里危险段 (博讯 boxun.com)
42192001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政协会议报到周星驰未现身 (图)
·广东厅官称只有72平米房遭当面质疑
·广东陈武权:失地农民维权路在何方
·广东从化一名派出所长因受贿获刑5年
·广东控制党员规模,探索退出机制,引热议 (图)
·广东:货车爆胎引燃44吨纸板,塞车5公里 (图)
·广东:党员及国家工作人员赴境外超生将被双开
·“乌坎功臣”朱明国将掌广东政协
·广东汕尾:政法委书记陈增新被双开 (图)
·周星驰担任广东省政协委员
·广东湛江至茂名输油管泄漏 10余吨原油流入河道 (图)
·广东生猪供应商运500头猪堵政府大门抗议乱收费
·广东揭阳福利院“空壳”17年 借孤儿应付检查
·广东高州市人民医院收药品回扣被央视曝光 (图)
·广东揭阳回应借孤儿应付检查:系借用职工所为
·广东高州称将严查医生收20%药品回扣事件
·广东:女驾豪车撞倒老人,亮人大代表证离去 (图)
·广东:30多名维权村民声援“南周”被抓
·广东:家产过亿村官记不清有多少房地产
·广东惠阳永湖鎮两村民因上访被起诉
·广东省有史以来“最黑最贪最霸”的市纪委书记李纯德
·知名IT企业董事长刘猛给广东省书记汪洋的公开信
·致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公开信/黄志军
·广东湛江霞山区的教育行业黑幕
·江苏讲“党性” 广东讲人性? (图)
· 救救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仙新人民
·控告广东茂名市高州市委书记卢方园/叶森
·广东河源市失地农民李进强冤情 (图)
·广东顺德三桂村村委会选举涉嫌被操纵 (图)
·广东廉江村民状告市长及12部门一把手遭无理头般驳回 (图)
·胡锦涛访美前夕 广东韶关被强拆户抵达华盛顿抗议 (图)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平洲三山失地农民的严正声明
·广东茂名监狱的黑幕
·广东佛山容里村维权代表李碧云反抗绑架成妨害公务(图)
·访民马胜芬因多次被保安殴打起诉广东省政府
·广东韶关强拆被掩盖的真相/王东炎(图)
·广东韶关再次发生强制拆迁事件/郑存柱
·公民告广东省政府不作为,殴打冤民起诉书/马胜芬(图)
·廖祖笙:又是广东省委宣传部!
·胡春华的绝活 广东继续混/雁鸣
·广东官员:公务员是中国精英素质最高
·广东紫金矿难灾民获赔1.9亿 10吨材料诉讼2年
·广东再次先行一步/萧冬
·广东省委副书记:党员干部要净化生活圈纯洁社交圈
·广东群体事件多发的五大原因/李志友
·广东改革新路径
·北京观察:广东组建万人“五毛党”能否灭火? (图)
·迈向民主选举的第一步——中国广东乌坎村/朱荣
·韩武:广东民众维权抗争的启示:人民自己选择民主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广东模式全面破产,重庆模式全面胜出/冼岩
·为汪洋的广东改革鼓与呼!/残月清箫 ——为汪洋的广东改革鼓与呼!
·广东佛山女童被碾事件:道德底线发人深思 /史东
·广东模式与重庆模式
·重庆模式+广东模式+?模式:一个都不能少/郑存柱
·广东中石化揪“内鬼”是在向谁示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