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链子门”案当事人鲍俊生疑因被律师欺骗致精神失常(附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欧阳海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3月8日讯)欧阳海报道:广受海内外关注的“成都链子门”事件再审听证在即,事件当事人突然获悉“首犯”鲍俊生疯了!于是对此事展开了调查,调查中发现:十名被告人唯一认罪的首犯鲍俊生,在一审开庭的时候天降律师,承诺开庭放人,条件是鲍俊生认罪。
    
    
    
     据鲍俊生女儿鲍蕾回忆:链子门即将开庭的时候,律师刘应为(四川宇祥律师事务所律师)主动找到鲍俊生的一位姓杨的“朋友”,并直接由这位姓杨的朋友签名委托,加入了代理鲍俊生案件的律师行列,并对鲍俊生承诺,只要鲍俊生认罪,开庭就会放人,代理费7万元是由这位姓杨的朋友支付的,在开庭后鲍俊生被判三年有期徒刑,这位姓杨的朋友表示,7万元的代理费已经退给了他。但鲍蕾既没有看到这位姓杨的“朋友”给钱,也没有看到刘律师将钱退回给这位姓杨的朋友。 鲍蕾说直到现在,她和她的家人也没有给这位刘应为律师签委托书,不知道他是怎么去见到鲍俊生的。
    
    
    
     笔者询问了对鲍俊生非常熟悉的另一被告人(被判管制两年)刘继伟,刘继伟表示不认识鲍俊生这位朋友,而鲍俊生的女儿,弟弟,女友,和其他熟悉的朋友,都不认识也不知道鲍俊生是否有这姓杨的朋友。但都证实确有承诺开庭放人一事,并表示看到过这个委托书,和代理协议。
    
    
    
     3月7日鲍蕾向这位姓杨的朋友索要当初请律师的收条和协议,被拒绝,拒绝的理由是:当局打过招呼,不允许他再参与,他不想本为了帮朋友而影响到他。
    
    
    
     据鲍俊生的弟弟说:在很早以前他就为鲍俊生请了另一律师罗勇,罗勇律师一直在准备为鲍俊生做无罪辩护,谁知即将开庭却突然冒出这么个刘应为律师说他和法院有关系,只要鲍俊生认罪,保证他开庭放人,在开庭前还信誓旦旦的这么给鲍俊生的弟弟说,开庭后鲍俊生被判三年,他对鲍俊生的弟弟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做成,我退钱。就这样就了事了。
    
    
    
     而据开庭前没有被收监的刘继伟说:在一审开庭前,乐山某法官曾经告诉他,让他和他的律师出面,让所有的被告人都不认罪,这样他们就可以将此案退回四川省高院,终止该案的审理。谁知后来又冒出个这么个刘律师,让鲍俊生认罪。
    
    
    
     刘继伟还说:“判决书上说刘继伟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有立功表现,因此对我轻判,可我根本不知道协助司法机关抓捕了什么犯罪嫌疑人”。
    
    真正的理由是:刘继伟上千万的地产,由于当时孩子要出国留学,而当局又承诺不对他收监,因此,在总共只赔偿了他120万左右的情况下,与他达成了协议:刘继伟不再追讨他的地产,而当局也不实质性的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不对他收监。
    
    
    
     据被判两年半的黄晓敏说:在判决生效后,他在看守所里曾经有机会遇到过鲍俊生,鲍俊生当时神智还非常清楚,鲍俊生对黄晓敏说过,这个律师确实承诺过开庭就放人一事。并且,鲍俊生当时还说,成都方面经常来找他商量赔偿的事情,说是让他放弃一部分诉求,只要与当局达成协议,马上就可以放他出去。可鲍俊生涉及的是几幅价值上千万的画,被中院查封后消失,另外自己姑姑宴的地产也是价值不菲,价格悬殊太大,无法达成协议。
    
    
    
     鲍蕾和鲍俊生的亲人朋友们都认为:正是这位律师误导鲍俊生认罪,鲍俊生被判三年后,又经常遭到成都当局施压,导致鲍俊生在临近出狱的这几个月里精神崩溃,看守所发现他精神有问题后,将其送医院治疗,并编造理由拒绝家属接见,出狱当天,为了掩饰鲍俊生在狱中患上了精神病这一事实,只好设计好了一整套方案,使得家属和朋友都不察觉他已经患精神病这一事实。
    
    
    
     鲍蕾电话:13666120960
    
     鲍俊生弟弟电话:15328053652
    
     刘继伟电话:028-81608947
    
    
    
    视频链接:http://youtu.be/4-BTO_TUDD8
    
    
    
    附:维权网相关报道:“链子门首犯”出狱患有精神病, 成都、乐山当局极力遮盖
    
    
    
    (维权网信息员潘天亮报道): 3月7日,本网信息员获悉:成都 “链子门首犯”鲍俊生,以患精神病,住进了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
    
    
    
    信息员联系到鲍俊生的女儿鲍蕾,和他的狱友和朋友们,据鲍蕾说:2月22日,鲍俊生出狱时,就显得精神不正常,目光呆懈,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当时,她和她的亲人们以为是坐牢做久了,身体虚弱,精神压力大,调理一下就好了,因此,也没有在意。
    
    
    
    谁知在随后的这段时间里,发现他精神极为不正常,说胡话,于2月27日家人将他送到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由于家庭经济问题,当时没有让他住院,从3月1日起,鲍俊生开始出现狂躁症状,动不动就打人,鲍俊生的弟弟,女友都被他莫名奇妙的殴打过,甚至他已经九十来岁的母亲他也要殴打,家人觉得事态严重,四处借钱于是于3月3日22点20分,送往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成都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医院初步诊断为:应激性精神障碍。现在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第五病区住院治疗。
    
    
    
    奇怪的是:今天(3月7日)早晨,鲍俊生的女儿鲍蕾接到医院医生的电话,说打算给鲍俊生停药,并询问鲍俊生的债务问题,还有他的案子问题,问到底是那个案子导致他精神崩溃的,而家属都没有告诉医生除了这次出狱的案子,还有其他案子,更没有告诉医生鲍俊生还有债务问题,医院不可能知道,因此,鲍蕾怀疑是金牛国保可能去给医院打过招呼了。于是询问医生是否有人打过招呼,医生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有否认。
    
    
    
    据传:金牛某国保到处给人说鲍俊生是因为债主追债而被逼疯的。鲍俊生女儿鲍蕾回忆:11年12月下旬,鲍蕾去会见鲍俊生的时候,鲍俊生精神还很正常,曾经透露过,在鲍蕾探监以前,成都中院曾经派人到乐山市看守所与鲍俊生“协商”关于乐山中院将鲍俊生几幅名画执行封存后丢失一案的赔偿问题,但没有谈到具体金额,因此没有达成协议。
    
    
    
    1月份鲍蕾再欲去探监,看守所电话里称鲍俊生不想见他,因此没去,但不久又让鲍蕾将鲍俊生在外面的病历给看守所送去,后来得知,鲍俊生在看守所曾经去出去看过病并且住过院,具体住了多久,因为什么病去住院的就无从得知了。
    
    
    
    3月6日,为了查清鲍俊生得病的真正原因,鲍蕾与朋友一起,前去乐山看守所要求复制病历,被看守所拒绝,看守所所长杨兴接待的她和她的朋友,先是否认有病历,后又说要通过司法部门来才能给复印,并一再强调,鲍俊生离开看守所是正常的,看守所待他很好,并且说他去看病都是他们开后门去的(这里应该是他说漏了嘴)。但据看守所其他警官透露:鲍俊生曾经被送往乐山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而且是请的专家对他进行的治疗,但没有透露去的时间和住院多久(杨兴的话在这里得到了证实),这名警官还说原来的看守所张所长已经自杀身亡。
    
    
    
    据2月22日前去接鲍俊生出狱的刘继伟、黄晓敏、严文汉和鲍俊生的弟弟回忆:他们去接鲍俊生的时候,成都、乐山当局至少用了三个摄像机来摄像,有成都国保的,有看守所的,还有检察院的,暗中好像还有。
    
    
    
    因此大家分析:鲍俊生在乐山看守所就得了精神病,并被送往医院治疗,出狱的时候用了药物控制他的病情,因此,感觉不出来他患有精神病,只感觉他精神不好,以为是坐牢后正常现象。 但刘继伟说:他当时就觉得他精神不正常,只是怕家属生气,不敢说出来而已。(刘继伟和鲍俊生最为熟悉)因此大家分析:鲍俊生在看守所内受到刺激,当时精神彻底崩溃,因此被送医院治疗,为了掩盖这一事实。
    
    
    
    成都和乐山当局在鲍俊生出狱前做了周密的安排:准确的通知家属鲍俊生具体的出狱时间,好让鲍俊生的家人朋友能及时的到看守所接他,在事前给鲍俊生用药使他看起来“正常”并用摄像机记录鲍俊生是正常“走”出监狱的。
    
    
    
    鲍俊生的弟弟回忆到:当时看守所还特意问他,来的人都是什么人,是不是有鲍俊生的债主,并热情的表示,如果有债主来追债,看守所可以派车送鲍俊生回去,被鲍俊生弟弟拒绝,他明确告诉看守所警官,来的没有债主都是朋友。由此推测:当局早就计划好,要将鲍俊生患有精神病的原因推到“承受不起债主逼债”因而导致的精神崩溃。
    
    
    
    鲍俊生的弟弟和女儿以及亲密朋友都证实:从鲍俊生出狱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来找鲍俊生 “逼债”,他们认为:鲍俊生是在看守所里受到了某种刺激,导致精神崩溃,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暂时控制住病情,回到家后之前因为刚刚出狱,休息了一段时间,因此没有明显的表现出狂躁的症状,但后来发现他入狱前的很多证据都被当局收走,感到自己维权无望,精神才彻底的崩溃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01144801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成都链子门案进入再审程序 听证会拟定于3月13日举行 (图)
·成都链子门当事人陆大春再审听证会今天在乐山中院举行 (图)
·成都链子门当事人黄晓敏赴乐山起诉看守所行政不作为 (图)
·成都链子门事件群体再奔赴乐山维权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台灣最大的危機是沒有意識到危機
  •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 不变的套路,易变的本性
  •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 零八宪章十周年与改革开放四十年
  •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 中国须学美国:少点外交辞令,多点直抒胸臆
  • 美国国会参议院一致通过《西藏旅行对等法》
  • 博士与逃犯
  •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20.9.天道有常,唯德是扶:成爲虛君世襲民主憲政新國父的
  • 谢选骏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 雷声租界真相/冯学荣
  • 滕彪零八憲章十週年的回顧與意義
  • 藏人主张「中國民主革命運動」中「敏於行」的相林
  • 滕彪民運鬥士海波、滕彪曼哈頓辦「夢游畫展」
  • 陈泱潮20.8.中國人尤其要從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真實由來中,吸取
  • 谢选骏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 雷声变天后的波兰:前反共人士成为国家英雄
  • 邱国权也谈孟晚舟女士的“以祖国为傲”?
  • 遇罗锦怀念孟浪
  • 谢选骏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 陈泱潮20.7.從百年來中國、菲律賓和日本的變遷,看亞洲民主化的
  • 藏人主张民進黨如何刮骨療毒與台灣的未來
  • 苦难的中国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 谢选骏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 野火“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
    论坛最新文章:
  • 政治宣传如何在中国无孔不入
  • 二月河留给中国的“帝国话语”
  • 彭佩奥:北京非法拘押加拿大公民不可接受
  • 解放报:第十四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受到严审
  • 中国牧师王怡被控颠覆政权罪
  • 中美5G殊死战:华为案幕后美国新围堵曝光
  • 华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国 国人议论纷纷
  • 马尔瓦尼接任美国白宫办公厅主任
  • 黄背心抗议五度登场 巴黎香街进入戒备状态
  • 高盛专家:美中谈判不会有结果加税已成定局
  • 俄罗斯提出讨论《中导条约》 美国没有回应
  • 美海军网络多漏洞 中国黑客收获大
  • 加拿大有旅客取消中国游避免成政治人质
  • 著名帝王系列作家二月河在北京病逝享年73岁
  • 占中9被告及控方完成结案陈词 明年4月裁决
  • 德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对制裁华为表示质疑
  • 巴黎香街上外国游客正成为即将灭绝的物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