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古鄂尔多斯照日格图为环保被车轧死真相/王宁
请看博讯热点:内蒙古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如果已经清楚了2011年5月10日内蒙古锡盟西乌旗蒙古族牧民莫日根是怎样被煤矿运煤的大货车轧的粉身碎骨、脑浆迸裂事件的原委的话,照日格图就是莫日根的第二,也是全中国千千万万个莫日根中的一个。一位在海外的蒙古族学者这样对记者说的。
    
    内蒙古鄂尔多斯照日格图为环保被车轧死真相/王宁


    图片:照日格图被杀后的情况。他戴着一种保护头顶没有骨头的特别的帽子。死的和莫日根一样的凄惨!蒙古族牧民供图
    
     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原伊克昭盟)乌审旗嘎鲁图镇(乡)呼和陶勒盖嘎查(村)的蒙古族牧民照日格图和其他牧民在离他们村400米左右的一条土石公路上设置障碍以阻止大型货车经过,因为大车一过,当地就是遮天蔽日的灰土,附近草场也严重地遭到了破坏。那天,一辆为油田服务的大卡车由汉人李有亮驾驶要经过照日格图他们设障的路段,照日格图强力要求油田的车停住,但是李有亮明知他开的车对照日格图非常的危险,还是拼命的踩油门冲破所设置的木障朝着照日格图的身上轧了过去…
    
     博讯记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查询,终于在新年过后通过在内蒙古首都呼和浩特乌兰夫家族的人(蒙古人)、也是老朋友设法找到了照日格图亲友以及邻居的几个电话号码。经过对几个人的采访,他们说出了以上出事的简要经过。一位不会听说汉语的蒙古族邻居告诉博讯记者:“照日格图一共出了两次大事。第一次是在去年的8月2日,我们当时有七、八十个人,小一百号人呐,拦路,不叫大车走,因为污染太大了。他们油田的车没办法就停下了,来了二、三十人,都是司机和搬货的,来和我们打。牧民哪有准备要和他们打,年轻的出去上学工作了,我们这些都是些老人,照日格图算是年轻的了。这帮人过来就是打我们,他们手里有铁棍子,好几个被他们打断了骨头。照日格图被打的满头都是血,给打昏了。” 这位在现场的人(也是照日格图的邻居)说照日格图马上就给送到了医院,并进行了紧急的头部大手术,命算是给保住了,但是头顶一块骨头被凶手用铁器给打碎了,不得不摘除掉这块骨头。
    
     出事后,当地法院判处了赔偿照日格图40多万元人民币,但是最终照日格图只是拿到了10多万,而且全部交了医疗费,还差一点,照日格图不得已从自己家里拿出补交了剩余的医药费。为照日格图治疗头部重伤的医生要求他继续住院,准备为他的头顶安装一个朔料的头盖骨,不然如果那个部位碰到硬物就很容易伤到脑子而出现生命的危险,另外也需要头顶那里有类似骨头的作用使脑内部压力的平衡。但是照日格图没有钱来做这个非常重要的手术。
    
     后来照日格图拿着法院判处赔偿40多万的裁定书去找那剩余的20多万块钱,结果一直没有找回来。他的邻居对记者说:“我经常和他(照日格图)见面,他们就住在路边上,经常路过见到他。”这位也是蒙古族牧民,还说:“他(照日格图)去找那剩下的20多万,他们(油田的运输公司)说全部给了旗里(旗政府),旗里又说给了镇上(乡政府),镇上后来说是什么急事给挪用了。反正他(照日格图)找了很多次也没有找回来一分钱,他就又开始拦路了。没料到给撞死了,哎!很惨的。”
    
     记者: “10月份出事后,我通过好多方法给你们那里打电话,两个电话还是自治区那边当官的老同学给的呐,但是全部不通。乌审旗上那边可以通电话,但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这件事。”
     牧民邻居:“是的呐。很快,那时不到两个小时(车祸发生后)就是联系不到外地的人了。”
     记者:“就是出了车祸不到两个小时你们那里的电话就是不能用了,是吧?”
     牧民邻居:“对、对,对、对。就是我们这里的人之间打电话一说那个情况(照日格图被杀)他们(当局)都能发现。一说那件事电话就没声了,或者断了,总是那种的。说别的还可以说,(电话)没事。”
    
     照日格图家人确认说:“车祸后村里很快就来了很多的兵,有500吧。我们出去都要问的,不让我们出去。”
     记者问:“什么兵,是解放军吗?还是武警?他们有枪吗?”
    家人:“是武警,有枪。据说是乌海那边来的。旗上大楼(乌审旗政府)也被包围了,不让人进去。”
     记者:“那些武警军人什么时候从你家附近撤的?旗政府那边什么时候撤的?”
     家人:“事情解决后,十几天吧。”
     记者:“旗长书记什么的去了照日格图家了吗,最后是咋解决的?”
     家人:“给了250万(元人民币),那个司机给了40万,政府给了210万。旗长书记都来了,来了几次呐。对了,还给了三套楼房,安排他(照日格图)女儿到旗里医院工作了。我们都是怕呢,电话他们(当局)都给录音呐。”
     记者:“你们的亲人都没了还怕什么?再怕他们还要把你们都关到监狱里吗?我问过一位非常著名的律师,他在北京,叫莫少平,他说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内接电话都是合法的,不违法。”
     亲人:“说是说了,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的,不讲理的。”
    
     记者也询问了照日格图出事是被故意撞死的还是意外的事故。
    亲人回答:“出事后那里就很快给封了,那个司机和所有在场的人全都不在了,后来他们(目击者)肯定是拿了不少的钱,从来不说这件事了。当时那几天这些人(目击者)都找不到了。那个司机到现在还给关着,(当局)就说是交通事故,我们都不信,都说是故意杀人的。其实他们(大货车司机)第一次被拦住打人的时候就说过:‘不打死几个蒙古人放羊的看来不行’,他们上次就是想打死照日格图的。” 记者查阅了当局的官方网站,现在那些消息已经查不到了,记得去年10月上旬还可以查到有一则很短的新华社报道说是“交通事故”,没有具体内容。
    
     40多岁的照日格图先生生前有7个兄弟和两个妹妹。他是家里老二,父母已经过世。早年,他的一个弟弟因故也过世了。他们家庭是祖祖辈辈在乌审旗牧区放牧,是很传统的蒙古族牧民家庭。他有个贤惠的只会说蒙古话的妻子,他和妻子生养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大学毕业后去了蒙古国乌兰巴托留学,女儿也是刚刚大学毕业因为父亲被害这个事件,当局给她安排到乌审旗医院从事行政后勤类的工作。他们接记者的电话时仍然说很害怕当局会来整他们。
    
     一位照日格图昔日的朋友告诉记者:“出事那天我路过看到照日格图在那里拦车,我还说要他小心头上,老是觉得他很危险,命哪天就没了,就是小树枝刮到他头上就可能没命了,不要说别的了。那天他还真的给出事了,人就没了。好人命不长呀!”这位也是当地的牧民还说:“原来照日格图他们就是想叫大车走的时候洒些水,要不然就交污染费,嘎查领导和镇上都是知道的,他们(村上领导和镇上领导)也支持牧民去拦车的。经常是几十辆大车走,灰土太大,根本什么都看不见,污染的太厉害,没人管嘛。我们都找了上边的领导和油田,根本没人管嘛。” 记者从前在内蒙古时亲身感受了非常干旱少雨的当地那种土石路,当人走在上面的时候还灰土扬长的,坐在那种绿色帆布棚子的北京吉普上只见到车后是一大缕黄色的灰尘无法看到远处,到了目的地下车全身都是土,嘴里有土,脸上满头都是黄色的细土,可想那像火车车厢那么大的巨型卡车几十辆连续高速行驶在那个土石路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内蒙古鄂尔多斯照日格图为环保被车轧死真相/王宁


    图片:2011年5月10日夜里草原英雄莫日根被运煤的大车轧碎现场的次日白天。从中可以看出由于大车行驶在土石路上而造成的遮天蔽日的昏天暗日的情景。博讯资料图片
    
     一位当地不愿公布姓名的法务工作者评论说,中国改革三十年,“发展是硬道理”,政府和一些人巨富了,而另外一些为数众多的人要用生命或者被剥夺了正常的生活空间与带来极其恶劣的环境而作为“发展”的牺牲品,值吗?
    
    联络王宁先生:[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文作者要求不得转载,转载需经博讯或作者同意(博讯 boxun.com)
01451022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绞刑架下的报告
  •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 鑱斿悎鍥藉簲璇ヨ浣嶇粰鍏ㄧ悆鏀垮簻
  •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 第十七章龙蟠虎踞今胜昔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 【纪录片】赫索格的日子
  •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 第十六我保留发言权
  •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 孟宏偉曾執行「殺佛」之後的「滅口」任務
  • 中美贸易战前瞻
  •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 谢燕益论中国经济危机大爆发的根源—土地公有制!
  • 祷告中国陆肆诗歌(2108年9月)
  • 魏紫丹第廿一章这是改造机关 
  • 徐永海圣经中的奴隶解放宣言——2018-10-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 移民秘笈移民法庭自我辩护系列之一:递解一年后重新开案
  • 谢选骏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 张杰博闻网红女主播哼唱国歌不违法打压言论自由违宪美国对焚烧国旗
  • 谢选骏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 谢选骏“定于一尊”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 李芳敏144000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
  • 魏紫丹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谢选骏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教会共济会"现在已经在我在世的至圣教会达到
  • 谢选骏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 滕彪“合法化”集中营(滕彪)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邮件享受穷国优惠价 美国宣称每年损失三亿
  • 中国今年第3季度成长气喘如牛上海股市年跌幅近23 %
  • 欧亚峰会思考有别于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模式
  • 媒体:德国银行通过“Cum-Ex”股票交易逃漏税高达552亿欧
  • 孟案发生的时机和影响,对北京当局有如雪上加霜
  • 巴黎近郊的朗布耶城堡(Rambouillet) 法国历史政治的记忆
  • 英国脱欧最终卡在北爱关税边界
  • 法学者呼吁马克龙关注新疆学者塔西甫拉提·特依拜
  • 亚欧峰会:李克强寻找合作机会弥补美国缺口
  • 中美国防部长新加坡会谈谋求军事关系正常化
  • 《中国大跃退》:习近平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
  • 《中国大跃退》:习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制
  • 日本多名副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传媒突抽起中宣部嘱“港媒勿成干扰内地政治基地”论
  • 世经论坛竞争指数美国第一星洲第二香港第七
  • 林佳龙称住台湾却想长江黄河很错乱国台办批「鬼逻辑」
  • 欧盟峰会没能打破英国脱欧僵局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