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大义父母被恶势力暴徒打伤门店被砸,不让军中服役的一双儿女知道家中灾祸
    坏警察参与黑恶团伙打砸抢,鲁山县公安局渎职、串供造假、包庇行凶恶徒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杨留现、王军杰夫妇几年前在鲁山县城健康路选中了两间门面房,准备做床上用品品牌销售生意。因为选中的门面房是刚竣工的毛坯房,装修和整修房屋、路面、台阶投入较大,杨留现夫妇向房主提出,租房合同最低十年,房租随邻居门面房涨价,房主同意杨留现的要求并签订了租房合同。
    杨留现夫妇整修房屋以及购置设备、货物,投资了六十多万元,门店顺利经营了两年。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房主是个领导因为房子来历不正,怕人揭发告状急于把房子转让出去,就想提前终止合同,赶杨留现、王军杰两口腾房走人,杨留现说现在让我搬走,这么大的投资和损失咋办,房主说不管。
    房主限定了时间让杨留现搬走,杨留现拒绝了房主的要求,没有腾房搬迁。房主找到赖皮朋友商洪诠父子出面解决这个事,商洪诠让杨留现、王军杰限期搬走腾房,杨留现还是没有搬走腾房。
    杨留现没有在商洪诠父子规定的时间内搬出,商洪诠组织有警察参与的二十多名打手,闯入杨留现正在营业的商店内打伤杨留现夫妇及营业员,砸坏店内物品,抢走现金及贵重物品,扬武耀威地走了。
    杨留现报警后,几百米的距离警察用了40分钟才到现场,鲁山县城关派出所的警察到现场后不拍照也不追击在不远处喝酒的行凶歹徒,问了几句话就收队走人了。
    杨留现看到鲁山县警察如此不负责任,急忙找人调取自己门店二十米处的录像监控,鲁山公安局110值班人员准备把现场凶手的疯狂录像给杨留现时,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到了,他阻止110值班人员不让把现场录像给杨留现。
    这起黑恶团伙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砸店的主凶商洪诠不但组织了社会上的流氓之徒,而且把鲁山公安局的在职警察安兵也拉进了打砸抢团伙作案行凶。主犯商洪诠的姐夫在公安局当纪检书记,有公安局领导庇护,商洪诠作恶行凶也就胆大妄为了。
    杨留现要求鲁山县公安局严惩打人团伙主犯,公安局就是不抓人,向上级公安局报假材料,向下公安局内部不断串供、造假、反咬一口,主犯至今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制裁。
    延迟40分钟出警是公安局的“潜规则”,鲁山县一家房地产商征地开发时,分三批每批200名打手穿统一服装持械殴打村民百姓,公安局领导下令,所有接警人员延迟40分钟出警,各个路口派上警察监视村民防止村民串联造反。等到打的差不多了警察再出现,凶手已经不在现场了,再大的事也就不大了。所有的打架事件,警察都不会快速出警,打的越惨越容易处理。如果没有打伤,争争吵吵难处理。
    杨留现夫妇被打事件中,王军杰受伤最重,三根肋骨被打断,成了伤残。
    面对家庭的如此灾难,王军杰一直不让自己在部队服役的一双儿女知道真相,怕影响孩子的工作。杨留现夫妇把自己的灾难反映给部队领导,要求部队领导不要告诉孩子家里发生的事。部队给鲁山县发过函,要求地方保护军人家属权利,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自从门市被砸以后,案子没有了结,两年了门市无法经营,两年没有收入却要不停的申诉,几十万元的投资瘫痪在那里,杨留现、王军杰两口的生活陷入了艰难的境地。
    杨留现、王军杰两口在自己日子好过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把一双儿女送到部队,为国家尽忠出力,体现了他们两口的高尚报国情怀。可是,如今杨留现夫妇遇到了灾难,国家、社会、法律却在玩弄他们,实在是悲哀呀!
    尽管家里设法隐瞒,家里的灾难还是被在武汉空降兵部队服役的儿子知道了,漂亮精干的小伙很受部队领导的喜欢,领导反复要求其留下,他谢绝了领导的好意,坚持要求退伍,杨留现、王军杰的儿子于两个月前退伍回到了妈妈身边。
    杨留现、王军杰的女儿还在部队服役。当事人电话:18239785697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反映请求:

    1、请求上级机关对该案认真督察,查处黑恶势力保护伞还百姓以司法公正,维护法律的尊严。
    
    2、责令鲁山公安局,依法追究主犯商红诠,组织、领导、黑恶势力二十多人,于2010年9月5日,对杨留现纺织品商店营业人员进行野蛮殴打,并砸毁哄抢财务20000余元,强锁商店店门的刑事责任。
    
    3、追究在职民警安兵参与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4、追究其他参与者,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5、追究在该案中主犯父亲商怀平,伙同商红诠制造假轻伤对杨留现诬告陷害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10年9月5日,商红诠组织社会恶势力二十多人,到我位于繁华商业街道的纺织品商店内以替别人要房租为名,进行打砸犯罪,在行凶过程中,砸毁、污损、哄抢店内商品及当天营业额,和我爱人王军杰包内财务共计人民币两万多圆。并致我和干儿子,张益沛多处不同程度的外伤,妻子王军杰三根肋骨骨折。(有公安机关法医鉴定结果证明)行凶后又用带来的钢丝锁,把我营业中的店门锁住,(钢丝锁派出所已提取,并有当天的现场照片为证)并扬言他就是鲁山的黑社会,只要我敢开门,每天来砸我一次。
    
    鲁山县城关派出所接到报案40分钟后才到现场(派出所踞案发现场不到1千米)。然后历经21天没有对犯罪分子采取任何司法措施,才给这伙犯罪分子相互串供的机会。(后经调查发现公安局纪检书记,原来的城关派出所所长肖真蔚就是主犯商洪诠的姐夫。)主管该案的是城关派出所指导员郑鹏飞,以种种理由故意推委拖延,对沿途录象证据不积极调取,致使过期。二十多天传唤不到主犯商红诠。没有询问笔录,司法鉴定室的法医朱晓叶以此为理由,拒绝做出鉴定结果。派出所却说:因为司法鉴定室没有鉴定结果无法立案,无法抓人进行推委。受害人告状无门引起反映,经市公安局局长催建平亲自批示,限期督办,市督察科亲自到鲁山听取汇报,鲁山公安局才又把该案转到鲁山县治安大队处理。
    
     2010年9月25日,案件被转到了鲁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处理,胡旭升大队长告诉我们,积极参与者何亚峰也做了个轻伤鉴定。声称当天在现场被你们致伤,要求公安机关认定,我们正在调查和落实。我已传唤了退休职工第二门诊的医生姬宝库,病历是他提供的,让我们耐心等一下。另外主犯商红诠由于电话关机,通知不到本人,主要参与者贺亚峰案发后去了山西,做煤炭生意,短时间内也无法到案。在职民警安兵我也已经传唤过,态度非常不配合。我已经把政策和他讲了,不过据初步询问,明显是串过供的。不过我已通过技术手段提取了主犯商红诠的通话记录,所以截止目前只有你们的控告材料,还缺少商红诠及其他参与者的询问笔录。但局领导对此案非常重视,又有市局催建平局长的亲自批示,治安大队也抽调了两个副队长,一个指导员,由我亲自挂帅。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案件调查清楚。
    
    但一个月后,调查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治安大队大队长胡旭升找了一个中间人,做我们的工作。说对方有钱又有人,追究到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执意要求立案,就给你们立一个聚众斗殴,双方都给你们抓起来,进行威胁。10月13号,又指派副队长张文星,做我们工作说:明天就可以立案,立什么罪名你不要过于计较,可能会以故意伤害或者聚众斗殴罪立案。不过到起诉阶段还可以变更罪名等等,我表示:不同意这种说法,当天只有我和干儿子张益沛在店里营业,从未聚众,也未还手。并且不管他又多大背景应该实事求是,主犯必须到案。
    
    后来在和胡队的谈话中才知道,派出所所长肖真蔚、商建国(犯罪分子商洪诠的父亲商怀平和肖真蔚的岳父商建国是弟兄关系)曾多次打电话、打招呼,希望胡队能拖住此案,在立案前通过调解,免予刑事起诉。(而治安大队大队长胡旭升、指导员张东星是犯罪分子商洪诠的娘舅党中岳的拜把子弟兄。)
    
    10月15号案卷被递到法制室,法制室主任张小材态度极为恶劣,极不负责的告诉我们,因为轻伤是刑事犯罪中最轻的罪行,政府不可能花费人力物力把你们的案子查清楚。公安机关根本不可能给你们立案。你们必须接受调解,否则愿找谁找谁!不服的话愿到哪儿告到哪儿告去!你就是拿个录音机把我的话录下来也扯淡!因此该案又在治安大队又被搁置了47天没有立案。(经查法制室主任张小材的妻子和犯罪分子商洪诠的母亲党秀丽是磕头干姐妹。)
    
     11月9号案子又被挂到刑侦大队处理,该案发生至今已经93天了,仍然不予立案。也无人说明不立案的理由。像这样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刑事案件,历经90多天都立不了案!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反而,犯罪分子、黑恶势力总有人替他们讲情和开脱。法律的尊严何在,法律的公正神圣何在!
    
    正是因为在公安内部有犯罪分子的靠山,为犯罪分子提供保护,才使他们敢于目无国法横行霸道,案发后又对受害人及其家人实施40多天的跟踪威胁。对司法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进行电话恐吓,其父电业局基层领导商怀平仗着千万家产和公安系统的关系到处行贿送礼设置障碍,贿赂公安及司法人员阻碍办案。并扬言,“让他告吧!他告到哪里,我就把钱花到哪里!别说打伤几个人!就是把人打死我也能花钱摆平!”并托人带话给受害人王军杰:“如果你还想在鲁山做生意。你还是为你家人的安全多想想吧!”
    
    11月9号我们到市局反映情况,市局督察科、纪委、都表示我们已经多次督办,如果鲁山公安局不给你立案我们也没办法。你们见见催局长吧!后来我们把材料递到催局办公室。催局第二次做了批示,可是到了鲁山后又如石沉大海。30多天仍旧没有任何消息,如同废纸一张……。
    
    经过艰难的106天,市局局长4次亲批 市局督察多次督办,省厅领导两次批复、两次督办,公安部刘金国部长亲自批示。2010年12月17日该案才立案。但却莫名其妙的立个何亚峰故意伤害案,我找到主办人治安大队副队长刘中超寻问,我说我控告的是主犯商红诠,怎么会立一个何亚峰故意伤害案呢!主办人说:我也不太清楚,这是经局领导研究后决定的,我又问他,主犯抓到没有?我的财产损失都没有评估。你们立案定性的依据是什么?刘中超说:主犯暂时没有抓到,评估你可以找派出所,我们不了解当天现场的情况。我说你们对在职干警直接参与这个事怎么处理?办案人说:处理不处理那是领导的事儿,这个不在我们职权范围,我问直接参与的犯罪分子人数查清没有,办案人说:将来可能会查清。我说既然何亚峰是受谁指示,伙同其他犯罪分子到我店里参与实施犯罪的?参与的人数有多少?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多大?除了致人轻伤以外还有那些犯罪事实?这些基本情况都没有调查清楚,你认为这样草草对该案定性合适吗?办案人说:你这个案件是经局党委会研究通过的,我只能给你说这麽多。我要对领导负责。
    
    后来我多次找局领导,以书面形式就立案性质问题提出异议,包括承办人以及局领导没有任何人给出具体解释和答复。法制室领导的最后解释还是,这个案子是经党委会研究决定的,任何人都无权更改,你的意见我可以转达给局领导,但最终也没有说明为什么不追究主犯商红诠,也没有对错误的立案性质进行纠正。
    
    2011年1月24号我的案件被第二次转回城关派出所处理, 2月23号打人凶手何亚峰被抓获。本想派出所通过对何亚峰的审讯,可以把整个案件弄清楚。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派出所指导员曹新峰、民警段至刚,却不顾受害人对主犯商红诠的明确指控。和诸多事实都没有调查清楚。却匆匆忙忙的以何亚峰故意伤害,把卷宗递到检察院起诉科,然后给出的解释是,“你这个案子我们接手晚,前任办案单位转过来的是故意伤害案,我们只能按故意伤害案处理,至于其他参与者应不应该追究,你只能找局领导反映。我们无权决定。”
    
    案发后,从派出所不立案,到司法鉴定中心的不出鉴定结果,再到治安大队故意推托,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理由都是,主犯商红诠没有到案,没有口供和笔录。可是现在卷宗中却神奇的出现了,主犯商红诠2010年9月5号下午在派出所的一份当天的询问笔录,和9月22号在治安大队的询问笔录。我不知道这是谁在背后,弄虚作假,替派出所违法违纪人员开脱,该案一直有一只黑手在幕后操控。
    
    每次省厅领导、包括公安部领导批示到鲁山督办此案。鲁山县公安局一律瞒着受害人用虚假材料欺上瞒下。谎称贺亚峰就是主犯,也已得到追究,当事人非常满意,该案已圆满结案。我希望此事能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如果来人调查我情愿和冻局长以及承办人当面对质。如果我所反映的情况不属实,情愿承担诬告罪名,并接受任何形式的处罚和处分。从此息诉罢访。
    
    另据受害人调查发现,商红铨、商怀平父子为诬告陷害受害人杨留现、王军杰,曾指使贺亚峰制造假轻伤,指使姬宝库伪造贺亚峰的病例,指使贺亚峰做假轻伤鉴定。与此同时,其父子二人还向公安部门出具虚假证言,谎称贺亚峰2010年9月5号在与二受害人争执中受伤治疗。之后商红铨、商怀平父子,还将贺亚峰的轻伤鉴定交给公安机关,要求追究二控告人的刑事责任。且现有证据显示商红铨、商怀平父子伙同贺亚峰,已经实施了上述诬告陷害的行为,且证据确凿。因此,其四人的行为已经触犯我国《刑法》第243条,其中商红铨、商怀平为该案的主谋,贺亚峰、姬宝库为积极参与者。因此,公安机关应依法追究四人的刑事责任。现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立即对涉嫌犯罪的商红铨、商怀平父子和贺亚峰的诬告陷害行为进行立案起诉,立即将商怀平、商红铨缉拿归案,还控告人公道。
    
    2011年4月,退休职工第二门诊的医生姬宝库曾因本次伪造假病历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鉴于以上事实,我们找过鲁山县检察院领导要求对此案进行监督,副检查长杨小林随即指示立案监督科的邵国良科长,电话通知城关派出所,就当事人提出的追究主犯的问题,和追究商怀平、商红诠伙同贺亚峰共同制造假伤,对杨留现诬告陷害的的犯罪情节,要求进行立案侦查。我们再到派出所后,派出所却说需要向局领导汇报进行推拖,我们找局领导询问,局领导却以需要听取汇报后再研究推拖,一直拖到现在。整整六个多月了也没有任何进展和结果。
    
    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我在鲁山公安机关递交的十几份控告中,第一被控告人都是主犯商红诠。追究的是商红诠组织、领导、策划参与2010年9月5日下午在纺织大世界的打人、砸店、锁门、以及毁坏、哄抢店内财务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及其众多参与者的法律责任。公安机关应针对其犯罪事实和受害人的控告做出立案或不立案的决定,但鲁山县公安局没有依据事实做出裁定,做出明确答复。在该案的调查过程中,经公安民警发现,主要参与者贺亚峰对受害人王军杰进行野蛮殴打,造成轻伤,还涉嫌故意伤害犯罪情节。并已起诉移交审判机关处理,这一点无异议。但这不代表商红诠犯罪团伙得到了处理,可是鲁山城关派出所办案民警为了包庇主犯商红诠及其同伙,面对上级机关的追查和督办,总是以贺亚峰已得到追究,整个案件已结束,欺上瞒下进行搪塞和欺骗,使商红诠犯罪团伙得不到依法追究。企图包庇鲁山存在的黑恶势力,另在公安民警的调查中还发现商怀平、商红诠在本案中还涉嫌对受害人诬告陷害的犯罪事实,并且证据确凿,但为了包庇父子二人,派出所无理由拒绝将二人起诉至检查审判机关。
    
    综上,鲁山公安机关面对这起典型的,有黑恶势力参与的寻衅滋事案,公安机关为了让主要犯罪分子商红诠,及其他众多参与者逃避法律制裁,不顾受害人对主犯商红诠的明确指控。故意把该案立成贺亚峰故意伤害,假立案明包庇,只追究何亚峰一个小马仔的责任,对主犯及其他众多参与者及在职民警不闻不问,对贺亚峰、商怀平、商红诠诬告陷害的犯罪情节不予起诉。对整个案件人为操纵,是典型的人情案。因此受害人不服。现请求上级有关部门对该案依法监督,打掉其保护伞,铲除鲁山的黑恶势力,责成鲁山县公安局对该案立案性质的错误进行纠正。依法追究主犯商洪诠组织、领导、参与的主要责任。追究其他参与人员的共同犯罪的责任。追究商红铨、商怀平父子和贺亚峰诬告陷害的刑事责任。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
    
     反映人:杨留现
    
     2011年12月18日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河南鲁山县:父母被暴徒打伤门店被砸 儿子复员保家/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271037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定州复员兵刘强新疆开店遇害 父亲控诉判决不公 (图)
·复员军人集体访、访民喊口号、截访/视频
·全国各地二百多名复员军官北京上访
·快讯:全国复员军官再次请愿总政信访局
·陈汝妹的独子军队患病被强制复员,上访被打残并判刑 (图)
·全国复员军官掀维权潮 四川复员军官群访遭打伤六人
·复员军人到陕西省政府要公平,要工作
·沈阳铁路局长王占柱不讲政治狂称复员兵是铁路的毒瘤必须切除 (图)
·湖北随州下岗复员军人集体列队上访 (图)
·实拍:湖北随州市下岗复员志愿兵排队上访(图)
·全国各地数百复员军官突破封锁进京上访
·中国复员军人纷纷上访 “最少几十万”(图)
·全国复员军官再次集体进京 数十人被关马家楼
·全国复员军官和民办教师“两会”期间自提提案
·湖北复员志愿兵集体抗议非法关押
·茶香阁:复员军官王耘东总政治部抗议被抓!
·全国复员军官数百人在总政治部上访
·中国复员军人的悲哀
·复员军人的悲哀
·8省19名退役老兵告全国复员复转军人同胞书
·茶香阁:复员军官在京请愿遭殴打!
·茶香阁:复员军官全国代表会议遭郑州警方阻挠冲击
·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茶香阁:全国复员军官十字路口的诉求
·复员军官——特殊的群体的安置工作问题
·复员军官周承星惨遭枉法侵权/周承兴
·原上海市杨浦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退休干部(复员退伍军人)程志刚:动迁一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