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去国家信访局情况通报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7日 转载)
    (编者按:本文没有署名)
    第一天
     (博讯 boxun.com)

    八月一日,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位老三板投资者如期到达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并分别在各小旅馆住下。
    
    第二天
    
    八月二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大家来到月坛南街8号国家信访局门口,门口穿白上衣的保安们一看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知道来“活”了,其中两个穿蓝色衣服的中年男子便主动上前劝阻,态度不算友善,但也不多么恶劣,我们知道这是保安,是我们要过的第一关,大家就给这两个保安讲明我们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股民,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以后,国家信访局里面出来一位官员,(中年人,看样子官阶不高),问了一些情况后,劝说我们这里是国家信访局机关,是不接待上访者的,如果要去上访的话,就应该去“国家信访局接待处”,并让大家上车,(门口就停着一辆大巴,这时候也来了一辆警车)说是把我们送到“国家信访局接待处”去,由于大家的依旧坚持,最后这位官员也没有办法,最后拿走了50位老三板股民签字的材料,安排保安将我们几位代表的身份证收去以便确认上访人的身份。
    
    我们本以为这样等一会就可以得到接待了,可是大约在十点半左右,我们等来的是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事处的四位官员,他们直接找到他们的上海老乡,分别用上海话与上海籍的上访者们做工作,我听不懂他们的上海话,至于他们是怎么交流的,我当时一句也没听清楚。最后才知道是国家信访局通知了上海市政府驻京办,要他们出面来做上海上访者工作的,(50人中上海的老三板投资者有36位),劝我们不要在国家信访局门口等了,明天会专门安排接待我们的,安排接待事宜,由上海市驻京办具体负责,但是按照相关规定,只能选择五个代表参加。
    
    既然由上海市驻京办做保人,那么我们就没有在坚持下去的必要了,大约在11点半左右我们就离开了国家信访局。第一天的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只做到了让国家信访局(机关)知道了有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位老三板投资者代表进京上访,要求解决老三板问题。
    
    第三天
    
    八月三日,按照昨天商量好的时间地点,我们不到七点就都已经起床了,不到七点半用过早餐打车去了位于陶然亭附近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处”,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访的那个队伍啊,真是可以用“浩浩荡荡”“蔚为壮观”来形容,光在外面维护上访秩序的警车我数了数就有接近十辆之多,场面雷人超出了我先前的预想,心情自然也就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某种压抑感——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
    
    由于一时等不到和也联系不上上海市政府驻京办的人,为了怕耽误时间,我们也只好加入了排队,争取早点儿进入接待处的大院,(当时也担心驻京办的人在大院里边等我们)。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从接待处大门口到进入接待室接受接访,至少需要排四次队,第一次是从接待处大门外排队进入大院内,第二次排队是从大院内进入接待处的小院内,第三次是排队拿接访处发放的接待表格(需要填写),第四次是排队接受检查(全面搜身)进入接待室,这中间还有一个排队存放包(及其它物品)的程序可忽略不计。这中间的排队,其中第二次和第四次的排队都是在八月三日正午的阳光下完成的,其情其景相信朋友们都能体会得到。
    
    在排队进入小院内再次排队拿接访表格的时候,听人说集体上访的是可以不用表格的,我们就退出了排队,在小院内商量对策的时候,被穿白色上衣,戴“国信执勤”胸章的保安给轰出了小院,其中辽宁王大姐虽然混进了接待室大楼内,但由于没有带接待表格,也只能被暂时困在大楼里面,第一次进入接待室就这样失败了。
    
    大约近十点的光景吧,上海市政府驻京办的人终于过来了,在上海驻京办的协调下,按照接待处的相关接访规定,要求我们选出两个代表(群体上访只允许两个代表进入大楼)进去反映情况,没办法,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了,我们经过简短的商量,决定由上海张工和山东股民老张代表大家进去反映情况,就这样再经过相应的程序后,我们的代表才顺利进入接待大厅。
    
    115接访室和接谈员
    
    按照接访大厅里的提示,我们的上访是属于“金融证券类”的内容,接待的人又一次审查后告诉我们,金融证券方面的接访在115室,我们来到115室时,里面有一个黑脸高个青年人正在里面,他告知我们,负责接访的人去洗手间了,要我们在门外等候一会儿。我们大约等了有15来分钟的样子吧,一个胖胖的,大约30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我们赶紧进屋,这时一个黑脸的中年男子也随后跟了进来。
    
    至此,接谈才真正开始。
    
    屋里一共五个人,两个上访者代表,一个接访者,和两个旁听者。接谈员指着写字台前面的牌子说,我是304号接谈员,(不让问姓名),今天负责接待你们,你们一个一个说,于是我们在递上申述材料和本次上访的人员签名以后,接谈员边听边在电脑上记录着我们的谈话要点,还时不时的提问一些问题,态度之好和大楼外的恶劣保安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我们所反映的情况在这里就不在一一赘述了,基本上都是我们大家平时说的那些内容,总之,我们所要表达的内容基本上都表达了,也许是时间的原因吧,后来接谈员就一直在打断我们的讲话,并做了总结性的发言,意思是你们的意见我也听到了,你们材料我也收下了,由于你们今天反映的是金融证券中的老三板问题,为了接谈好你们,我怕自己的经验不足,还专门请来了我们领导来坐镇,(这时坐在一边的中年男子点头微笑了一下)说明我们对你们的上访是重视的。第一,我们还要和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证监会方面进行联系,看你们以前的来信来访是不是还都记录在案,我们不能光听你们单方面的意见,要进行全面的核实。第二,我们(信访总局)和证监会、国办、中办的联系渠道是畅通的,你们所反应的问题我们会及时通报,不会对你们所反应的问题应付了事(大意是这样),第三,今天我接待你们,今后就是我负责这件事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问题需要反映或有补充材料的话,可以直接把材料寄给我本人。
    
    等我们走出接访大厅时,院子里拥挤吵嚷的人群早已无影无踪,院子里经空空荡荡,只还有物品存放处的两个小窗口在静静的等着我们。
    
    以上就是这次上访的大体过程,说得琐碎了一些就是让大家知道我们都干了什么,让大家清楚整个上访过程,总之这次上访大家都尽力了,应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虽然遇到了一些小曲折,但最终还是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另外,阳光照在本次活动中功不可没,当暑的天气里跑前跑后,做了不少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值得表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055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访民到久敬庄国家信访局上访 不接待/视频
·副市长女儿疑遭政协常委强奸 省信访局建议私了 (图)
·西安黎明村村民要见市信访局杨局长
·央视直升飞机在北京南站至信访局的上空盘旋/视频 (图)
·视频:重庆访民在重庆市委门口和信访局喊口号 (图)
·上海访民上百人到国家信访局
·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被人打死/视频
·村支书爆遭官商陷害入狱 信访局要求在镇上访 (图)
·视频:访民在信访局(三骗胡同)、北京南站唱歌诉苦 (图)
·访民在国家信访局(三办)撒传单、唱歌/视频
·实拍:北京南站、信访局、去广场路上 (图)
·国家信访局——两办,都是截访的了/视频
·国家信访局:截访的太多,访民聚集南站附近唱歌/视频
·数千截访围困信访局,访民们有去无回 (图)
·泸州检察院冒充北京警察,在信访局用黑社会抓女访民/视频
·北京市信访局:旅日华侨苗维荣、延庆失地农民上访/视频
·河南吴全力的妻子被信访局出卖、李玉凤王群凤目击访民登塔/视频
·温家宝视察国家信访局未能改变访民被关黑监狱的现状
·国家信访局专员慰问武汉“信访劳模”家属引访民质疑
·温家宝与上访者精彩瞬间;国家信访局在作秀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孙海强:不敢对信访局长轮训抱太大奢望
·我对王荔蕻收到福建省信访局答复的看法/赵景洲(图)
·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二案
·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一案/广东访民吴光周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的故事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
·刘哑玲:国家信访局,你是否应该被问责一下?
·击中了中国国家信访局与地方信访局它的死穴 中国政府能力受到质疑
·沈立秀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沈立秀:信访局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