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祭奠儿子被阻 访民京沪呼应纪念“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6-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六四”临近,当局加强对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等人监视,并不允许他们当天出门悼念死难者。此外,上海二、三百名访民周四下午地铁七号线集合准备到公园纪念“六四”死难者,大批便衣警察及警车在附近巡视,并把守公园各个入口阻止访民进入,纪年活动被迫取消。但是有百多名访民已经动身前往北京打算与那里的五百多名访民汇集,并在“六四”当天与在上海的访民相呼应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六四”22周年临近,当局加強对「天安门母亲」等群体的监视。「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周三对香港《明报》说,国安已通知她,周五早晨起公安即会恢复“上门监视”。往年都被允许出门悼念的丁子霖表示,“今年我肯定无法去儿子的遇难地拜祭了。只能在家祭奠他……”另一位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張先玲周二起已被公安上门监视,目前出行受限。
    
    而上海二、三百名访民周四下午身穿白衣在地铁七号线集合准备到公园纪念“六四”死难者,但是,由于大批警察阻拦而被迫放弃。
    
    参加者之一谭兰英当天下午对本台表示:我们都是穿着一套白的衣服,白的鞋子到我们普陀区公园里面悼念,来的人有二、三百,因为好多人都到北京去了,我们在上海的人基本都参加的,人也挺多的。我们在地铁七号线这里集合,而警察把公园的前门、后门、边门都锁住了,警察把守着不准我们进去,我们没办法进去,所以活动没办法搞了。他们警察事先都知道了,公园里埋伏着人了,还有保安、门卫都埋伏了,马路上都是便衣,大巴士抓人的车子也好几部停在马路边上,搞不成功的,所以(只好)改一天了。
    
    周三是上海访民到信访办上访的日子,但是,据悉来的人不多,因为很多人目前都在北京,在上海的除了相互通知周四普陀公园的聚会外,还约定了周四进京,据了解,有百多人周四当天去北京与那里的五百多人会合,准备在“六四”当天举办活动纪念“六四”。
    
    访民陈启勇表示:好多现在还在北京没有回来,昨天到市政府听他们说好像今天还有一大部分人要赶过去(北京),今天大概有将近一百个人吧。
    
    上海近两千访民上月27号到北京,但被驻京办人员调派大客车把他们拉往北京周边石家庄,天津等地弃离,但是访民又从周边地区聚到北京,他们并等待“六四”这一天在北京与在上海的访民相呼应纪念“六四”死难者。
    
    谭兰英说:北京我们也是到天安门,因为“六四”大学生死在天安门,多数都可能往天安门方向跑的,悼念我们的先烈大学生们,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我们访民心里也挺难受,我们要跟着他们脚步也要往前走,不能后退的,后退没有活路的,民主运动靠大家的,不是靠一个人两个人的,我们要自由,要民主。我们警察跟我说叫我不要去(北京),基本是看着我的,不许我到北京,还有什么地方都不许去,上海“六四”这天也要搞活动,北京也搞,即使北京不能去,上海也搞(活动),一样的。
    
    本台记者打电话给在北京的金月花等人,但是电话不通。谭兰英说,访民不开电话是因为怕警察定位追查,因为听说很多上海的警察及政府人员已经赶往北京。
    
    此外,三十多名上海访民周三到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行动,抗议法院司法不作为的违法行为。
    
    其中陈启勇对本台说:中院有几十个案子不予受理也不出裁定,一中院的信访办主任出来接见了一下。他说,他们认为这个案子可以接受的就接收,他们认为该案不能受理的就不接收了。我们就跟他提出,即然有案子到你手里,不管对不对都应该接收,可以出裁定是否受理,现在又不出裁定又不受理,这种作法不对,他认为也没办法。后来来了好多警察,法警就叫我们离开,不让我们在大门口。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图)
·丁子霖:思念冰娴——难友苏冰娴逝世十周年祭 (图)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下)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上)
·失去联系两个多月 丁子霖教授已返回北京
·丁子霖老师依旧被软禁 连女儿也不准见面
·像人间蒸发 丁子霖夫妇失踪逾两月(图)
·“天安门母亲”抗议丁子霖通讯被截
·在京天安門母親嚴正聲明:必須立即恢復丁子霖夫婦的人身自由
·丁子霖夫妇与外界通讯中断多时
·天安門母親運動2010年10月17日聲明__停止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軟禁要求中國平反六四、釋放所有良心犯
·丁子霖无锡住所被切断对外通信联络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丁子霖:2010年6月3日夜晚木樨地路祭纪实(图)
·视频:丁子霖到兒子慘死的現場拜祭及福建長樂市的悼念六四事件的标语
·丁子霖木樨地公开拜祭哭晕 警察封锁
·丁子霖:最龌龊的政治审判(图)
·丁子霖:致函奥巴马总统(图)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