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民小艾QQ群提到六四死亡人数 被精神病院一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31日 来稿)
     2011年5月19日星期四,网民小艾正如往常一样的上班,下午四点中,手机忽然响起铃声。是一个未知的号码。小艾随手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一个声音说到,我是中关村公安局的,有些事情想请你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小艾莫名奇妙,不知道是什么事,于是找主管请了下假,就去中关村派出所了。
     到了派出所,小艾等了很久,终于有一个警察在审讯室陪他东拉西扯。始终没有说重点。没有说到底为什么要小艾来派出所。直到晚上10点左右,小艾的女朋友打电话过来说,警察把家里的电脑拿走了。小艾才明白东拉西扯只是拖延时间。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警察对小艾说,跟他们走,于是小艾被带上警车,不知道要被送往何方。
     在车上,警察仅是说了,前两天,你是不是在qq群里说了什么,小艾没什么印象,于是警察一步步提醒,小艾才想起前两天有人在群里问64死了多少人,小艾随手回了有人说死了几百,有人说死了2000。小艾明白警察为什么要抓自己了,原来是QQ群里的这句话。 (博讯 boxun.com)

     到了目的地,小艾发现原来是北京北郊精神病医院。然后小艾就被带到了值班医生面前,值班医生简单问了小艾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工作,叫什么名字之类的。小艾一一回答,然后医生说他很正常,又有工作,医院不想收,问警察为什么把小艾带到医院来。警察把小艾赶出房间,不知道对医生说了什么,等小艾再进去的时候,医生对小艾说,看来你今天只能在这里过了。于是小艾在精神病院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进入三道铁门,小艾交出了身上所有东西,在其他病人的监督下,把衣服脱光,换上了病服。称完体重,进入了精神病房。病房里有十几张床,但是有30多个病人,大部份病人都是2个人一张床。有一半人双手被绑在床上,只能大字型的躺在那里,还有一半人双手没有被绑,或坐或躺。医生指了指有一个人的一张床,两个看上去正常的病人将小艾的两只手捆在了床的两侧,小艾也只能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医生给小艾做完心电图检查就离开了,小艾心中充满恐惧,因为自己双手被绑,而病房里还有很多号称精神病人的人可随意活动。
     两个看上去正常的病人围过来同小艾聊天。他们问小艾为什么会被关进来。小艾回答说,自己因为在网上回答了有关六四的问题。还有可能是小艾平常在网上呼吁希望中国能实现免费的教育,免费的医疗,免费的养老。小艾还希望中国能民主,百姓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选举权。也许这些就是小艾被关到这里的原因。小艾注意到,当小艾说出他希望中国实现免费的教育,免费的医疗,免费的养老的时候,有的病人眼中射出了炙热的光芒,那怕他的双手依旧被绑在床上,他大声的说他希望能有这些制度,他希望能和小艾交朋友。听小艾说完自己来这里原因,不少病人改变了自己的态度,由带着冷冷的敌意变为善意,纷纷表示会罩着小艾,不用害怕。
     小艾觉的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病房里有的精神病人看上去很正常呢?小艾开始问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23岁的华哥,陕西人,是一个失业的北京保安,他在天安门逛的时候,被警察送到这里来了,开始他以为是送他到救助站,还很高兴,结果是来这里,刚来时,他被绑在床上三天,他说,那三天就像三年一样。41岁的河南人秋哥,离开老家来北京打工,没有拿到工钱,住不起旅馆,想在地下通道里过夜,于是被警察送来这里,行李也全丢了。山东的彪悍哥(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很强壮),小艾问他来这多久了,他说28天了,他有老婆和小孩,提起小孩时,嘴角会有淡淡的微笑。他很想他们,他很想回家。大家一直聊着天,一晚没睡,中途只是听见医生说,这一晚,天安门又送来了8个人。在这期间,小艾终于忍不住想要尿尿,说了出来,华哥立刻去帮小艾拿了尿壶,只是只能躺着尿,还是有四分之一尿在了床上。不过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很多精神病人的屎尿都在床上的。
     终于到了早上吃饭时间,病人可以解开一只手吃饭,小艾终于可以让酸麻的两手休息一下。早饭是两个馒头和一些稀饭。吃完后,小艾的双手又被绑住。
     中午,小艾这一批新来的9个人要去拍胸片,于是大家被像虾米一样手捆在后方,串成一串,慢慢的走向拍胸片的地方。拍完后回到病房,又被捆在床上。
     吃过中饭后,还是两个馒头一点白菜,小艾盼望已久的医生查病房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医生开始一个个的问我们这些新来的人员进来的原因。医生认为没有问题的人,手会被解开。秋哥说他没钱住旅馆,只是想在地下通道过夜,就被送来这里了,他的手被解开了。一直嚷着要回家的忧郁哥,说他来北京打官司,想要政府赔他的房子。就被送到这来了,医生问他为什么要政府赔偿,他气愤的对医生说告诉你也没有用。于是他的手又被绑起来了。58岁的辽宁的老杨头有两个好儿子,一个每个月给他300,一个每个月给他200,基本够用了,但是他想帮儿子分担一点,于是想来北京找一个看门的工作。他去政府问了问有没有看门的工作,于是被送到这里来了,他的手被解开了。我说我网上发表了一些有关民主的言论,就被送这来了,手也被解开了。手被解开的那一刻,一种幸福感一直从脚底蔓延到脑门,整个人都在战栗。
     手被解开后,心也放下来一些,终于可以静下心来观察病房了,由于病人多,医生少,这里主要靠病人服务病人,病人管理病人。30多人中可能有10个正常人,有10个轻度病人,还有10个重度病人。轻度病人和重度病人都被绑在床上,他们拉屎拉尿都在床上,如果他们拉之前说出来,医生可能会叫个正常的病人帮他接一下屎尿。但有时候,病人不说或者医生没听见,他们只能拉在床上。
     大部分医生都是比较好的人,是有爱心的人,他们对病人一般都不坏,只是不听话的病人都会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但也有列外,有个病人,比较高大,比较强壮,病情较重,他的四肢都被绑在床上,可是他还是想尽办法向周围的人吐唾沫。尤其是向某个值班医生吐。终于他吐到医生了,这下惹火这个年轻医生了,他狠狠的给了这个病人一脚还有几拳,把他捆的更严实了,当有其他病人殴打这个粽子一样的病人时,医生也假装没看见。于是很多病人或者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出去的正常人都把怨气发泄在这个病人身上。医生不注意的时候,就有人会找机会殴打他。没有多久,这个病人就伤痕累累了。
     下午,吃完晚饭,还是两个馒头一点白菜。我正在和一个病人聊天,准备了解他进来的原因,听到医生喊到我的名字,赶紧回答,原来是我的家人来医院接我回家了。小艾在精神病院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飞越疯人院”的徐武仍关押于精神病院内
·打工者送精神病院后猝死 家属获赔40万
·湖北省孝感市李守利精神病院内被关押至死
·从武汉陈玉莲事件到徐武“飞越精神病院”事件看武汉市政法委的黑后台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母亲王书清被送精神病院
·被强送精神病院 女教工一审败诉
·徐武疑再次被关精神病院 父亲探视险些遭打 (图)
·“飞越精神病院”的徐武案最新消息
·消防员屡告单位被关精神病院四年 越狱证明无病 采访结束就被绑架走 (图)
·消防员屡告单位被关精神病院四年 越狱证明无病 (图)
·武汉精神病院负责人擅自转出流浪精神病人受处分
·3名精神病院护士扮市民将患者移送救助站被揭穿 (图)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山东金乡县张军:从看守所到精神病院
·山西翼城烈属申领补助金被关精神病院 举报人三次遭拘留
·洪深:深圳维权工人在两会开幕日被送进精神病院 (图)
·中国精神病院为何很火 异化的N种附加功能 (图)
·网谈茉莉花被送精神病院 当局有理无理照打压
·精神病院SOS:彭咏康被曝光转入新医院(附视频) (图)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十堰反腐之声怎能消失在精神病院内?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核受害女子的求救信/钟亚芳
·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图)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怎能让反腐之声消失在精神病院内?
·十堰郭元荣关入精神病院14年:处女卖身才能救父的悲哀/李平
·政府总说谎,指出其问题就送精神病院/季建民
·精神病院可以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中国精神病院已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当精神病院成为“契约型监狱”,还有什么不可以?
·将上访群众送精神病院是法西斯暴政/李朝灿
·当代最可恨的人排行榜 中国精神病院
·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看还敢上访不?
·杨佳母亲有幸见识了中国的全免费精神病院/林云海
·为何将杨母送精神病院治疗?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向海内外急切求救:因奥运遭暴力被关精神病院!/上海维权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贺伟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