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9日 转载)
    
    来源:明报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方政接受本报採访。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装上钢腿﹐方政终于可以站起来。
    1989年6月4日清晨6时许在离开天安门不远处的六部口﹐当时為北京体育大学4年级学生的方政,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从背后衝撞过来辗断双腿﹐他為参加多伦多纪念六四活动﹐昨天傍晚抵达多市。
    方政生于1966年﹐安徽人。惨案发生之后﹐他和最后坚守天安门广场的一批学生撤离时﹐突然遭到坦克从背后袭击。方政昨天说﹐他最后的感觉是﹐坦克的履带撕扯他的裤子及腿﹐然后他滚到一边﹐看到自己腿前露出一节白色的骨头。
    几年之后﹐他看到自己当时昏死过去之后的一张相片。一个背对镜头的中年男子﹐正在他的一条断腿上止血带。他说﹐「这非常关键」。没有这个人冷静而专业的举动﹐他很可能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6月5日中午他苏醒过来﹐已经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并已接受了截肢手术。1、2天之后﹐有一天医生护士将他推出病房﹐到处躲藏。因為他们听说解放军来搜查医院了。不过后来证明是一场虚惊。但过了几天﹐他还是被护士推到医院办公室﹐接受公安的问讯和备案。
    被劝勿说被坦克压伤 方政坚拒
    度过危险期之后﹐他回到大学。当时校方希望他不要说自己是被解放军坦克压伤的﹐「你也可以说是军车」。但他坚持不肯。他说﹐「我认得那是坦克﹐怎麼能说成军车呢」。而且当时学生正在退出广场﹐坦克还衝上来追杀﹐这是為什麼﹖作為一个曾经入了党的中共党员﹐他选择了自动退党。
    一直在公安部掌控名单上
    当局调查下来﹐难以发现他的「暴徒」行径﹐但鑑于他的不配合﹐也不愿给他「误伤」的待遇。他在大学学的是生物力学﹐非常热门的专业﹐却从此再也无法派上用场。
    直到2009年出国之前﹐他都在公安部门的掌控名单上﹐被拘捕过、监视过、谈话过。儘管如此﹐在有外国媒体要求採访他时﹐他都愿意接受﹐并不害怕。2009年﹐他和太太及女儿﹐在三藩市一个人道救助团体「人道中国」的协助下﹐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定居。
    20多年过去了﹐回想当年﹐他最想不通的是﹐為什麼解放军在已经进城完成天安门清场之后﹐还要出动坦克追杀学生﹖经过「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人物之一丁子霖多年艰辛的查寻,目前已经寻找到六部口坦克惨案的死难者5人、受伤者9人,一共14人。其中13人有姓名、年龄、所在单位以及受伤部位、致死原因;有10人已确知籍贯、家庭地址。
    对于自己现在可以生活在民主自由的美国﹐方政十分感恩。
    与此同时﹐他仍然时刻关注那些更為不幸的六四受难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鹏VS赵紫阳 对比领导人对六四的自我辩护词 (图)
·网上呼吁中国各省会举行六四纪念
·视频:现在我们还是那个样子吗/六四中弹战士张健制作
·纪念六四出新招:去广场上站一会 (图)
·六四22周年前夕 学者呼吁走赵紫阳道路
·六四临近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当局警告
·六四临近气氛紧张 艾未未此前获释机会渺茫
·北大教授遭警告 禁穿白衬衣悼六四 (图)
·网上发起在中国各省会广场举行纪念六四活动
·六四前后北京市委办公厅做什么勾当?
·放风筝纪念六四 吁民众加入悼念活动 (图)
·北京防六四气氛紧张 民运人士何振春患绝症
·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方励之揭秘:六四后北京和基辛格谈交易
·六四前李克强薄熙来都参加了一场思想盛宴
·北大行人路现「平反六四」 (图)
·赵岩到港接受本台专访 渴望六四在港参加烛光晚会 (图)
·民运人士回忆六四遭水军围攻 重庆官定“意见领袖”五毛涨成五元
·吴仁华再写六四专著 暂名《天安门事件始末》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华叔,等到六四平反那一天》/普通网友的正义宣言
·胡温非同道,再来一次六四你支持谁?--对余杰新书的一点商榷/忆梅
·解龙:六四大屠杀,中共干部人人有罪
·难得一见 在六四为中国祈祷会上的熊炎和柴琳/柳小珠(图)
·六四前后在南开大学整人的方克立
·压六四空间,特区政府撞板/林保华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林成勇 “六四”的哭泣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秦孟和
·武文建:挥之不去六四痛---关注普通政治受难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