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房山村庄荒山造林数月后 毁树建设梯田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5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9月下旬,房山区蒲洼乡鱼斗泉村村边,数台大型机械设备开进小马坨山建设梯田。而就在五个月前,同样在这片山上,鱼斗泉村40多位村民爬山背水,种下3万多棵树苗。如今,梯田工程让这些幼小的树苗刚刚成活,便遭毁灭。 (博讯 boxun.com)

    
      村民称,梯田建设至少毁掉2万多株树苗,即使按照平均每株树苗20元的价格,损失也将近50万元。蒲洼乡党委书记王学峰则表示,经乡工作组初步调查,被损坏的树木约有150棵,损失几千元钱。
    
      让村民不解的是,荒山造林和开山建梯田,都是由蒲洼乡统筹的工程。其中,开辟梯田的土地复改工程,乡里早在去年3月就已获批。那今年春天,为何还要在同一片山上植树?这片以风化岩石为主的山上,取水困难,又是否适合开辟梯田?
    
      “只毁了150棵树,根本不可能。”乡工作组的调查结果,让村民王国开觉得不可思议。
    
      今年4月开始,他带领20多个鱼斗泉村村民,在小马坨山上种起了16000多棵树苗。他说:“我想要有一天,能掐腰儿站在山头,对我的子孙说,那林子,都是我种的。”
    
      然而他的愿望,几个月后就破灭了。绿色的青山,如今变成了黄色的梯地。
    
      俩月栽树三四天被毁
    
      沿着通往梯地的土路往前走,每走几十步,左右就可看见几十株树苗被压在土层下
    
      鱼斗泉村紧邻108国道,与河北省交界,被称为北京的西南大门,整个村子的常驻人口有百余人。村书记刘甫金介绍,鱼斗泉村是乡里的贫困村,每年都要靠政府补助,去年,村里的人均年收入只有3000多元。
    
      从鱼斗泉村到小马坨山大约有几分钟的车程,近几年,每到春季,村民都上小马坨山种树,由蒲洼乡政府采购树苗、支付村民种植劳务费。
    
      今年,村里把荒山造林的任务交给了村民王国开和任合民。4月初,王、任二人每人带领20多名村里的壮劳力,开始了今年的造林工作。
    
      “松树、侧柏、枫树,在山上生根不容易,”王国开说,村民手拿镰刀,披荆斩棘地爬山;背上的小背篓里,一次只装两株树苗。取水,需要开车跑到十几公里外的河北省,再由村民一桶桶地拎上山。干了大约两个月,村民们共种植32000多棵树苗。
    
      王国开说,村民希望每棵树苗都成活,因为按照造林任务,成活率在85%以上的,一棵树能得到11元至13元的劳务费,“我今年种的16000多棵树,成活了12900多棵。”
    
      可就在村民们感到欣慰时,9月下旬,山野的静谧突然被一阵阵钻孔机的“吭吭声”打破。
    
      在小马坨山上,出现了七八台大型机械。
    
      闻声上山的王国开和村民看到,挖掘机一铲下去,小树苗被连根拔起。再后来,很多树苗被埋在碾压过的厚实土层下。
    
      村民们说,只三四天工夫,三个本来栽满树苗的小山头被改造成了梯田的模样。
    
      10月9日,记者在小马坨山上看到,三片光秃秃的梯地,像一个头发浓密的人,突然被撕下几片毛发,只留下三块疤。6辆铲车停在一边,现场没有工人在工作,但远处的钻孔机在“偷偷”磕着山石,声音穿透了一公里外的旷野。已经成型的梯田,围山环绕,每段横截面约2米宽,上面满是碎石。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沿着通往梯地的土路往前走,每走几十步,左右就可看见几十株树苗被压在土层下,有的树苗上已经长出嫩绿的枝叶。继续前行,也有些树苗虽已倾斜,但却仍然“坚挺地站立着”,只是露出地表的根部证明,它已经坏死。
    
      记者三人共走过大约1/10的梯地,发现的被毁树苗总计在200株以上。
    
      开辟梯田帮村民增收?
    
      村民们分析,梯田面积大,如果种农作物,浇灌的水是个大问题,而且用土也需要从外调集
    
      9月底,王国开和20多个村民围住了机械设备,要求工人停工,双方一度发生争执。房山区十渡派出所民警赶到,才将剑拔弩张的局势控制。
    
      村民从工人嘴里得知,建梯田是乡里让干的工程。
    
      “俺们也不知道树苗不让挖,老板说咋干,俺们就咋干。(梯田)具体种啥,俺哪知道。”10月9日,一位工人对记者说。
    
      但村民们说,这片山的地质是以风化岩石为主,土层较薄,无论种什么,都渗水很快。而鱼斗泉村缺的,恰恰是水。
    
      多位村民表示,村里地处洼地,唯一的水源,是一个约100立方米的蓄水池,水源通过管道,翻过2公里外的山岭,在山沟的一口井中抽出。夏天用水量大时,日常用水有时都感觉不够。
    
      村民们分析,梯田面积大,如果种农作物,浇灌的水是个大问题,而且用土也需要从外调集。
    
      蒲洼乡党委书记王学峰认同村民的分析,他说,建设梯田需要大量客土(从外面进土),再平整地形,这样,表面土层才能达到种植标准。而且因为缺水的原因,这片梯田不适合种粮食作物,目前考虑种茶药,如板蓝根,它们对生长条件要求不高,还有经济价值。
    
      王学峰表示,开辟梯田从长远看,是要让村民多一项经济收入。近几年,乡里一直在搞生态建设,但也在调整产业结构,发展替代产业。
    
      造林与梯田之争
    
      一位罗姓村民说,这就像一个人刚辛苦生下一个孩子,却要把他摔死,然后再重生一个
    
      对此,很多村民并不认同。
    
      村民们说,这片山上有很多祖辈的坟头。依据当地风俗,逝者葬于山野,意为“有靠山”,如果靠的是田,则破了风水,他们无法接受。
    
      而更让村民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的辛苦眼看着付诸东流。
    
      多位参与种树的村民说,今年4月份开始种树时,他们并不知道今年还要在同一块地上开辟梯田。直到梯田项目开工前,村里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提到该项目,他们才知道。
    
      村民们称,当时大家也不知道工程具体有多大,心里并没多想,只是提出了“不能毁坏已栽树木”的要求,这一点在村委会和乡里都达成了共识。
    
      直到村民听到挖掘机和钻孔机的声音,才知道自己辛苦种的树苗被推倒了,“到现在,我们才知道,对于一个小村子来说,这是个大工程。”
    
      据施工方负责人刘先生介绍,3月份土地复垦工程就已经批给他们,村民栽树是在此之后。
    
      该说法获得蒲洼乡党委书记王学峰的证实。
    
      王学峰解释,建设梯田是市国土资源部门的土地开发整理工程,从荒地中整理出耕地,去年3月获批,后来因工程招标和天气等原因,推迟到今年才开工。
    
      为此,有村民提出异议,为什么一地两用?既然乡里事先知道梯田工程,荒山造林的工程完全可以停止或改变,乡里的工作缺乏基本的统筹和规划,没有长远考虑。
    
      一位罗姓村民说,既然政府刚让大家辛辛苦苦地种上树,为啥又要改建梯田,还把那么多树苗毁掉。“这就像一个人刚辛苦生下一个孩子,却要把他摔死,然后再重生一个。”
    
      差距悬殊的调查数据
    
      经工作组初步调查,被损坏的树木约有150棵,损失几千元钱。对于该数据,村民们表示坚决不认可
    
      “建设梯田和荒地造林,两者并不矛盾和对立。”对于村民的质疑,王学峰说,动工前乡里派人看过,实际上树苗并不是很多,密度也不大,大部分是野枣树、灌木。而且整地过程中,乡里也曾要求尽量避免破坏,不过,山地施工需要的技术含量很高,可能施工单位在技术上没处理好,破坏了一些树苗。
    
      鱼斗泉村村委会一干部则坦言,两个工程确实重叠了,一地两用,不可避免会产生一定的矛盾。
    
      该村党支部书记刘甫金表示,建设梯田是市国土资源局批复的土地复改任务,因村里劳动力短缺,又缺乏经济和技术实力,没人能接,所以乡里项目部进行招投标,由外村人承包。具体承包合同,他也不知道。
    
      昨日,王学峰说,为深入调查此事,近日,乡里指派了农业科长、纪检书记等四人工作组,到村里了解情况,与村民沟通,做安抚工作。经工作组初步调查,被损坏的树木约有150棵,损失几千元钱。
    
      对于该数据,村民们表示坚决不认可。王国开、任合民等多位村民认为,被毁树苗至少有12000多棵新植的,加上往年种的,总数远超过2万株。
    
      而对于被毁树苗的价值,村民与乡政府的说法也不一致。
    
      王国开表示,他曾听说,乡里购进的树苗,松树是45元一棵,而王学峰则称,松树苗也就五六元钱,今年乡政府在鱼斗泉村种植了松树、侧柏和少量枫树,购树的平均价格是每株20元左右。
    
      昨日,记者随机联系了三位树苗销售商,得到的报价是:1.1米至1.2米高的树苗,油松每株为25至30元,雪松每株五六十元,枫树每株30多元。销售商表示,若购买量大,可以便宜,但不会超过10%,“但松树每株五六元绝对不可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令人费解的“造林工程”:砍烧掉原始林,竟为了原地再造一片森林
  • 关于沙尘暴的非主流叙事:造林根本挡不住/韩同林
  • 西南石漠化:石头缝的灌木、乔木大量干枯,新造林大面积枯死
  • 湖北咸宁一镇政府组织炼山造林引发连绵山火(图)
  • 中国人工造林速度世界第一 明年森林覆盖率达20%(图)
  • 万里大造林案:善后工作艰巨 何庆魁非法所得必须退
  • 警方回应万里大造林案:何庆魁要把钱全吐出来 (图)
  • 内蒙古万里大造林原董事长获刑11年 被没收2亿财产
  • 万里大造林案续:内蒙古有关部门称何庆魁的事没完
  • 农民剧作家、民盟成员何庆魁就“万里大造林”给中央的信
  • 万里大造林幕后新闻:是是非非真相揭幕/剑飘香(图)
  • 万里大造林公司的承诺全都是“空头支票”
  • 刘学义研究员:北方水危机 因对涵养林破坏及不良造林导致耗水增加(图)
  • 万里大造林公司不是搞非法传销 陈相贵没有犯罪
  • 万里大造林幕后新闻是是非非真相揭幕/剑飘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