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一)——李惠芳因警察擅闯民宅、偷拍隐私被劳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编者按:青年作家韩寒在博文《快来吧,快走吧》中写道,“他们才是这个城市里最牛逼的展览品。我建议挑选一些市民代表作为艺术品陈列在中国馆里。”没过多久,这篇文章被加密了。事实上,不仅中国馆绝不会出现以普通市民为题材的艺术品,有些上海市民甚至无缘进入世博园。4月30日上午六十名来到世博园的上海访民被带到上海市救济站继而被软禁,当天还有16名从北京赶来观光的外地访民被关押在上海市救济站。4月30日晚,世博会开幕了,据说开幕的烟花表演为中国烟花燃放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参与》从4月30日起将连载上海访民的故事,读者可以从中清楚地看到当局在人权史上创造了怎样的之最,上海访民将其命名为访民人权博览会。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之一——李惠芳因警察擅闯民宅、偷拍隐私被劳教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之一——李惠芳因警察擅闯民宅、偷拍隐私被劳教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之一——李惠芳因警察擅闯民宅、偷拍隐私被劳教
    
    
    
     李惠芳,女,今年46岁,是一个农民的孩子,具有农民的朴实和善良,离异后独自抚养儿子。1960年李惠芳的父亲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下放农村,当地乡政府腾出办公用房,自留地配置给李惠芳父亲,父亲还建了房屋,即李惠芳原居上海市长宁区北瞿路屈家桥980号。当时,一家几代数口人,住在独幢二楼一百多平方的洋楼里,感觉自己是受阳光淋浴,在蜜水里泡大的。李惠芳自己经营多家餐馆,善长烹饪,亲自掌杓,想凭借自己的一技之长到国外去发展,只身一人背景离乡、漂流海外,到欧洲,在法国、比利时等国家,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财富,可谓是生活上丰衣足食,原本回国是想开具未婚等公证,尔后回欧洲。未曾料想可恨的动迁,原全家平安而安祥的生活被迫夺,同时接踵而来的是灾难。彻底改变了她们全家的命运,使李惠芳饱受刨伤,牢狱煎熬、病魔缠身、折磨5年。
    
     彻底改变李惠芳本人命运的是拆迁人开发,是“代表政府阳光动迁”的官商勾结者;李惠芳被成为“第三次革命对像”;第一次革命是针对地主官僚的。第二次革命是针对资本家,走资派的,这“第三次革命”却让“翻身农奴、国家主人”成为官商勾结的开发商的“革命”掠夺对象!
    
     2003年5月26日,8月22日,上海市长宁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滥用行政权力,给开发商上海新长宁集团股份公司,商住房建筑项目,核发长拆许字(2003)第18号,第26号两份房屋拆迁许可证,未经依法征地、公告、登记、补偿等合法程序,违法使用属于农村集体所有的,未依法转为国有的土地,并对商业开发项目,非法划拔土地,违反土地管理法等国法,并使国有资产流失,肥了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
    
     李惠芳父亲动迁前的2000年逝世,由于动迁对她适用低标准待遇,本户被剥夺依法应享有的平等的权利,回搬的权利和农村社员的待遇,只给李惠芳全家八口人依货币安置补偿人民币拾玖万元。由于协议不成,拆迁实施单位采用的黑社会流泯手段;母亲李兰英,一个年逾古来稀的白发老人,经受不住拆迁单位恐吓、迫害、动迁开始一个月,母亲含冤而死!
    
     李惠芳深信法律是至高无上的,对拆迁单位的违法犯罪行为毫无畏惧,坚决要用的自己的正义,微薄的力量来捍卫宪法赋予我们的合法权益,人生权和民生权利。可是官商勾结,导演了一出又一出的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好戏,先是拆迁人向区房地局违法申请裁决。继是区房地局滥权违法作出《长房地拆裁字(2004)第9号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裁决》。再是区房地局申请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强制执行》。于是乎长宁区人民政府发出《长宁强执(2004)第98号强制执行通知书》,十五日后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执行。立时,乌云布满天空,李家100多平方土地之上的天空再也见不到阳光!从此李足不出户,动迁商24小时监控她,人身自由被完全受到限制,达捌个月之久。这捌个月里,自有当地好心民众为李惠芳送水供粮,为她轮流站岗放哨,这捌个月里长宁区人民政府组织属下官兵,动迁流氓对她实施三次强迁,最终于2005年8月7日,出动200多名特警、武警、消防等,借“麦沙台风”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名义,从晚上六点到零晨二点,投放二枚烟雾弹的作用下,强迁成功,李惠芳不服非法强迁,割头颈自杀以死抗争,即送武警医即送武警医院缝针救治。李家整幢楼房彷佛受到了特级大地震,立时成为废墟一片,包括养的二十多只猫。强迁当天,李因所谓“妨碍公务”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2005年9月5日刑满释放当天,又被处“取保候审”一年,被非法限制人生自由,由于拆迁人长期恐吓折磨,由于长达捌个月的“自禁”,由于三次强迁及被刑拘的迫害,使这位刚强的女子病魔缠身,行走困难,大出血,多次就诊,于2006年3月再次急诊长宁区中心医院,即住院半月余未愈,经主任诊断即需开刀,必须自行筹集资金,长宁区新泾镇政府商议后,要李到长宁区妇幼保健院就诊,2006年4月26日由长宁区妇幼保健院专家主任医生曹美良诊断立刻住院准备手术。孰料,住院一周后,该院主治医生曹美良、董淑筠、沈佩军竞无视患者生命健康权,在病情上做假,剥夺李惠芳求生的权利,然后又勾结某些官员,瞬时,白衣天使成恶魔,病房成牢房,李惠芳被密封,24小时看管起来,两天两夜,紧接着被栽赃,以“上访滋事,扰乱秩序”名义无罪再次刑事拘留一个月,2006年6月13日无罪释放,却送到劳动教养所,给予非法劳动教养一年的处罚决定。直到2007年5月18日再一次获释,可怜李惠芳未成年的儿子也没有监护人的照顾。本是一个躺在病床上急待开刀的病人,为何一下成了阶下囚,李惠芳到底犯了何法?何罪?难道就连最基本的健康权也要被剥夺吗?。(包括在劳教时两次到市监医院就诊,都说无病,行走困难,强忍疼痛,整整一年病情未得到医治。
    
     李惠芳获释后,顾不上回家,既到各家医院门诊治疗,直到再次急诊自费住进上海华东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因未能及时得到医治才造成李身上重要器官丧失。2007年6月12日出院后,仍在继续治疗,成了一名器官不全的残病患者,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出院后,回到原居地,承租房已转借他人,房东宋春宝受人指使,将她可怜的儿子赶出家门,流浪街头。室内的财产被有持无恐地随意抛弃,再次变得一无所有。出院后也无住处疗伤,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来看望、关心她们母子。2006年5月在长宁区妇幼保健院住院期间的一些财物和药品,李多次到长宁区公安分局要回,至今未归还给。从2005年5月23日到2007年5月18日,三年中实施诬告、栽赃、陷害,六张公安分局处罚决定书,一案多处理,显然有悖于法律。
    
     李惠芳先后对滥权裁决、非法强迁、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劳动教养、行政不作为、警察参与抢窃等案提起行政、刑事诉讼、并附行政赔偿请求;对医院民事侵权、房东抛弃财物侵权等提起民事诉讼。尽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个最高权力机构制定了一系列完整的法律,可是上海地方政府和司法部门一小摄贪官腐败分子利欲悉心,在力量无比的金钱利益引诱下,已经无法无天,法院仅对长宁区房地局滥权裁决一案作出了不公正的判决;其余案件均搁浅在一审法院,如石沉大海。
    
     今年新年过后,上海当局又开始加强两会前的安保。2010年2月20日下午,上海被强迁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因疲劳正在里间午睡,儿子在旁用电脑,长宁新泾街道派来监控、跟踪李惠芳的社保人员则坐在外间。突有新泾派出所警察张庆友和一个不明身份便衣者擅闯入室,非法告知不许集访等并拍摄二人穿睡衣盖被躺卧照,随后无任何手续数次口头传唤,李惠芳和陈启勇虽据理力争、依法抗议,但最终在二十几个尽职忠权的英猛警察猛力出击并踢坏了卫生间的厕所后,被抬头扛脚、揪扯头发强制带往派出所。 当晚,被李惠芳临时居住地甘泉派出所的警察、陈启勇隶属的虹口区街道政法书记王仁宪都认为拍照便衣人员工作太过粗糙、应该赔礼道歉的事件,却只因李、陈二人要求删去侵犯隐私录像、出示传唤证、指责警察违法,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刑事拘留了。
    
     2010年3月29日,上海当局给李惠芳下达了劳教一年半的劳动教养决定书 。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Modified on 2010/5/0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徐佩铃再次给韩正市长一封信
  • 上海访民温梅勇、张贵兰、陈建潮、孙军隐身,欲世博开幕日行动(视频)(图)
  • 手术事故受害者、上海访民徐佩玲到卢湾区法院打横幅(视频)(图)
  • 世博会开幕前一周上海访民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失踪”
  • 快讯:44位上海访民今晚从北京遣返回上海
  • 上海访民被“告知”不得到世博场所聚集(图)
  • 清明节,数百位上海访民前往北京八宝山被抓
  • 上海访民将“走后门”上访广东疫苗受害家长被关黑监狱
  • 世博会前上海访民沈兰珍失去人身自由
  • 上海访民金月花就医遭警方阻挠 沈佩兰再度被政府绑架
  • 快讯:上海访民沈佩兰被从家中抓走
  • 上海访民徐佩玲致韩正市长的信
  • 上海访民陈建芳两会间曾看望北京访民吴田丽(图)
  • 快讯:曲国良、陆美英等上海访民平安抵沪
  • 上海访民陈建芳被刑事拘留
  • 上海访民邵满根被劳教1年半,亲友去探望遭阻拦(图)
  • 上海访民陈建芳等人被押回上海后失踪
  • 惊闻:上海访民毛恒凤被劳教一年半
  • 百名上海访民来京,截访进北京站堵截(图)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 请大家关注上海访民王水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