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凤凰周刊》:海外中文网站生存状况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1日 转载)
    《凤凰周刊》[2010 年第9期 总第358期]发表题为:“海外中文网站生存状况调查”的报道,其中大篇幅涉及博讯,特转载全文如下。《凤凰周刊》大陆有发行。
    
    
《凤凰周刊》:海外中文网站生存状况调查

    
    http://www.ifengweekly.com
    
    记者:周宇
    
    1992年6月,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魏亚桂请该校的系统管理员建立起中文互联网新闻组alt.chinese.text(ACT)。ACT成为中国人在互联网上最早的聚集,被认为是中文国际互联网的开端。
    
    此后,中文互联网从邮件列表到新闻组,再到电子杂志直至海量中文网站的不断发展,并曾短暂实现全球中文网络的互联互通。
    
    1999年之后,中国内地的网络屏蔽将全球中文网站分割为海外中文互联网(包括港澳台地区互联网)和中国内地互联网两部分。此后,港澳台地区以外的海外中文互联网,从曾经朝气蓬勃的中文互联网发端,逐渐成为被英文语境包围的、割裂于中国内地中文母体之外独特而艰难地存在。
    
    2009年底,作为海外中文互联网中仅有的两大原创新闻网站之一,多维新闻网被于品海代表的资本收购,成为海外中文网站发展的一个节点。
    
    回首18年来,海外中文网站经历了发轫、高潮、低潮、挫折,并逐渐转向、收缩。其发展之路并不顺畅。
    
从小圈子到大一统

    
    ACT刚刚兴起之时,还是留学生小圈子里的精英游戏。分散全球的数万中文留学生聚集于此,成为最重要的通讯工具。
    
    根据“新语丝”网站创办人方舟子回忆,此时的汉字输入还是“技术活”,因此数万人中积极发言者仅几十人,有名气者仅“八大家”。
    
    一些留学生从国内带来珍贵的中文书籍,一个字一个字地将其录入互联网,供留学生们分享。
    
    ACT的精英式繁荣持续了3年,中国内地互联网开始兴起。数量庞大的中国内地用户涌入ACT,将其瞬间冲垮。无数的灌水帖淹没了精英们辛苦输入的精华文章,各种观点的争吵、谩骂也随之开始。一些留学生开始逃离,试图建立可控的、能够保存优秀文章的网站。
    
    1989年3月6日,四名留学美国和加拿大、在网上相识的理工科学生,利用大学里的电脑系统建立了中国新闻电脑网络(China News Digest),简称CND,当时的CND还是英文。到了1991年,CND决定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全新的系统─《华夏文摘》中文网络。1991年4月,世界上第一家中文电子刊物《华夏文摘》创刊。
    
    1994年,方舟子创办了最早的中文原创电子月刊《新语丝》。此后又建立了最早的中文电子文库之一《新语丝电子文库》。
    
    在此前后,最早一批电子杂志、文库类的中文网站相继出现,大多以文学为主,包括“枫华园”、“花招”、“橄榄树”等。
    
    此时互联网尚未商业化,这些网站均为留学生即兴之作,通常放在高校计算机系的服务器里。直到1996年前后美国互联网开始商业化,上述网站才开始走出高校,租用商业空间或服务器。
    
    此后,海外中文网站一度成为中国内地不同政见者的大本营。包括“大参考”、“北京之春”、“观察”、“民主中国”、“中国泛蓝联盟” 以及“法轮功”系统的系列网站等等。
    
    一些网站政治观点偏激,甚至常有编造之嫌。但由于所谈论话题为中国内地媒体闻所未闻,曾一度吸引大批中国内地读者访问和订阅。
    
    1994年起,中国内地外企技术人员韦石开始使用电子邮件订阅中文电子期刊,包括《华夏文摘》、《大参考》等。韦石并不赞同《大参考》的激进政治观点,于是在1998年推出自己的电子文摘周刊(韦石按语:不是赞同或者不赞同,是希望推出一个不同的电子杂志,并且尽量做到不被封锁,国内的人能直接访问。可能此处电话中没讲清楚,特此说明)。2000年3月,电子文摘周刊停刊,演变为博讯新闻网。
    
    在此前1年,多维新闻网创办。二者逐渐成为并驾齐驱的两大海外中文新闻网站。多维和博讯的出现,标志着海外中文网站进入具有采写能力的原创新闻网站时代。
    
    多维由风险投资商投资,并逐步融资,使其得以聘请专业新闻人才,并建起自己的采编团队,甚至一度拥有网站、杂志、报纸等立体新闻系统。但外界一直传闻当年投资多维的资金,有西方反华势力背景。
    
    博讯则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低成本新闻模式:草根记者+编辑。韦石设计了记者会员开放制度,严肃的会员可以直接发稿。发稿方便吸引了更多的读者、消息源和草根记者。
    
    10年来,博讯发表了草根记者们采写的稿件约16万条(韦石按:是自由投稿稿件数字,很多自由投稿的是从其它媒体转来的。采写稿件没有统计,有的是通过自由发稿,有的是电子邮件,有的是自己用自己帐号所发。)。这样的发稿方式使其以最粗粝的方式记录了10多年来中国内地遇到的影响最大的社会矛盾:“法轮功”问题、上访问题等。某一时期哪个矛盾最突出,草根记者们发来的稿件就最多。
    
    1997年起的2年多时间里,海外中文网站进入了短暂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中国内地互联网兴起,中国内地以及海外中文用户可以自由互相访问网站。海内外中文网络实现了绝无仅有的大一统。方舟子创办的“新语丝”访问量也达到了历史最高峰。
    
    韦石创办博讯的这一年,赵先生离开中国内地,来到加拿大蒙特利尔,创办了加拿大魁北克省如今最大的中文门户网站─蒙城华人网。
    
    无需任何手续,每月不到10加元的空间的租金,赵先生开始了他的社区服务类海外中文网站创业。这也是如今海外中文网站的主体。
    
    赵先生的网站成了当地所有中文使用者的网上家园。身处西方文化、语言环境中的华人得以在网上发泄、寄托、交流甚至互相教育。仅关于华人在当地的“尊严”问题,以及各种文化冲突,蒙城华人网就组织过4、5次大讨论。
    
    华人融入西方社会的艰难,使得社区服务类的中文网站显得尤为重要。一些华人拿到交通罚款单或是想要开公司,都会上中文网站咨询同胞,而不是打给当地政府询问。
    
    仅在加拿大,就有“加国无忧”、“多伦多信息港”、“温哥华天空”等数十个知名中文网站。而在没有本地中文网站的地区,则有“文学城”、“留园”等全球性中文社区网站为之服务。
    
    2003年创建的留园网每月页面访问量高达5亿,在海外中文网站中排名第一,在全球网站中的排名也高达1100名左右。留园网甚至根据IP定位,向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日本、德国等10余个不同国家的访问者显示不同的首页。首页上提供各自国家的信息报道和地区性栏目。
    
    以蒙城华人网为例,上述网站还成为身在中国内地的亲人们与海外华人交流、及时掌握游子们所在国各种信息的平台。而在留园网的论坛里,分散在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华人得以聚集并共同讨论各种话题。
    
屏蔽改变网络生态

    
    1993年2月,《华夏文摘》介绍其发展的文章称,“就今天的网络技术而言,《华夏文摘》送到“中国内地”和台湾是完全没有困难了。台湾常有读者来信了解订阅、收看《华夏文摘》技术细节,“中国内地”没有。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才能让“中国内地”朋友也能读到《华夏文摘》”。
    
    与中国内地母体相连,显然是海外中文网站从诞生起就有的急切愿望。华夏文摘的文章作者称,“中华民族有一句响亮的口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华夏文摘》正好相反。”
    
    但在1997—1999年间短暂的大一统之后,海外中文网站逐渐被隔绝于内地互联网之外,成为“野孩子”。
    
    1999年7月22日,新语丝网站第一次被内地屏蔽。作为“法轮功”的最早批判者,这一年的5—7月,方舟子主持的新语丝网站就“法轮功”问题展开激烈辩论,甚至导致服务器不堪重负。
    
    屏蔽导致网站访问急遽下降,只有高峰时期的1/3。方舟子只得开设没有批判 “法轮功”内容的“新语丝”国内版。2002年,国内版被彻底封杀。“新语丝”又不断建立起镜像站点,并宣布任何人都可以建立镜像站点,但不能修改内容。这些镜像站点也不断被关闭,平均每个站点寿命仅1年多。
    
    方抱怨,由于屏蔽为暗箱操作,他没有获得任何通知,以至于他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解决问题。
    
    中国内地的屏蔽成为海外中文网站生存的转折点。
    
    《华夏文摘》资深编辑唐泓在文章中提到,“由于种种原因,CND在中国内地是被禁网站”,以至于众多新来的留学生不知道其存在。唐泓不得不呼吁读者聚会聊天时将其告诉友人,或是转发网址。
    
    屏蔽改变了海外中文网站的生态。1997年夏天,李洪宽创办文摘类网站《大参考》。李洪宽称,他在此时发现内地开始屏蔽海外网站。李创办《大参考》即针对于此。李编写程序,搜集了内地2万多个邮箱地址,将自己整理的文摘发过去。
    
    博讯网则因为屏蔽而改变了整个网站的风格。电子杂志时期,韦石就一直避免强烈的政治观点。博讯网开通后,为了方便中国内地读者访问,新闻版面继续规避强烈政治观点,但论坛开放。为了进一步减少被屏蔽的可能,博讯甚至一度将论坛、新闻分别放在两个不同的域名和空间。
    
    尽管如此,博讯论坛还是在2000年5月被屏蔽。新闻板块的屏蔽推迟到了6月初。既然如此,此后的博讯“不再控制政治上的言辞”,其论坛和新闻中批评中国内地的言辞顿时多了起来。
    
    屏蔽之初,由于屏蔽技术有限,中国内地用户通过普通代理服务器就能够继续访问博讯。2004年,博讯网两个域名中的一个,访问量最高达到了全球排名3800名左右。但随着屏蔽技术逐步升级,博讯访问量大幅度下降。2010年3月3日的全球排名是52822名。
    
    麻烦不只如此。韦石称,博讯长期遭受网络攻击。大量虚假访问导致网站无法登陆。最严重的是2009年10月,攻击长达6天。
    
    此外,通过盗取密码篡改网页,在网页上施放病毒,一个晚上用4、5000个重复的帖子“炸版”等情况也时有发生。博讯不得不与之进行技术上的较量。
    
    2005年初,蒙城华人网被屏蔽,这一度令赵先生感到难以理解。蒙城华人网从未定位为政论性网站,甚至没有中国新闻板块,论坛也被限制,尽量避免激烈的政治言辞。
    
    赵先生的猜测是,这一年年初国内某前任领导人去世,一些用户将多维新闻网上的报道转帖到了蒙城华人网的论坛上。赵先生发现,用户中总有一定的比例关心政治,尽管比例不高。但长期海外生活令他们习惯了自由表达,赵无法完全删除他们的帖子。
    
    此后,赵先生关掉了几个讨论政治话题的论坛,并试图联系国内有关部门,申请解除屏蔽。
    
    国务院侨办访问加拿大的人士也曾对赵先生表示,如果他能打听到是哪个部门屏蔽了他的网站,侨办可以帮助联络,做工作予以解除。
    
    赵先生先是打电话给中国公安部。公安部称,确实接到过有关蒙城华人网的举报,但公安部审查后认为,这个网站“可以接受”,并未予以屏蔽。赵先生又打给了信息产业部,对方也表示并不知情。
    
    打了一圈电话后,心灰意冷。赵先生向中国内地使馆人员陈情,由于蒙城华人网的广告客户全部在加拿大本地,因此中国内地的屏蔽造成的访问量减少对其商业利益毫无损害。但对于与家人分隔蒙特利尔、中国两地的留学生或是新移民们来说,却是重大打击,并多次来信诉苦。
    
    “希望不要割断亲情,这样不好,毕竟是个交流的平台。”赵先生如此诉说。此后,国内某有关部门在声称屏蔽与自己无关后说,任何一个省级部门,都有权屏蔽赵先生的网站。
    
    赵先生至此彻底死心,此后也不再限制论坛里有关政治的讨论。蒙城华人网近30个论坛中,如今保留了其中一个允许讨论各种政治观点。“不管了,删多了还得罪人,以后网友们不来了。”

    艰难的经营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成为继中国开始对海外网站屏蔽后,海外中文网站遭受的另一重大打击。
    
    在此之前,上述几乎所有海外中文网站都曾经被风险投资者看中并洽谈投资、收购。
    
    方舟子回忆,除了有人愿意投资,广告价格也比现在高许多。“新语丝”的广告收入除了支付服务器费用,还能给作者发稿费。
    
    2000年之后,广告迅速减少,一些长期合作的网站广告代理公司也倒闭消失。如今,“新语丝”的广告多为读者中的长期客户,又恢复到仅能维持服务器费用的水平。
    
    “新语丝”成为非营利性海外中文网站中运营最成功的代表。其他许多老牌网站,则靠捐助度日。
    
    2009年4月5日《华夏文摘》创刊18周年纪念文章中,再次呼吁读者捐助或是惠顾赞助商,以使其能够继续保持独立、非营利性,并长久保存所搜集的资料。
    
    《大参考》则早已停止更新,其页面上还保留着呼吁捐助的信息。“北京之春”、“自由中国”论坛等网站也在网页上寻求捐助。
    
    2001年前后,多维新闻网的经营显然也面临巨大的困难。根据赵小麟(多维前首席技术官)的回忆文章,因为财务紧张加上广告销售不良,全体管理层已是半薪,算是公司欠薪。甚至一度考虑遣散部分员工。通过软件改版,多维节约了服务器开销,但同时造成访问量下降20%。
    
    赵小麟称,多维的收入,原本是纯广告收入,仅能承担服务器的技术开销并加一个人工。直到另搞了一个电子商务网站,包括销售电话卡等业务,才有所改善。
    
    此间,管理层和投资方为融资进行过激烈争吵。为了融资,多维经历了长达半年的谈判,最终成功融资数百万美元。
    
    博讯则通过将成本降到最低以维持生存。韦石本人精通技术,他编写的博讯网的软件,使得网站的发稿、选稿、发邮件等众多功能都能自动完成,并省下了每年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所需的5—10万美元开销。
    
    而开放草根记者自由采访、自由发稿的模式,使得博讯的绝大部分采写工作是由网友义务完成的。
    
    如今,博讯从原先的韦石1人编辑,发展到拥有10名专业编辑,从草根记者发来的海量新闻中,挑选出一部分,进行编辑,或是进一步电话采访、核实。
    
    再加上租服务器的费用,博讯一年的开销约为十几万美元。韦石还经营一个与网站相关的产业(韦石按语:应该是“相关的工作、业务”可能电话采访没表达清楚),再加上少量广告,勉强维持网站运营。
    
    “能挣多少就花多少。总不能贷款吧,还不起。”韦石称,目前对网站的投入使他几乎无法对网站做任何改进。
    
    赵先生则深知商业性海外中文网站的艰难。在赵先生的行业里有句行话:“要么做老大,做老二都没戏。”
    
    由于海外办网站无需任何手续,起步阶段仅需少量租用空间的费用,海外中文网站多如牛毛。但一个地区能够成功吸引网友经常浏览,并吸引广告客户的,通常只有一个。
    
    一个网站从建立到拥有一定知名度,开始盈利,通常有3—5年“空窗期”。
    
    赵先生耐心地熬过了“空窗期”。更多的经营者则是见无利可图,就仅仅把网站挂在空间里,不再更新。赵在经营蒙城华人网的10年间,仅当地这样的中文网站就多达7、8个。
    
    另一些网站的经营者则一边经营网站,附带经营杂货铺、移民中介、旅行社、书店、贸易等各种行业。“最后你都弄不清他到底是开杂货铺的,还是办网站的了。”
    
    如今,赵先生成功地成为魁北克省最主要的门户网站的老板。赵的媒体工作室还创办了当地最大的中文报纸《蒙城华人报》。
    
    赵先生的网站和报纸成为当地针对华人的广告的首选投放媒体,并为他带来满意的收入。
    
    但其中网站带来的收入并不高,仅占约10%。赵相信,其他同类海外中文网站,收入也不会太高。曾经有台湾商人愿意投资蒙城华人网,被赵先生婉拒。网站收入太少,增长空间也有限,赵先生不想令客商失望。
    
    而在生存压力更大的美国,赵先生发现民间商业性中文网站比加拿大少得多。一位美国华人朋友告诉赵先生,即使在美国刷盘子,可能都比经营网站更轻松、收入更高。这使得许多美国中文用户不得不登陆“文学城”或是留园网的美国板块。
    
    作为海外商业化中文网站中仅有的几家“老大”中的领先者,“留园”的日子要好很多。官方的说法是:区域性网站“无论是网站规模,经营的规范程度,还是市场的影响力,拓展空间与留园网都不是在一个水平线上”。利用IP细分技术,“留园”得以将广告投放到各个不同的国家。由于财务稳健,“对外部资金的需求意愿并不高”,“留园”甚至一直拒绝外来资本入股、投资。
    
海外中文网站“漂白”

    
    多维网被于品海收购事件,博讯网进行了跟踪报道。在韦石看来,多维被内地资本收购,势必变得毫无特色,“这对其他海外中文网站来说,不是坏事”。至少对博讯来说,目前已然成为海外唯一与中国内地新闻网站保持巨大差异性的专业新闻网站。
    
    回首17年来,海外中文网站从最初与中国内地媒体截然不同、各种不同政见激烈碰撞的时代,已经悄然变得与被防火墙保护的内地互联网差异性越来越小。一些网站逐渐“漂白”,一些网站则彻底消失。
    
    持激烈反政府立场的《大参考》早已停止更新,大批民运网站则因为访问量太少,逐渐不为人知。全球访问量排名往往低至数十万名甚至200万名之外。
    
    争吵,曾经是海外中文网站最大的特点。只要有论坛的地方,极左、新左、右派、亲中派、亲共派、自由派、民运派、台湾派、香港派、“ “法轮功””等各种政治观点互相厮杀。几乎所有派别内部又能分出不同派系,仅台湾地区就能再分出深蓝、深绿、美丽岛派、新生代派等不同派别。民运派更是党派林立,“大总统”都有好几个。
    
    争吵的同时,各种不同政见者又得以就历次重大事件展开平等的大讨论,包括9.11事件、“法轮功”问题、杨澜吴征夫妇问题、台海关系问题等。
    
    但在多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对政治上的争吵失去了兴趣,甚至见吵就躲。争吵的质量也变得可疑:20年前就已经出国的人,对现在的中国内地已经不了解,其激烈批判的观点难免给人“时空倒流”之感。越来越多来自中国内地的新一代留学生、移民却往往心归中国内地,即使身在海外,看的还是国内的门户网站和电视,似乎与欧美语境主动隔绝。
    
    而一度充斥几乎所有华人论坛的“法轮功”势力,在2008年陈水扁下台后,势力大大削弱,嗓音弱了许多。
    
    另一方面,商业上的利益驱使海外各大中文网站开始自我审查,尽量避免极端政治言论,保持中立立场。向中国内地靠拢,成为大势所趋。
    
    “北美中文网”、“文学城”、“留园”等几乎所有的大型商业门户网站都被认为削减了批评中国的言论。一些版主被指责删帖只删一头,明显偏袒国内。
    
    “留园”拒绝极端敏感的政治、宗教话题发帖。对于屏蔽,留园则声称“对于此类因海内外文化和国情差异所产生的‘隔阂’,我们表示理解和尊重”。文学城则设置了敏感词,包含敏感词的博文无法上传。
    
    赵先生也曾关闭蒙城华人网的数个论坛,并将有关政治话题的讨论限制到最小的区域。赵先生称,他希望网友们多讨论“犀利哥”或是“凤姐”,但总会有人喜欢将话题引到政治上。
    
    赵先生的考虑是,作为门户网站,只有中立才能吸引最多的读者群。海外华人原本数量有限,再因为政见之争得罪某一群体,或是分中国内地、台湾、香港等不同区域,蛋糕就越分越小了。
    
    另一重要考虑是,有政治倾向的媒体包括网站,难以吸引广告客户。不论是被贴上“亲共媒体”,还是“极端反华媒体”的标签,都是致命的广告毒药。
    
    观察海外中文网站,广告成为鲜明指标。娱乐、社区服务类网站广告繁多,五花八门,布满了整个页面的两侧。“法轮功”网站“大纪元”几乎没有广告,“北京之春”、“泛蓝联盟”等政治色彩鲜明的网站完全没有广告。
    
    两大新闻网站中,多维新闻网首页仅有律所、保险公司、旅行社、日式煎饺等少量广告。博讯新闻网的两个网址中只有一个有少量广告。
    
    所有海外中文网站,几乎没有汽车、通讯、能源、现代医药甚至洗发水等生活用品的形象广告。市场决定了一切。即使是留园网这样首屈一指的海外中文网站,目前也无法染指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内地市场。
    
    “如果日后有机会进入内地市场的话,对于留园网肯定也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留园的官方说法称,目前仍定位于服务海外各国华人市场。
    
    “漂白”的不只是商业性网站,也包括新闻网站。多维新闻网在被收购之前,因为过多使用中国内地中新社、新华社的稿件而饱受批评。博讯也被认为对中国内地的批评收敛了很多。
    
    韦石发现政治倾向是柄双刃剑:一些投资者因此而远去。多年来,众多基金会、投资商与之商谈投资、资助、广告等业务,但始终没有谈成。
    
    有基金会要求博讯拿掉体育、娱乐等花边新闻,并对博讯网上出现的各种政治倾向中的一些表示不满。宗教团体则要求博讯宣传自己的宗教,并且不能容忍任何质疑和批评。
    
    但韦石希望博讯能够维持如今的独立立场,而不是受到改造。
    
    “不是我高尚,而是不想为了十几万美金让博讯更沉重,丢失访问量,这样损害的是整体价值。”
    
    西方大公司则对与中国有关的政治问题更加小心翼翼。曾经有两家公司主动找到博讯寻求合作。但在调查中发现博讯是中国政府不喜欢的网站后,纷纷中止合作。
    
    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实力的不断强大,类似海外中文网站生存空间反而不断缩小。
    
    韦石依然看好海外中文新闻网站的前景,他希望尽可能多地采写上层新闻或是综合性大新闻,以替换目前充斥版面的访民新闻。他的目标是令博讯成为专业的中文新闻网站,甚至上市。
    
    但博讯离专业新闻网站的距离依然很远。时常被批评报道不准确,描述不专业,甚至报道假消息。多维也曾经面临类似的批评。
    
    而被屏蔽在中国内地市场之外,注定两家网站几乎不可能获得足够支撑专业采编团队的庞大资金注入。
    
    2009年底,博讯的又一次商业合作计划谈判失败。低成本的山寨新闻风格不得不继续保持。
    
    环顾防火墙之外的海外中文网站,短期内尚无出现专业的全球性中文新闻网站的可能。这似乎是它们的宿命。 (Modified on 2010/4/0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网”抗议中文网站遭受黑客破坏性网络攻击
  • 工信部:有权吊销谷歌中文网站的执照
  • RFA:五中文网站联合抗议遭受恶意攻击
  • 美国之音:五个中文网站联合抗议遭攻击
  • 五中文网站关于网站受到恶意攻击的联合声明
  • 多家海外中文网站受攻击而瘫痪/RFA
  • 多家海外中文网站受攻击而瘫痪
  • 海外中文网站的“屏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