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的天气很干燥,昼长夜短,晚上七点多了天不黑,早上四点多天就亮了,来自南方的我难以适应,南北差距,让人倍感无奈。北京的太阳是炽白的,阳光照在身上火辣辣的,但是,它依旧照不亮隐在访民心中冷冰冰的黑暗。
    5月31日,漫长三天假期终于过去了。今天中央各信访部门恢复正常上班。
    我弟弟的冤情目前卡在福建省高院,按照法律程序,问题出在法院部门。进京上访我只揪住审判的法院和监督的人大。第一站的上访目标,首当其冲还是最高法接待室,走在重复多次的访线,丰台区幸福大街上走着的人们大都不幸福,这里留下的足迹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访民踩过的脚印。
    外沿大街百米外,新疆人和访民以前常聚集之地的水泥板和墙根上,都围起长长的警戒线,警戒线在夏风的吹拂下,上面标有的中文和英文的警察字标在眼前晃悠。这条警戒线绕了好几棵大小树木。在警戒线的另一端,靠近最高法接待室胡同口,停留几部北京警车,还有一部大面包警车,里面坐着的警察大都在打嗑睡,或斜靠着坐椅上养神,他们很疲惫。但是访民却一点都不会同情这种疲惫,因为这种疲惫是来自伤害访民的基础上。他们的疲惫用错地方,这样的疲惫不是因为除暴安良,而是打压受到不公对待的访民。
    走过警戒线,拐进胡同,来来往往的访民和截访看上去相安无事。这个小小胡同里停满了各省的截访车辆,在车辆的前面,是露宿大街访民的家园。他们随遇而安,各自忙活着。即使这个家破败不堪,却被心灵手巧的访民们收拾得井然有序。那位流浪大街13号二炮军嫂向我走来,我冲其一笑道:“现在睡在这儿,不会感到寒冷了吧”?她憨憨一笑:“是呀,身体暖和了,但心里却结着大冰块呢”!
    看着胖胖军嫂轻描淡写地形容自己的处境,那种超然,也缘于生活的常态,住在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访民,好似一个窗口可以透视全国各地悲剧性人物,他们看惯了人世间的沧桑,见多了悲惨事件,自己的遭遇却变得不再重要。
    今天是星期天,也是5月份最后一天的31号,来访人员不多,我很快领到表格。
    从最高法接待室出来后,我又匆匆地踏上人大、国办上访路程。过道的截访人员依然悠闲地转悠着,谈笑风生中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过往的访民。临近进入人大、国办接待室的大胡同口,有保安持着话筒在驱散聚集在门口的各省截访人员:“地方同志,地方同志,请往后退”。话筒所到之处,截访人员次第退去。
    依序过安检,领了今天的表格,揣进包里,再从包里拿出昨天填好的表格,绕了两个弯,到人大交表大厅,作了来访登记。
    炎炎烈阳下,我又在国办的领表窗口前排队,好不容易挨到我,抬头一看,在对的时间却遇上错的人,又是那位报复心很强的发表员,心想今天的努力又白费了。果然,等我将诉状从小窗口递进去,那发表员煞有介事看了看我的状件,面无表情地说:“找人大,最高法去”。
    多年等待和守候,多年的希望和失望,多年的遭遇踢皮球的经历,小小的打击和报复,算不了什么。俗话说:船到桥头自来直。我从包里拿出前三天领到的表格,寄了包,过了检,进了国办交表大厅站在四号窗口等待。今天四号窗口新增一位年青人,他看了表格,还把那本《酷刑下人间奇冤》翻了好几遍,指尖敲下许多字。这是我在国办交表大厅登记过程,看到为福建8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敲下最多字的工作人员,虽然我不知道他敲下的内容,但字键之下激活我心底那一丝丝的希望。那时,我从内心里感激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
    从国办大厅出来,一女性撕心裂肺的责备声让我停住匆匆的脚步。“这是什么社会,不让人说实话,我来上访,怎么就不让接谈,贪官腐败中央还管不管呀”。女访民越说越来劲,越说越激动,任由众保安劝导就不离开,无计可施的国办工作人员拿出一罐消毒的喷水器,在女访民脚跟边一直喷洒消毒液,女访民节节退让,最终无奈地离开。
    将近午时,炎炎夏日照着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肤被晒起一层层小疙瘩,痒痒的好难受,一刻也不想停留,马上回到旅馆。
    从国办出来返回途中看到几幕难忘的场景,从他们身上看到更多的不幸和伤害。人大接待室门外,保安正在驱赶一家三口呈“山”字型扛着没有红五星的大红旗来上访的访民,大人扛着,两小孩左右拥着;行至胡同口处,再次看到七八个身着军装的军警来京上访;行至陶然桥北处,另一个情景正悄然跃入眼帘,撞痛我的心。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三个小孩,自己左边脸似被火或硫酸之类烧毁,左眼眶里空洞洞的,裸露在外的眼帘红红的,看得让人心里堵得慌,是什么情景让一个好端端的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她怀着抱着一个约莫二三岁的小孩,身边还有两个约莫四五岁理着平头,让人分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小家伙,他们的身上穿着白色的状衣,状衣上面星星点点缀着这家人悲惨遭遇的墨迹。其中大一点的小孩子推着装着少得可怜的家当的简易拖车,跋涉在漫漫的进京上访路上。为记录这抹伤痕,征得那位母亲的同意,为他们不幸的命运留下几幅影照。
    2009.5.31 于北京旅馆中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国办工作人员用消毒的喷水驱逐声讨国办不义的女访民)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今天第二次看到穿警服上访的七八名年青人)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去人大、国办外沿大街的陶然桥上看到进京一家四口大小访民)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2009.6.1人大重访人员登记表)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2009.6.1国办来访人员登记表)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2009.6.1最高法来访人员登记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告破”背后的黑幕:蒙冤者及其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二封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2009.4.10“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福建省城上访记(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两会进京上访登记表格目录(图)
  • 2009——进京心路(一)/福清纪委爆炸案冤案家属吴华英
  • 福清纪委爆炸冤案家属给省人大的公开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回顾2008年艰难的历程(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我是怎样成了“非法买卖爆炸物品”/杜捷生(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27日去省城继续向高层伸冤(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杜捷生遭七年枉判“刑满”释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一封信(图)
  • 宁坐牢 也要说——之“福清纪委爆炸案”/杨智敏 (图)
  • 手机引出的惊人话题-------之“福清纪委爆炸案”(图)
  • 福清纪委爆炸:最牛刑讯逼供“经典”语录(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一个“死囚”的泣控》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刻骨铭心的9•14(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福建“6.24”福清纪委爆炸案审理情况反映(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驻日大使崔天凯状件(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致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五封信(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纵坐牢 也要说/杨智敏
  •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