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亲属
    
    2009年5月15省城上访记,悲伤中的忍耐。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身陷冤狱长达八年的吴昌龙姐姐吴华英,又来到省城福州上访,这是2009年以来第5次向省人大、省检、省委、省高院信访部门(省院此次用邮寄)呈状。
    
    8年来,此案的蒙冤亲属坚持不懈向福建省有关信访部门乃至省委主要领导等呈状。似水流年里,不变的是冤情。二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悲伤和失望充斥着五个家庭,他们用不停的脚步来诉说似海冤情,家人的努力依然未能改变不堪的命运,残酷的现状告诉他们,除了面对问题,坚持走下去,别无选择。虽然蒙冤亲属在权力机构的钢筋水泥地上收获不了播下的希望,但却在互联星空留下串串脚印,每一串的脚印里都留下社会正义人士的声援和蒙冤的五个家庭八年来血泪控诉的痕迹。
    
    15日早上,吴华英又来到了福建省人大信访接待室,她向工作人员呈上《200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第5次致省人大冤状件,不一会儿工作人员递给吴华英一张闽人大(2009)转字第741号的《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回执单》,让当事人直接与福建省人民法院联系。
    
    从省人大出来,吴华英又转道到福建省检察院信访接待室,呈上题为《如此严重超羁超审 省检岂能置若罔闻》,工作人员只做了简单的登记,不给回执单。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在省检接待室里很意外遇到一个诉求者,对方的诉求内容虽在吴华英意料之中,但其承受的压力却是吴华英想像不到的。在对方哭诉过程,吴华英已提醒在场四位省检工作人员记录在案,向倪英达检察长汇报诉求的心声,吴华英也会形文向省委有关方呈状。
    
    11点许,吴华英来到了福建省委信访接待室,工作人员爱莫能助道:这个案子太大了,福建没权管。吴华英愤慨道:案件再大也大不过事实和法律。想当年,福建省公安厅长牛纪刚时任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时,飞扬跋扈,恃权压法。2004年11月28日第二次庭审刚刚结束,冤案制造者牛纪刚就指令福州市检察官连夜奔赴到闽清县和连江县看守所,去威胁利诱杜捷生和谈敏华道:你只要承认了,他们会向法院求情,关多久判多久,要不然这次会判得很重,关到你哭为止,也没人理你;指令福州中院要作有罪的判决,亲自坐镇大法庭之上小阁楼掌控着审理过程;指令福州司法局通过律协向律师事务所和本案辩护律师施压:法庭上,不要说不该说的话,这个案子领导一定要拿下,辩得再好也没用的,你就让它过去吧,还是留着到省高院再说吧;还指令福州中院剥夺了林洪楠律师和辩护资格。那时,牛纪刚书记一长代四长指令要作有罪判决,福州市压得了的案件,福建省怎么就没权管了?
    
    值得一提的题外话:福州市检察院那位听话的吴仰晗检察官,几次窜到连江看守所恐吓江西民工谈敏华,逼迫谈敏华要做有罪供述。如今吴仰晗检察官已如愿以偿地当上罗源县检察长。像这样没有是非,黑白不分的检察长,在她心里只要自己能升官发财,哪管百姓死活。领导一发话,事实真相靠边站的罗源县吴检察长,你的到来,不知对罗源县的百姓而言,是幸还是不幸?
    
    由于时间的关系,备呈福建省高院题目为《冤情似海深 拖压为那般》的状件,只好以邮递的方式寄给了福建省高院。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

    
    附件一
    
    200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第五次致省人大冤状件
    
    福建省人大信访局暨请转卢展工主任:
    
    八年前,发生在福清市的纪委爆炸案,是一起异常蹊跷、全国罕见、备受国内外关注的大案,既称“告破”,依法本当从重从快审结。然而,因查办严重离谱,该错案在权势掌控下拖了七年多仍悬而未决。实在是福建司法的一大怪事。
    
    实因有法不依,明知故犯。当年侦查机关凭怀疑和推断,没有证据就恣意抓人,其中最长者达103天;把残酷的刑讯逼供谎称是“依法办案”,说是“监视居住”,六个无辜者就是在这种种由暴力加谎言混合而成的恐怖行为下,成了这起爆炸案的“疑犯”。
    
    人们普知,通过非法程序获取的有罪供述,法律界喻之为“毒树之果”,绝不能成为呈堂证供的判案依据。但是,福州市中院即使面对各被告人撕心裂肺的喊冤叫屈,当庭出示身上累累伤痕的惨状,乃至全案八位律师一致的无罪辩护,均置若罔闻。庭审后,案情漏洞百出,又一拖再拖,拖了整整两年,又经督办者一再补侦,全案依然无一个实证,却在爆炸案最重要的电雷管来源都子虚乌有的情况下,竟强行判处陈科云、吴昌龙等五人死缓至三年徒刑的判决,导致了新的天方夜谭。犹为荒唐的是,福州市中院对省高院撤销判决发回重审,提出诸多的问题与矛盾、在无法补侦的窘境下,那个督办者继续顽固指令维持原来的枉判,市中院居然把原判决无罪、已经释放近两年的王小刚,仍作为爆炸案电雷管的提供者写在重审的判决书上,实荒谬至极。
    
    多年来,人们对“福清纪委爆炸案”“成功告破”的质疑声此起彼伏;国内外新闻媒体如:福建日报社《内参》、《亚洲周刊》、《中国青年报》和首都的《了望东方周刊》都先后一再对冤情作了报道。期间,福建省高院在2003年7月和2004年1月两次进行督查,作出了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根本不能成立”的督查结论。2004年12月上诉后,省高院与省检主要领导带队共同进行审议(未通知辩方律师)。公开达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终审裁定。
    
    
    
    累累事实表明,福建省高院对这起案件的是非曲直早就昭然若揭。但由于司法腐败与长官意志作祟,2006年10日再次上诉省高院至今已长达两年七个月了,福建省高院既不公开开庭审理,又不依法判决终结此案。如此知法违法,福建省高院到底为何?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徇私枉法的现象还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对照本案,司法不公的事实极其典型!
    
    
    
    八年来,我们月月年年不间断向省人大申告冤情,希望依法予以监督,可是,时至今日长达近八年,案件被压着不决。我们再次强烈要求省人大切实负起应有的监督之责,对这起备受怵目,影响波及国内外,已造成严重超期羁押的大冤案,有个回归公正的说法。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谢 清 谈敏华 杜捷生
    
     陈科斌 陈美珠 陈 炜
    
     吴玉堂 周洪玉 吴华英
    
     杜雪贞 谈军华 王小刚
    
    2009年5月15日
    
    
    
    联系地址:福清市宏路镇周店村 陈科斌 0591—85387179
    
    联系地址:福清市清展花园1号楼601室 吴华英 0591—85273696
    
    
    
    
    
    附件二
    
    如此严重超羁超审 省检岂能置若罔闻
    
    “福清纪委爆炸案”八年不决
    
    
    
    省检察院信访办暨请转倪英达检察长:
    
    
    
    4月10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在2009年第四次到省检信访办上访,并呈送相关诉状,向工作人员索要反馈意见时,却说:正在协调中。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你们协调的结果是什么?本着公民还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冒昧请问:对此案存在严重的超期羁押和刑讯逼供等问题,省检察院负起监督职责了吗?又都做了那些工作?8年来,我们没少到省检察上访呈状,至今悬而未决,希望给个知情权,也让我们明白,问题卡在哪里?
    
    
    
    八年前,福清发生的纪委爆炸案件,性质恶劣,全国罕见,依法当从严从快审结。可是,案件宣称“告破”后,不但没有如公安机关及某些当权者所预想的那样“从重从快”,而是在长达七年多的时间里,不惜耗费巨大司法资源,动用一切手段,反复对“证据”进行修补,不但无法填堵案件的漏洞,而且越补越漏,爆炸案连最起码的电雷管的来源和提供者都子虚乌有。实在是司法之怪事。
    
    
    
    毒树结不出无毒之果。侦查机关大肆践踏刑事办案程序,听信诬告,无任何证据,凭怀疑和推断即对嫌疑人实施武装密捕,以“监视居住”为名,手铐脚镣加身,秘密关押在私设的多个办案点(最长达103天),为刑讯逼供提供方便。逼取口供后,凭供逐个抓人,如法炮制,使案件“成形”后,即对外宣称案件“告破”。为使假案成真,又迫不及待通过新闻媒体的大肆渲染以推波助澜。在这种种由暴力加谎言混合而成的恐怖行为下,六个无辜者就这样成了这起爆炸案的|“疑犯”。
    
    
    
    谎言掩盖不了真相。受长官意志所左右,福州中院顶着诸多的问题先后两次强行判爆炸案罪名成立。但是,只要看重审时,将该院自己判决无罪已经释放了近两年的王小刚仍把他作为爆炸案电雷管的提供者加以指控并写在福州中院(2006)榕刑初字第6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上,就足以看出案件造假到了何等荒唐的地步!
    
    
    
    由于此案“告破”质疑声不断,福建省高院于2003年7月和2004年1月两次作了明确的督查意见。上诉后,2005年10月在省检察院的参与下,再次作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终审裁定。事实表明,福建省高院对此案的是非曲直早就昭然若揭。可是,2006年10月再次上诉至今已过了两年零七个月,福建省高院压而未决,福建省检也充耳不闻。
    
    对此案惨烈刑讯逼供以及严重超期羁押等问题,几年来,我们反复向检察机关申告,希望能依法监督,但,始终无人理睬。
    
    
    
    去年11月30日,倪检察长在省人大常委会第6次会议上就清理超期羁押工作情况的报告表明:“依法对刑事羁押期限实行监督,防止和纠正超期羁押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职权”。还明确指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超出法定期限予以羁押的行为,是严重侵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妨碍司法公正与效率的行为”。对照现实,就我们亲人的遭遇,对省检的工作报告,作为蒙冤亲属的我们感慨万端。
    
    
    
    检察院是国家刑事检控机构,同时又是法律监督机构,享有对法院及公安部门的监督权。“福清纪委爆炸案”是一起破天荒的大假案,久拖近八年仍不决,实在荒诞。我们强烈要求福建省检察院切切实实负起应有监督之责,督促福建省高院根据“无罪坚决放人”之规定,尽快依法宣告“福清纪委爆炸案”所有被告无罪、立即释放,还蒙冤者一个迟到的公正!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和亲属:谢 清、谈敏华、杜捷生
    
     陈 炜、陈科斌、陈美珠
    
     吴玉堂、周洪玉、吴华英
    
     杜雪贞、谈军华、谢建枝
    
     2009年5月15日
    
    
    
    
    
    附件三
    
    严重超羁超审的“福清纪委爆炸案”八年仍未决
    
    敬请省委信访办负起监督职责
    
    
    
    八年前,福清市纪委发生爆炸案,疑团滚滚。纪委司机星期日在家中接到领导的传呼来到单位,触动一预置的爆炸物,当场被炸身亡。侦查中,对打传呼者讳莫如深的同时,爆炸现场原有的监控探头神秘“失踪”至今秘而不宣。六名无辜者惨遭酷刑相继屈招成为替罪羊。审判机关明知冤案却任司法审判地方化以及强势力的法外干扰,致案件长达八年至今未决。
    
    
    
    致福建省委信访办暨请转省政法委:
    
    
    
    我们是福建省福清市“纪委爆炸案”部分蒙冤者及其亲属。
    
    
    
    今年4月10日,我们到过省委信访办呈了一份状件。实因冤深似海,八年状告无果,苦不堪言。再呈此状,敬请省政法委秉公持正,为民伸冤。为供审视,再扼陈案况如下:
    
    
    
    2001年6月24日(星期日),福清市(县级)纪委司机吴章雄在家中接到领导的传呼来到单位,触动一放置在信访室门口的爆炸物,当场被炸身亡。
    
    
    
    纪委爆炸案,全国罕见。省厅挂牌督办,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刑侦)的牛纪刚专办此案。破案专案组制定了十条“侦查措施”,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拉网式的大排查,凡被怀疑者即被传讯,搞得风声鹤唳。但是,“措施”中只字未提对打传呼者进行排查,而且对爆炸现场原设有监控装置的神秘“失踪”至今秘而不宣。
    
    
    
    经一个月折腾无果后,这时,有福清市中福公司会计陈奋真为泄私愤,乘机举报公司经理陈科云受纪委处分(党内严重警告)心怀不满,公司司机吴昌龙与陈科云关系密切,共同密谋实施爆炸。
    
    
    
    2001年7月27日,吴昌龙遭秘密逮捕,作为破案的“突破口”,关押在福清市戒毒所、刑侦队三楼的办公室、安全局怡静园等多个办案点,逼吴交待与陈科云如何搞爆炸。吴一再喊冤,辩解自己与案件无关,被关押了50多天仍无口供。9月13日,在同样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抓捕了陈科云及其妻子谢清。专案组分成多个小组,不分昼夜,轮番上阵对吴昌龙、陈科云展开猛烈攻势,终因酷刑难熬,吴昌龙经自杀未遂,于9月18日供述是陈科云搞的爆炸。这时专案组加大了对陈科云的刑讯力度,处在生不如死的悲惨境地,9月23日,陈科云也胡乱招供。此时的吴昌龙已身不由己,只能顺着竹竿爬。供说爆炸物来源于其已离婚的原姐夫杜捷生。警方连夜抓了杜捷生,如法炮制,杜供说炸药、雷管来源于在福州打工的江西民工谈敏华。又因爆炸使用的是电雷管,杜又供说电雷管来源于四川人王小刚,王当时不在福州便称“批捕在逃”。随即,于11月7日案件称告破。此时,吴昌龙、陈科云分别被秘密关押了103天和56天,才由所谓“监视居住”转为刑事拘留关进看守所。
    
    
    
    11月17日,《福清时报》率先刊登爆炸案“告破”新闻,随后各媒体纷纷向国内外报道《福清纪委爆炸案成功告破》新闻。12月5日,福清公安局关于《吴承奋同志呈报个人二等功事迹材料》呈报省公安厅(后被退回)。随后,福清纪委大摆庆功宴、发资金、安排到武夷山旅游,嘉奖专案组人员。
    
    
    
    2002年1月,案件移交起诉,福清纪委有领导对福清检察院办案人员发话:谁对案件有不同看法,请到纪委谈。福清检察院对陈科云、吴昌龙等人身上的伤痕(在“报送意见书”中)以“暂时无法认定”,声称只能当“二传手”转给了福州市检察院。
    
    
    
    还须提及的是,2004年4月15日,我们把知情者提供的有关真凶信息和部分物证,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冯总队长听了我们的情况反映和录音等相关材料,经请示后,以“已告破”为由,拒绝了我们立案侦查的请求。
    
    
    
    2002年7月下旬,福州市检察院履行了两次“退补”后,把案件推上法庭。2002年11月28日,福州中院在戒备森严中开庭,法庭上被告人撕心裂肺的喊冤叫屈声,当庭出示身上的累累伤痕,八位律师一致作无罪辩护。庭审后,福州中院拖了将近两年的2004年9月,此时已是福州市公安局长兼市政法委书记的牛纪刚对《亚洲周刊》记者说,“该案子确实办得比较粗糙,但我认为它不是一个冤案”。并表示:“一定要拿下这个案子”。在案件已经严重超期羁押的情况,亲自组织指挥市公、检、法三家联手重办此案,两个月后的12月25日,就在法院通知律师于29日开庭时,福州市公安局刑警突然对陈科云和吴昌龙委托的三位律师进行了传唤,对不断控告的被告亲属进行刑事传唤。29日,福州中院第二次开庭,牛纪刚亲临现场,在大法庭的阁楼上指挥庭审,不时通过法警向审判长递条子,对被告人喊冤叫屈无动于衷。12月1日,福州市中院强行判决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谢清五人死缓、十年、三年徒刑。
    
    
    
    一审判决后的第十天(12月10日)夜里,福州中院法官来到看守所,对几天前还在被指控为爆炸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宣布无罪释放。
    
    
    
    2004年12月上旬,案件上诉二审法院。曾经两次作出明确督查意见的福建省高院,在省检察院领导的参与下,再次作出了“所有被告均不构成犯罪”的审议结论。可是省高院并没有依法作出判决,终结此案,为了回避矛盾,作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福州中院判决,发回重审”的载定。
    
    
    
    案件又回到牛纪刚掌控的福州市中院,牛公然以 “一长代四长”(公、检、法、司),指令司法局强行剥夺陈科云委托律师的辩护资格。福州公安局刑侦把曾经受两级法院委托对爆炸的炸药量作出至少需要600克以上的鉴定结论(吴的口供只有75克)的福建省工程爆破协会的两位专家以“伪证罪”关押了37天。法院为此还开了半个小时的庭,在没有任何专家到庭的情况下,单方面撤销原有鉴定结论。为此,牛不远万里请来了所谓的专家,在松软的草地上试验,作出了爆炸炸药为150克的鉴定结论,以期达到与吴昌龙的口供吻合的目的。
    
    
    
    2006年10月10日,福州中院在提出九个问题无法补侦的情况下,重审维持原来的判决。荒诞的是,在(2006)榕刑初字第67号《判决书》中,公诉机关指控为爆炸案提出电雷管的依然还是已经无罪释放了近两年的王小刚。判决后第三天,主审法院通知陈科云的儿子领取判决书(律师们对法院的枉判拒绝出庭)时,无奈地说:‘其实,我也很想和上面的领导坐下来好好分析案情,可哪个领导愿意听?”长官意志的猖獗由此可见一斑。
    
    
    
    2006年10月案件再次上诉。刑诉法明确规定:上诉案件一般应在一个月内审结,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而今,两年六个月过去了,福建省高院不开庭,不结案。2007年4月,全国人大侨务执法大检查莅闽,对这起在2006年已被列入涉侨督查案件,福建省高院何鸣副院长向检查组汇报时,声称“疑难复杂”的同时,又直言“因影响较广,暂不宜结案”。
    
    
    
    造假者的善于弄虚作假,虚报战功,媚上压下,博得上级的赏识而不断高升。牛纪刚也如愿以偿地登上公安厅长的宝座,有更大的权力。案件的久拖不决也急坏了始作俑者。死者吴章雄的妻子,在得到福清纪委筹集给的一大笔钱后,任由摆布,四处告状:“就是陈科云、吴昌龙搞的爆炸|”,“陈科云、吴昌龙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地方当局的“政绩观”以及所谓的“地方形象”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正是这种种来自法外的强势干扰,以及司法审判的地方化,使得对此案的是非曲直早就昭然若揭的福建省高院,对案件久拖而“不宜结案”。对案件至今仍拖而不决。
    
    
    
    我们希望省政法委给予高度重视,这起蹊蹺的“福清纪委爆炸案”背后的黑幕,只要查办动真格,很快便会水落石出。
    
    
    
    此谨呈!
    
    附件:福建省高院《裁定书》
    
     福建日报《内参》
    
     瞭望东方周刊《“福清纪委爆炸案”七年不决》
    
    
    
     蒙冤者及亲属:谢 清 谈敏华 杜捷生
    
     陈科斌 陈美珠 陈 炜
    
     吴玉堂 周洪玉 吴华英
    
     杜雪贞 谈军华 王小刚
    
     2009年5月15日
    
    
    
    联系地址:福清市宏路镇周店村 陈科斌 0591—85387179
    
    联系地址:福清市清展花园1号楼601室 吴华英 0591—85273696
    
    
    
    
    
    附件四
    
    冤情似海深 拖压为那般
    
    八年不决“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再致省高院
    
    第(22)份
    
    致福建省高院马新岚院长:
    
    
    
    为“福清纪委爆炸案”六个无辜者蒙受奇冤事,8年来,我们在反复向贵院呈诉件的过程中,也较清楚地知悉福建省高院对此案的态度和主张,既有宽怀之处,也有对二审法院一再超审限、久拖不决而深感遗憾。仅从去年九月份起,在我们的上访中曾多次被告知,案件已被摆上桌面,并会公开开庭审结此案。然而,在我们苦苦地等待中,几个月又过去了,依然是此冤绵绵无绝期。
    
    
    
    这起由福州市公、检、法三家联手一条龙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骇世大冤案,无须再对其中的乱象与荒诞作过多的揭示,只要看福州中院重审此案,把已经无罪释放的王小刚,仍作为爆炸案最关键的电雷管的提供者白纸黑字写在(2006)榕刑初字第6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上,就足以窥此案造假到了何等荒诞的地步!
    
    
    
    必须指出,福建省高院早在2003年7月和2004年1月两次奉命督查,作出了明确的督查意见。2004年12月案件上诉后,院长亲自阅卷,2005年10月还在省检主要领导的参与审议,明确作出该案“所有被告均不构成犯罪”的审议结论。办案法官还安慰被告人说:“快了,问题很快会解决。”我们翘首期盼福建省高院对这起已拖四年多的案件能依法终审结案。孰料,省高院为回避矛盾,在2006年1月下旬,案件却被退回让福州中院重审,从而对蒙冤者造成了再次的伤害。
    
    
    
    2006年10月,案件再次上诉后,对真相已昭然若揭的福建省高院,对已经严重超期羁押的案件,并非根据两高一部关于“有罪依法宣判,无罪坚决放人”之规定,尽快依法终审结案。想不到这一拖又是两年七个月了,至今仍悬而未决。
    
    
    
    冤案的制造者和参与者为了自身利益,不遗余力地给二审的纠错设置重重障碍。多年苦难经历的我们深切地感到这并不奇怪。但,我们坚信,再强大的权力,它也改变不了最弱小的事实。压案压不掉冤情真相,背着包袱前进,只能越背越重。
    
    
    
    这起比窦娥还冤的大冤案,致使清白的人蒙受了长达七年多的牢狱之灾。我们希望福建省高院的领导和法官们,恪守事实和法律,以您们的良知为无辜者主持公道。
    
    最高法王胜俊院长说过:司法“不要搞神秘化”,“要以看得见,听得懂的方式保证司法公正”。此案备受社会注目,希望福建省高院更应以看得见,听得懂方式,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根据“无罪坚决放人”之规定,依法宣告“福清纪委爆炸案”所有被告无罪,立即释放!
    
    谨呈!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 同具
    
     2009年5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清纪委爆炸案”“告破”背后的黑幕:蒙冤者及其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二封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2009.4.10“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福建省城上访记(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两会进京上访登记表格目录(图)
  • 2009——进京心路(一)/福清纪委爆炸案冤案家属吴华英
  • 福清纪委爆炸冤案家属给省人大的公开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回顾2008年艰难的历程(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我是怎样成了“非法买卖爆炸物品”/杜捷生(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27日去省城继续向高层伸冤(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杜捷生遭七年枉判“刑满”释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一封信(图)
  • 宁坐牢 也要说——之“福清纪委爆炸案”/杨智敏 (图)
  • 手机引出的惊人话题-------之“福清纪委爆炸案”(图)
  • 福清纪委爆炸:最牛刑讯逼供“经典”语录(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一个“死囚”的泣控》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刻骨铭心的9•14(图)
  • 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被非法监视居住
  • 再揭“福清纪委爆炸案成功告破”的谎言——致福建省政法委书记鲍绍坤的公开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福建“6.24”福清纪委爆炸案审理情况反映(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驻日大使崔天凯状件(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致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五封信(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纵坐牢 也要说/杨智敏
  •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