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2009——进京心路(一)/福清纪委爆炸案冤案家属吴华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名叫吴华英,系8年不决“福清纪委爆炸案”身陷冤狱者吴昌龙的姐姐。
     今天是2月12日。
     距离全国“两会”还有20多天。昨天上街就看到福清市融城派出所贴出公安大走访的大幅宣传横幅。 (博讯 boxun.com)
    
     经过8年上访,经验告诉我,融城派出所的大走访,肯定跟往年一样,只是例行公事,用来安抚一下访民,劝访民不要进京上访,以减轻当地截访压力。 “福清纪委爆炸案”在福建省明知有冤,都难以处理,只是拖延着、耗着,凭一个福清市的行政资源,办事要看多少上级脸色,它有什么资源和胆量解决?何况从根本上福清当局更不愿看到此冤案得到澄清,为掩盖爆炸黑幕,福清相关部门参与制造了这么一起伤天害理的纪委机关爆炸案中案,把我弟弟吴昌龙等人作为替罪羊,而放纵了真凶。这件“皇帝新装”,在福清乃至福建已是公开的秘密。
    鉴于每年“两会”,全国到处戒备森严,为防进京上访受阻,我事先整理好了行李物品及上访材料,托人带出自己居住的清展花园小区。先到亲朋好友家暂住一夜,为明天顺利北上作好准备。
    随着“两会”临近,全国各地不时出现访民被“失踪”的消息,为此,有好友屡次提醒我慎行。说句心里话,一提到要进京上访,我的心情就陡然沉重,也很害怕。害怕在北京上访部门窗口漫长的等待,害怕见到那些临时工执政的脸色,害怕见到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神和那一张张历经沧桑的脸,害怕看到那一个个衣衫褴褛的访民。他们的今天似乎就是我的明天。我不敢再往下想,我也害怕想到残酷的现状会影响我前行的脚步。但停步不走,就意味着我要放弃希望,虽然这希望是如此的渺茫。我一次次迈着沉重的脚步,带着贫瘠的希望,我只想要回原本属于我家人的清白和自由,这希望如此卑微,实现起来却如此艰辛!祖国呀,我不想做永无止境的状告人,公民的希望难道不是国家的希望?我希望从每一个个案开始,让看得见的正义普降到正经受着不公正待遇的弱者身上,因为一个有希望的国家不应该让遵纪守法的公民一再对法治环境的感到绝望。
    
     2月13日
     13日下午,一位在北京上访已一个多月的闽籍访民打来电话,问福建方面对今年上访有何新举措,他说北京那边相关部门比起年底的戒备森严态势,松动了许多,最高法接待室门口不再有截访人员比上访人员还多的怪象,这种局面的扭转和改变,据说跟上次最高法发生血案,引起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重视,并作出指示有关。有位中央干部很关心这位访民的问题,对他说:中央正下决心抓紧解决一部分历史遗留的积案,他的案子就属于历史遗留的积案。他已经持续上访20多年了。该访民对那位中央干部的慰藉有自己的看法。上面政策好像一直都很好,但具体实施过程,又如何有具体的实践检验?该访民认为,访民所处的危机四伏的生存环境已经是社会常态。每年都能看到希望,今年是否还会失望?
     听了以上北京信息,我揣着喜忧参半的心情,迈着沉重的脚步,又踏上貌似正在改观的法治之路,心中希翼着通过再一次的努力向正义的彼岸挪近。
     坐在拥挤的火车上,心里却又一片茫然,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漫长。黑夜降临,幽暗的车厢使今夜显得更加漫长。火车厢里,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好像散架似的。那些苦难的记忆一次次在我的脑海里闪动:8年前,“福清纪委爆炸案”专案组成员几天几夜地令弟弟吴昌龙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双臂平举,采用种种酷刑折磨,几天夜里都不许合眼,不得一次一次地按专案组的要求编制口供。公安人员分三班人马轮流看着,只要弟弟稍一闭眼就会迎来如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当这一幕幕重现我眼前时,我倍感惭愧上诉久拖不决,上访变成伸冤的唯一途径,自己如今的煎熬比起弟弟的当年遭遇那算得了什么?
     此时,我身边坐着一位跑营销的江西女士,她的年龄与我相仿,也许是同龄的缘故,一路上,我们一路漫谈,在她的经历和见闻中,我看到又一个觉醒的公民。日后有空,我一定要把与她的对话记录下来。这个旅途也因了这个插曲,显得轻松了一些。
    2月14日

    北京上访中的福建20年访民魏英照片
    
    
    三个小时换来一杯开水 20年诉求却讨不回一个小小的公道
     春运虽已近尾声,但火车上的拥挤却一点不减。一路上南来北往的乘客把狭小的火车过道挤得水泄不通,连洗漱的地方也被旅客占用了。看到许多站立的旅客,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有位可坐,他们有的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昨天有位80岁高龄的老阿婆,一路上,只见阿婆不断搓着双膝和小腿,不断因疼痛不适发出轻声呻吟。坐在对面的我很想和她聊聊天,也好打发时间,分散旅途的疲惫,遗憾的是,阿婆只会讲我听不懂的方言,我的普通话阿婆也听不懂,我们彼此只能以微笑来传递相互之间无言的祝福。
     我和同行的姐妹一边看着窗外飞逝而过泛着绿意的田野和一幢幢高低不平的房屋,一边漫无边际地聊着,不知不觉中我又回到一直坚持上访的话题中来。魏英说:这次来北京原准备添置一些日常用品,比如洗衣机、电饭煲之类,也好为自己20多年因要讨回公道,把在家里作为母亲和妻子的缺失,做一些弥补,可是看看眼前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只能放弃原来的计划,只好自己安慰自己道:以前没有这些电器,日子不也过得好好的?当她说出这些话时,心里肯定比谁都难受。这些天伦之乐,用什么代价可以买回来?
    放弃物质只为坚持信念。魏英姐舍不得添置电器的费用都耗在上访行程和整理材料上,即使所耗费的精力、财力、努力无法落到实处,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走在这条看得见光明却找不到出路的茫茫上访路上。从她身上可以看到那些在社会底层的弱者,哪怕生活再困窘,也要追求个人的清白,追求作为公民的人格尊严。也是这种坚定的信念,让她坚持了20年。
    听着魏英的话,我也发现自己身上微妙的转变。30岁前,我在正常的生活轨道里为让自己过上小资生活的目标忙碌着。2001年,当我刚才不幸的婚姻围城突围出来后,想自我调整,重新在社会上寻找立足点,不料,祸从天降。3个多月后,弟弟吴昌龙遭遇酷刑,蒙受奇冤,从此,命运使我踏上漫漫的上访路,这一访就是8个年头,至今我仍看不到云散天开的迹象。
    刚开始,去北京上访,我还可以买张硬卧。在输不起,赢不到,更耗不起的8年中,于困境中变得务实。进京上访只要有张坐票能顺利到达,也会感到满足。虽然结果不是我们所能考量的,我们没有乐观的现实,但我们也不愿意步入悲观的地狱。寻求正义的过程是如此的漫长,我们自己会依靠回忆,靠一些美好的回忆支撑着,走下去。让这条路,不再像有的朋友说的:一想要去北京上访两腿就抽搐。
     以前对北京的一切仅停留在儿时对天安门的向往,而今的北京是我为弟弟吴昌龙蒙冤案8年,久拖不决的畏途。北京在我的脑海只定格在一张张沧桑的脸,一双双无助的眼神,一个个衣裳褴褛的访民,从他们身上,我仿佛看到将来的自己。
     晚六点,魏英说去打开水,过了一个小时,火车已经过两站了,仍不见人返,我的心情开始忐忑不安 ,情急之下又找不到她新换的手机号码(为防行程遭监控,临时换上新号),只好先联系在福建的家人,让他们跟魏英打个电话,问明原由。半个小时过去了,福建也没消息,魏英依旧未返,我焦急万分,想起去年进京上访,同行的林福武先生因手机被监控,途中,列车广播就不停呼叫他的名字。在北京一下火车,被赶来的当地截访人员围住,好在林先生是香港居民,据理力争下终于脱身。魏英会不会在其他车厢撞上当地截访人员,被强制带离,或者是因长期上访,体力不支晕倒在某个车厢或洗手间里?我不敢往下想,交待对面旅客照看行礼后,循着魏英打开水的方向一节节车厢往下找,过了3节车厢仍不见其人,慌乱中,我拽住身边路过的列车员询问:跟我同来的人,去打开水快两个小时了,还不见人回来,应该怎么办?列车员看到我那焦急的神态,笑着安慰道:“没事的,一个大活人,也许是吃饭去了,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的”,建议我到前面13号车厢,那里有开水炉,到那儿再找找看。果然,在13号车厢里,我看到正在排队拿开水的魏英,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魏英让我赶快返回看住她的背包,旅差费都在里面呢。
     魏英回来时,我看了一下时间,一杯开水竟然用了3个小时。而只要在列车员那里花五元钱,买碗方便面,就可免费得到开水。魏英因此跟他们理论,你们拿了工资,我们花了钱,列车就该无偿提供开水,开水不可卖钱。魏英的质问使列车员有点难堪,恐吓道:你再说,我就不给你开水,那么多的人都没意见,不吭气,就你一人瞎嚷嚷。其实魏英就是因为事事要讲道理,对不合理事物敢于说不。她的公民意识的觉醒,是用20年上访磨难换来。我们这社会难道不就是因为太缺少像魏英这样勇于说出真话的人,才纵容了那此制造不公平现象的公仆吗?
     魏英用了3个小时换来一杯开水,用整整20年时间却讨不回一个小小的公道,她从满头青丝的26岁上访到鬓角发白的46岁。假如她把精力充沛的20年放在创业上,凭着她的执着,得到的物质回报会是多少?但生性倔强的她,在崎岖不平的上访路上竟然跋涉了20年,还在继续着。这期间,政府由不作为到乱作为,对持续上访进行了打击报服,被判过两年刑,进过精神病院,拘留传唤对其而言更是家常便饭,她所受的伤害,远远超过案件本身。小委屈折腾成了大冤屈,其中的心理历程又有谁能够体会?
    2月15日,我们顺利到达目的地——北京
    
    2009.2.15写于北京旅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2/2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9—进京心路(二)/心尘(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