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博讯2007年5月18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 (博讯 boxun.com)

    
    *李鋭之女李南央编著三本家事书*
    
     前面报道了老共产党人李鋭先生九十寿辰之际,她的女儿李南央编辑出版了《云天孤雁待春还――李鋭1975-1979年家信集》一书作为给父亲的生日贺礼。
     近日由美国溪流出版社出版的这部书,是李南央编著的第三部关于家事的书。
     早在2003年5月,香港《开放》杂志社出版了李南央著《我有这样一个母亲》。2005年1月,香港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又出版了李南央编辑的《父母昨日书――李鋭、范元甄1938年-1960年通信、日记集》(上、下两卷本)。
    
    * 李鋭简介 *
    
     李锐先生原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共中央委员。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他曾经担任过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兼职秘书。1959年李鋭先生在中共“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反党分子”,送“北大荒”一年半。文革中又被关进秦城监狱八年,后送安徽磨子潭软禁劳动。文革结束后复出,现在已经离休多年。
     李鋭先生近年来发表过很多言论和文章,反思中共党史,他倡导民主自由和法制。
    李锐先生著有《庐山会议实录》等书。
    
    * 李鋭谈自由民主*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李鋭先生多次接受过采访。谈到自由民主,他有这样一段谈话:“没有人的自由,没有独立的精神,一切都谈不上。谈自由、谈民主、谈恢复‘五四’的根本精神,这里面就牵连到西方。社会主义没有成形。人类的发展现在来讲,指导人类发展的还是资本主义社会嘛,因为它是市场经济制度,大家都要遵守宪法,它‘三权分立’。
     我们就批评它的‘三权分立’,那我们这个‘一权独掌’好不好啊?我们不行嘛!‘六四’问题的发生,也就说明我们这个国家自由、民主、‘五四’精神,没有解决。还是在毛泽东那个习惯里面,没有解放出来”。
    
    * 李南央:父亲是我的榜样和镜子*
    
     李鋭先生的女儿、美国斯坦福大学直线加速器中心工程师李南央说:“我觉得父亲是我作人的榜样,也是我作人的镜子。我从他身上看到很多我作人应该学习的好的东西,但也有很多我觉得不好的,我不去做,我要求自己做得比他更好。
     比方说,父亲就是要对儿女有关爱、有责任,而这个我父亲根本就没有。最开始他是忙嘛,革命第一,工作第一,孩子真是无所谓的。
     后来,我父亲跟我流露出真正能打动我的亲情是在他落难的时候,我到磨子潭去看他。那是我一辈子忘不了的十天,那是真正的父亲跟我促膝长谈,每天晚上谈到十一、二点,什么都跟我谈,我们俩敞开了,互相交流,讲这些年的经历。
     后来他复出后,又作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但是其实作为一个女儿来说,我觉得,一个父亲,有感情的父亲,一个关爱我的父亲,比那个对我来说要重要得多得多”。
    
    * 王若水、单少杰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
    
    问: “您的父亲今年九十大寿,您的母亲范元甄今年多大年纪?”
    答: “八十六岁。”
    
    李南央的父母亲都是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参加共产党革命的,他们1961年离婚(李鋭先生于1979年再婚)。
    李南央在《我有这样一个母亲》这本书里记述了很多家事。这本书出版以后,前《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哲学家王若水先生说:“李南央的文章具有一种震撼力,因为她如实的、生动的描述了一个时代的某种典型,对范元甄性格淋漓尽致的刻画,表明左的思想斗争法则,把人性压抑和扭曲到什麽程度。”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学者单少杰先生说:“李鋭关于‘庐山会议’的书,是一段国家的灾难史;李南央的文章,是一个家庭的裂变史。二者都表现出惊人的坦诚。我们失去很多东西,不要再失去国史和家史。”
    
    * 李南央:母亲对我态度的变化 *
    
     李南央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谈她和母亲的关系。父母离婚那年,她十一岁,最初和母亲一起生活。她说:“我母亲提出离婚。。。父亲和她离婚后,她就没有可以发泄的对象了,开始转移到我身上,因为我性格可能比较倔一点,长相又很像父亲。。。
     其实在他们离婚之前,母亲对我不错,挺好的。但是离婚后,她打我骂我,我就不吭声。到后来,我觉得根本的还是因为我去找了父亲,又比较认同父亲的思想方法。我认为,他们俩当时的离异,特别是对我父亲的揭发,我母亲负有很多道义上和政治上的责任,这个她不能接受。”
    
    * 李南央:邓小平说“太坏了,烧掉!”*
    
     李南央举例说往事,谈到1962年召开的中共中央扩大的工作会议,又称“七千人大会”。她先说明一些历史背景:“‘七千人大会’就是――虽然‘庐山会议’毛泽东没有听进去彭德怀的意见,但是后来死人死得太多,国民经济已经根本无法维持。这时毛泽东就退到二线,让刘少奇他们在一线。
     刘少奇‘七千人大会’主要就是说,即使和彭德怀有关系(的人),但不是真正的反党分子,就要摘帽子。所以,大批人都解放了。
     而我父亲这时候并没有被解脱出来,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1961年我父亲从北大荒回来后,我母亲提出离婚,我父亲同意了。我母亲写了很厉害的揭发材料,把好多议论毛泽东的事情揭发出来。
     但是这个材料到底揭发了什么,我母亲从来没说过。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母亲讲过,当年的水利电力部长刘澜波也讲过,说这个材料后来送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说‘太坏了,烧掉!’不知道是说我爸爸太坏了呢,还是说我母亲把这些事情揭发出来太坏了,反正就说烧掉。这份材料后来就不存在了,被烧掉了。
     因为我父亲反毛的这些事情太厉害了,可能也就没办法再保他了,所以他当时就没有被解放出来,他被发配到大别山。”
    
    * 李南央:母亲对父亲有恨更有爱*
    
     在李南央看来,母亲的心理和对父亲的感情其实很复杂,有恨更有爱。李南央说:“文化大革命以后,她想复婚,萌生了这个意念,而且她其实真正是非常爱我爸爸的。而且过去我妈妈对我爸爸的那种无理,我爸爸都受过来了。我妈妈之所以恨我爸爸恨得那么深切,其实她是爱得深切。
    我现在再看我爸爸的日记、我爸爸的信,觉得我对他们过去的事,真是了解得特别完整。我现在正在看(李锐1948年4月1日日记),我爸从报社出来,我妈留在哈尔滨给高岗当秘书这段时间,他写他们俩就跟‘Honey moon ’( 蜜月)一样,‘Very Sexy ’其实两人性生活方面都很和谐。日记里就是用英文这样写的。”
    
    * 难以沟通的母女 *
    
    李南央说,她也试图和母亲沟通,但是没有成功。她说:“我母亲离休以后无所事事,我觉得她这一辈子的经历有很多事情可以写下来,她在晚年还可以做一些很有意义的工作。她可以摆脱个人的痛苦,想得更开阔一点。
    我曾经试图跟她谈过一次,那次我挺认真的,我就说:“妈妈,我们能不能谈一谈,我对你的一生有些想法。她马上就说‘我跟你没有什么可谈的,我要有什么思想想法,我向组织汇报,跟组织谈’。我觉得,唉呀,完全没可能有这种亲情的沟通,或者亲人间更人性化的沟通。”
    
    * 多年不见的亲人*
    
    问:“你们母女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答:“十三年了。”
    
    问:“父亲和母亲多少年没见了?”
    答:“1967年,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是四十年了。但是他们曾经在养蜂夹道高干俱乐部有一次办服装展销会,八十年代末,两个人远远的,我爸爸看见我妈妈,一眼就认出她来了,我妈妈是我哥哥陪着去的。我爸爸说,我妈妈也应该看见他了。”
    
    问: “那您的哥哥和父母亲两边都见面吗?”
    答: “对。我哥哥是唯一的两边都走。我妹妹不来看我爸爸。”
    
    问:“妹妹和父亲多少年没见?”
    答:“67年,我妹妹九岁的时候,也是四十年没有看到我爸爸。”
    
    问: “妹妹为什么这么坚持没和爸爸见面?”
    答: “她觉得我爸爸很坏吧。但是我觉得我爸爸总是埋怨我妹妹对他的看法不好,我觉得他也没有作什么很积极的努力。”
    
    问: “您的母亲和妹妹一直一起生活吗?”
    答: “我妹妹是跟我妈妈来往最多的,她们住的也很近,对我妈妈照顾也挺多的。”
    
    * 李南央:我的小家--丈夫是友,女儿孝顺 *
    
    李南央从她的原生家庭又谈到现在自己的小家庭。她说:“对于上辈的那些东西,我觉得也许是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一种特别宝贵的人生经历、是人生财富。父亲母亲我没办法选择的。但是我自己能够选择的这部份――丈夫我可以选择,女儿的教育我可以选择。我自己能够把握到的,不敢说我做到了十全十美,但是尽我的力量,起码做到了我自己挺满意的。”
    
    问:“介绍介绍您的小家?”
    答:“我觉得我们家真的特别好,我一生做的一个最最正确的事,就是选择了我这样一个丈夫。不是说我们没有过矛盾,我们曾经也有过矛盾,甚至矛盾尖锐到都要离婚分手的这种程度。但是两个人磨合过来了,走到今天。
    就像钟叔河先生说的,夫妻之间要想成为真正的好夫妻,首先是朋友,我觉得我们俩首先是朋友。我们思想上经常有很多交流,人生的感悟啊。。。而且我做的所有这些事情,他都特别支持,特别帮忙。有时候整个周末时间,对这些文稿,他都特别耐心地帮我做。
     我回国的时候,他会老有电话打过来,我爸爸就特别感慨‘哎呀,悌忠对你这么好啊,你们俩感情这么好啊’。我女儿特孝顺。我觉得这份孝顺比她的什么聪明啊,能弹钢琴啊。。。都让我更珍惜。还有,我的文章她会去看,看完以后,对我发表评论。
    
    问: “女儿已经工作了?”
    答: “她现在已经开始作妇产科的住院医生了。”
    
    李南央和她的先生巴悌忠是在陕西当时的“三线工厂”相识的。巴悌忠的父母亲都是北京的普通工人。巴悌忠先生现在是美国伯克利大学电脑工程师。李南央的女儿巴筱忙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妇产科住院医生。
    
    * 李南央的女儿巴筱忙:对外公外婆的印象 *
    
    我采访了李南央的女儿巴筱忙。
    
    问: “能不能先请您先谈谈对外公外婆的印象?”
    答: “抱歉我中文说的不好。记得我从小每次去外公家,他家都有好多客人。80年代初,他住在北京(木樨地)二十二号楼,就是比较高级的部长楼,所以跟我自己的家和我爷爷家很不一样,跟我朋友们的家也不一样。
    小时候周末去他家,他跟我妈妈谈话,我也听不太懂,外公湖南口音挺重。但是,等我出国以后,到国内去探亲的时候,就更开始了解他原来的情况。通过我妈写的东西,或跟我妈聊天,或者听家里别的亲戚朋友一块儿谈,从那种方向来了解他。
     我的外婆,我见过她也就那么几次。我小时候只是过年的时候去看她,平常从来不去的。”
    
    * 李南央母女:被打出家门的女儿和外孙女 *
    
     巴筱忙说:“最后一次见外婆是我十四岁的时候,第一次回国探亲,跟我妈一块去看望她。让她给打出门了。从那以后,没有再见过她。”
    
    巴筱忙在这里谈到被外婆打出了门。李南央在她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一书中,记述了这件事。
     李南央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 “那是1994年圣诞节,我领着女儿回去看我妈妈。见面没多久,我妈妈就开始骂我大姨、骂我爸爸。我女儿忙忙已经受不了了,悄悄地光张着嘴,用口型跟我说‘咱们走吧,咱们走吧。’我就觉得这次机会挺难得的,以后不知道再过多长时间才能来看我妈妈,所以我就一直压住,还是继续听我妈妈说下去。就让她骂吧,也让老太太有一个宣泄的机会。
    后来,我妈妈拿出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的怀表,送给我女儿,她当时确实是非常有感情地问我女儿,说‘你认识不认识这是谁?’我女儿说‘我不知道。’她说‘这是毛泽东,这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他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我们中国人要永远地感谢他。’我女儿就一直在掉泪。我妈妈就问她‘你哭什么啊?你有什么可哭的啊?’忙忙根本就答不上来。我一看,我妈妈越来越急,很凶了。我就赶紧说,‘哎呀,这孩子也到美国这么多年了,在美国已经比较习惯大家都是平等的,就是父亲母亲跟她说话也是要平等的。有事情大家好好商量,好好说。’
    这时我妈妈就急了,一下子跳起来说‘我今天就是跟你不平等,你给我滚!’我想这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呆下去,对我妈妈不好,对女儿也太不好了。我说‘那好。我们走,我们走。’其实我妈妈已经不让走了,揪着我的领子就往外拖,力量非常非常大,一直把我拖到另一个房间。我们的大衣啊什么都脱在那个房间的床上,就把我压在大衣堆上,然后开始抓我打我。。。”
     在《我有这样一个母亲》这本书中李南央记述了她和女儿遭到殴打,急忙逃走的经过。
     李南央受访时说: “我女儿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妈妈冲到阳台上骂‘李南央,你这只美国狗。’然后我们就到大街上去拦‘面的’,在等车的过程中,我女儿说‘妈妈,你脸上都是血啊。’所以从那以后,也就没有再想回去了。”
    
    问: “您刚才谈到,您母亲骂您是‘美国狗’。对您去美国,她是怎么样的感觉?”
    答: “这个很难讲,因为美国的东西她要。我出来以后她要电视、手表、美国设计比较巧妙的一些老年人的手杖和用具,这些她都要。我给她带的西洋参啊,家庭用品她也都要。但是她骂我是美国狗。”
    
    * 巴筱忙:外婆与奶奶的不同 *
    
    我问巴筱忙:“在外婆这次发怒之前,她对你怎么样?”
     答: “我从小就知道,在她面前是不能提我外公的。她跟我的奶奶非常不一样。我小时候每个周末都去我奶奶家,而且如果生病了,不能去幼儿园或不能上学,我爸爸妈妈就把我送到奶奶家去,所以我跟奶奶很亲近,我觉得奶奶也愿意跟我在一块儿玩。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外婆好像对我有什么兴趣。
    我跟奶奶现在关系也非常好,差不多每年都回国一趟,一般都是住在奶奶家。”
    
    问: “您怎么看奶奶和外婆这种不同,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
    答: “我觉得他们家庭背景不一样。我奶奶生长在一个渔民家庭,而我外婆家原来是非常有钱的。她在家是大小姐。亲情这方面。。。我外婆十五岁就出去革命了,当时跟家里比较疏远。我记得他们家的老阿姨跟我妈妈说过,我外婆一回家,她就把她妈妈吓得浑身发抖,说‘大小姐回家,她妈就很害怕。’可能她跟她妈妈的关系,就影响了她跟我妈妈和她别的孩子的关系。”
    
    * 巴筱忙:外公与外婆的不同 *
    
    问: “那同样是年轻的时候就参加共产党革命的你的外公和外婆,他们在您眼中有些什么不同?”
    答: “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外公比较能听进别人说的话,跟他意见不同的他也能听进去,而且他比较喜欢跟别人交流意见和想法。而我从没有觉得外婆喜欢跟别人处在一起,聊天,或者交流意见。我觉得她一直还是挺疼我表妹的,但是我也不太能想象她到底会跟晚辈有什么样的交流。”
    
    问: “你觉得外公疼爱你吗?”
    答: “我觉得不像别人的爷爷或别人的姥爷陪孩子去逛公园,他从来没有过。可是,我第一次回国的时候,他带我和我妈去逛了一趟商场。他从来自己也不去逛商场,也不给自己买衣服。他给我买了一件当时在国内很时髦的李宁牌的夹克。我妈就说‘哎哟,你知道你外公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给别人买过衣服’,对我是非常宠爱了。我每次请他给我写诗啊,或者写毛笔字,他都答应,而且都写得非常认真。”
    
    问: “你们现在通电话吗?”
    答: “不太通,他的耳朵现在好像有点背。”
    
    * 巴筱忙:读母亲编著家事书有感 *
    
    我家的老阿姨――等于是我的外婆
    
    问: “你母亲写的那本书《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你看过了吗?”
    答: “我大部份看过了。”
    
    问: “你觉得怎么样?”
    答: “我觉得我妈妈写这本书,是把事情怎么发生的,就怎么说出来,她比较准确地把它记录下来。”
    
    问: “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答: “我家的老阿姨(那篇),因为我外公家老有很多客人,而且我妈妈也经常陪他或陪客人聊天,我就到老阿姨的屋子里去跟她一块玩。我知道她是在我曾外祖父的家里当过阿姨(保姆),也在我外婆家里当过阿姨,最后到我外公家来。但是她原来的事,特别是她丈夫、她孩子的事情我不知道。
    看了那篇文章以后我哭了,因为她这辈子非常惨,但是最后她知道有很多人关心她,爱她。而她最后的愿望也实现了,被埋到她丈夫的老家去了。
    她生前最后到北京来给我外公家作保姆,我觉得是她很高兴的。但是原来她在我外婆家,特别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她有很多。。。从现在的角度看就是被虐待,例如让她睡在板凳上,不给床睡。而且整夜整夜让她醒着。”
    
    问: “这是你外婆对她的态度?”
    答: “这是外婆对她的态度。这个老阿姨从来没有说过我外婆一句坏话。
    她就等于是我的外婆,在我心中她就是这个地位,因为她对我的疼爱,远远多于我的亲外婆。而且她是我第一个厨房里的老师,我现在做的很多饭都是从她那儿学来的。”
    
    我的钢琴老师――给每个孩子机会
    
    问: “你母亲写的书里,还有什么地方你印象深?”
    答: “关于我和我的钢琴老师,通过我妈的眼光来看我和我对音乐的追求,也挺有意思的。记得小时候,总是她逼着我练琴。我觉得(现在)她好像对我音乐方面过去的成就很满意,使我很高兴。”
     巴筱忙1997年7月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个人演奏会,那年她十七岁。但她后来选择的专业是医学。
     巴筱忙告诉我:““我从三岁开始弹钢琴,跟中国音乐学院的全如珑老师学。当时在她的学生中我是最差的吧,特别是我妈妈出国时,我就不好好练琴。
     到美国以后我对弹钢琴更有兴趣,开始不用我妈逼我练琴,我自己就愿意练了。我在美国Texas州的钢琴老师,每年都有一个她所有学生办的音乐会,给每一个孩子,不管学得好不好都给他一个表演的机会。我觉得这跟国内就非常不一样,这对于一个人全面成长有好处。”
    
    问: “你后来为什么又选择了学医呢?”
    答: “学医是我从小就一直喜欢的。我小时候看一个电视连续剧,就是讲医生,我觉得这多有意思啊,长大作医生可以救人治病什么的。我是很有兴趣的。”
    
    感谢母亲――记录这段历史
    
    问: “对于母亲写作和编辑有关家事的书、家信集,你怎么看?”
    答: “我很感谢我妈妈把这些事情写下来。因为她是从一个一般老百姓、一个女儿、妻子、母亲的角度写的。我觉得可读性很高。”
    
    巴筱忙又谈到书中收入的外公李锐、外婆范元甄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的通信,她说:“那些信。。。这些东西我觉得没有被毁,差不多是一个奇迹。这些信对历史有很大的价值。作为他的外孙女,我觉得对我也有好处,因为这样我能通过他的角度来了解他当时的情况。”
    
    巴筱忙谈她读了母亲的书之后,对外婆新的看法:“我觉得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都是她的问题。当时的环境、还有周围的人对她影响也相当大,也有责任。”
    
    为父母亲骄傲――父亲也帮母亲做
    
    问:“你觉得母亲走向在她的工程师工作之余,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来写书、编辑书,有什么价值?”
    答:“我觉得她做这些事情,第一是为历史留下珍贵的记录;第二就是她作为女儿,住在美国,她的父母在国内,她也没有什么机会。。。但是这给她一个机会,尽她作为女儿的孝心,保存下这些记录的历史价值;而且对中国的历史也作了贡献。她能把这么大的工程做完,我很为我爸爸妈妈骄傲,不光是我妈妈做的,也是我爸爸做的。
     他们俩都做得很认真。从国内把这些信带回来,一个字一个字往计算机里输,编辑校对,又带到国内去,把(信和日记中涉及的)人名和这些人做什么工作,到底是谁,都搞清楚,然后带回美国,为信和日记加注。。。这是非常大的工程。他们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来干这个了。”
    
    * 李南央:受父亲李鋭影响,收集史料 *
    
    李南央说,她做这些工作,也是受了父亲的影响。她说:“我父亲退休以后,做了一件非常大的工程。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他牵头搞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这是非常浩瀚的历史史料工作,我父亲主要负责《中央卷》,但是他们把县、省、地区全部都搞出来了。从共产党最开始成立,组织上是怎么回事。。。
    他在做这个的时候说,第一次接触到‘AB团’详细的史料,才知道有的地方自己把自己人杀得只剩下三、四个共产党员了。。。所以,在《中央卷》前言里,我父亲有这样一句话,‘有了丰富可信的史料,才有科学的历史研究,才能如实揭示前人为什么遭受挫折,为什么能够前进,从而使今人和后人有所借鉴、有所趋避’。
    我想,这就是我把这些信整理出来的一个根本原因吧。”
    
    * 巴筱忙:我看外公外婆与父母的相同和不同 *
    
    我问巴筱忙:“你看外公外婆和你父母这两代人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答:“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是很爱学习,而且愿意自己能给国家,或者给周围的人作出什么贡献来,确实很钦佩他们这两代人。
    他们的不同点就是,我觉得我爸爸妈妈这辈‘老三届’的人,对孩子的爱心,是他们上一辈不能比的。我爷爷奶奶对他们的孩子的爱心跟我外公外婆对他们的孩子是不一样的。特别是我外公,坐了二十年牢(包括无人身自由时期),也没有机会表现他作父亲的爱心吧。
     我父母这辈子,这么多的曲折,而且他们这辈子做了很多事情都是为我,为了我的前途。我就希望我不会使他们失望。我作人也好,作个医生。。。我就希望他们为我的成就、为我的人品而骄傲”。
    
    * 李南央:亲人不愿相见,人生的一个遗憾 *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问李南央女士:“现在您的母亲身体怎么样?其他几位亲人生活得怎么样?”
    李南央说:“我母亲的情况,我也只是从一些亲友口中听来的。说她身体挺好,挺健康的,还是自己单独一人生活。
    我哥哥一直是个普通工人,特别尽职敬业。他在他们单位工作那么长时间,好多人根本不知道他是李鋭的儿子,也不知道他是个高干的孩子,我觉得挺可敬的。他退休在家,他女儿也挺好的,毕业以后工作特别好,还给家里钱。
    我妹妹,我父亲其实是最喜欢她的。我父亲‘出事’(1559年中共‘庐山会议’被打成‘反党分子’)的时候,我和我哥哥都应该算是比较大了,我都九岁了,在我妈妈的影响下,我们跟我父亲‘划清界线’。可是我妹妹那时候小,我爸爸‘出事’时。我妹妹才一岁多,根本不懂事,跟我爸爸特亲,所以我爸爸一直想着的就是我这个妹妹。
    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来看过我父亲。”
    
     问:“为什么?”
     答:“我觉得她可能比较相信我妈妈的话,说我父亲是个坏人吧。”
    
    问: “您从来没有想过召聚您的至亲――父母,哥哥和妹妹一起团圆一次吗?”
    答: “不可能,因为这种团圆不会给大家带来幸福。大家没有这种要求,而且在一块儿会很不快乐。真的没有这种可能了,这就只能说是人生的一个遗憾吧。”
    
    问:“您觉得像您这样的家庭,在中国的高级干部家庭中是一个特例?”
    答:“不是。只不过能够像我这样说出来的不多。我有朋友跟我说‘其实好多我家的事跟你一样一样的,但是打死我也不会说’。
    我和我哥哥每次都见,但是他也告诉我说,我母亲也要求他不许再跟我见面了”。
    
    * 李南央:妹妹四十年未见父亲,妹夫与父亲同名*
    
    当李南央谈到妹妹和妹夫的时候,讲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李南央说:“我和我妹妹多少年没见了,她不愿意见我,她说没有必要吧。但是我心里一直是很惦记她的。
    她丈夫也叫李锐,连字都是一样。
    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一直瞒着我妈妈,一直说‘小李,小李’,千方百计想到派出所去把他的名字改了。后来人家就一直没改,说这叫什么借口啊。
    最后就告诉我妈妈了。我妈妈叹口气,说是‘唉,算了。’好像说了一句‘命。。。’,还是么样。 ”
    
    * 李南央:母亲看到与她有关的两本书,我心感安慰 *
    
     问: “您写作和编辑的,有关家事的书,母亲有没有看到?”
    答: “《父母昨日书》出来以后,我托书中照片里的那个徐瑞章阿姨的儿媳妇把《父母昨日书》上、下册送给我母亲了。
    她(受托者)回来以后打电话告诉我,说当时我妈妈把书收下了,过了几天打电话跟她说‘你哪是来看我?你就是来完成李南央交给你的使命,来给我送书的呀!’她就说‘哎,范阿姨,毕竟还是母女嘛。’后来我妈妈就说我像一只破鞋一样,说‘她就是一只破鞋,我把它扔掉了。我永远不要再去想她了。’但是她也并没有对《父母昨日书》有什么评价。
    在这之前,我妈妈知道同一个徐瑞章阿姨的儿媳妇有《我有这样一个母亲》这一本书,她就要了去看。看完以后就不还了,说‘反正你还有一本呢,这本就留给我吧。’
    所以我就知道,《我有这样一个母亲》、《父母昨日书》这两本书她都看到了。
    我觉得我想做的事情做到了,还是挺宽慰的。一个是,让她在有生之年能够回首自己的平生,从30年代十七、八岁的时候,一直看到60年和我父亲离婚这段,她过去的历史。还有就是,我想告诉她的话,我不能当面跟她说的话,我写在文章里,她看见了。
    我还是挺感安慰的。”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该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 普通话“心灵之旅”栏目中收听。 听更多节目,请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RFA张敏(图)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