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图)
(博讯2007年1月25日 转载)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
    他们所有的行为只为一个目的,就是拿到应得的工钱回家...
    过年了,谁都想一家团聚。然而,年关临近,民工问题又被关注起来了。当多数人围在暖意融融的火锅旁感受亲情的时候,他们却还在某个城市的天桥下瑟瑟发抖。没有住房、没有保暖的衣服甚至连一顿饱饭也吃不到。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
    漏风漏雨的大棚里就是他们的家
    过年了,谁都想一家团聚。然而,年关临近,民工问题又被关注起来了。当多数人围在暖意融融的火锅旁感受亲情的时候,他们却还在某个城市的天桥下瑟瑟发抖。没有住房、没有保暖的衣服甚至连一顿饱饭也吃不到。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
    见不到老板讨不到钱,农民工轮流守夜照看宝马车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


    近百名农民工因讨薪未果树林里露宿了一夜
    
    实拍中国大陆1.5亿民工兄弟的真实生活(组图)


    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以生命相威胁,把耻辱抛却如果欠薪者还有丁点良知,也许还有讨回钱的可能....
    
     中文博客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寻找农民工自组织的维权途径
  • 政府受理欠薪问题 农民工现场喊冤
  • 农民工父子讨薪遭群殴 儿子当场死亡(图)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武汉民工暴力讨薪 媒体责其“莽撞”(图)
  • “农民工死在同仁医院走廊” 穷人不该去同仁看病?(图)
  • 中国首家农民工网“新农门”获各方关注(图)
  • 成都百余讨薪民工与保安械斗 孕妇被倒挂踹出门(图)
  • 泊头烂尾楼要了3名民工的命!!/谢龙民
  • 人权观察:北京为奥运关闭民工子弟学校
  • 又一宝马撞人案,广州女民工头颅被碾碎
  • 北京关整239所民工子弟学校十万流动人子女面临失学,良心学者律师疾呼政府刹车/朱红
  • 杭州市长承诺难兑现:8000民工子女为何遭遇就学难?
  • 北京海淀强封37民工子弟校 学生哭家长怒(图)
  • 讨薪民工给记者打电话称想杀一个人(图)
  • 公安指标制度造就多起冤案 警察雇民工充当罪犯
  • 河北民工食野生蘑菇中毒一人丧生
  • 山西山体滑坡11农民工死于非命(图)
  • 50民工讨薪未果引发冲突 防暴警察严阵以待(图)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珠三角在叫嚷民工荒的同时却没有反省自已对民工的歧视/李原风
  • 刘逸明: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 中国民工庆祝萨达姆被判死刑/你的农民兄弟
  •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 陳貞璟:80後民工引發的“愛”與“哀愁”
  • 陈一舟:農民工犯法應與“庶民”同罪
  • 敖良飛:還農民工一份信任
  • 陈一舟:郝海東的“球員農民工論”何以被誤讀?
  • 崔書君 任曉敏:民工擋“皇冠”被暴打,都打了誰的臉?
  • 陈一舟:80後民工引發的“愛”與“哀愁”
  • 陶君: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欠我们的民工款/马克忠
  • 彭興庭:飄飛的蒲公英也該有春天——對農民工子女“上學難”的思考
  • 陈一舟:應該讓農民工和公務員“比”什麼?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青岛市民给政府信,建议公交车设立“民工专区”
  • 胡集团不会停止“民工血汗换权贵石油香水路线”!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