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2月18日)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九)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12,16)
    
    * 莫少平律师得到高智晟案开庭消息 *
    
     12月12日传来维权律师高智晟案在亲属委托的律师没有到庭的情况下,于当天上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消息。
     莫少平律师当天晚上接受我采访说:“我是在下午三点半钟才得到的消息,高智晟案件今天上午已经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第二,法院为高智晟指定了两名律师出庭为他辩护。第三,说高智晟在法庭上认可,或者叫承认检察机关对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
    
    *j警方对高智晟家的最新举动*
    
     三天后的12月15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报告了警方最新动态:“今天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人跑到耿和那儿去了,负责高律师案件的国保一个处长孙伟(音)带着人,带了摄像机和照相机去,跟耿和谈话的时候,把全程都拍摄下来了。”
    
     问:“谈些什么?”
     答:“我不太清楚,唯一了解到的一点就是仍然涉及要求耿和不要再跟我联系,而且国保的人今天来,把高律师的那辆汽车给还回来了,就是高律师8月15日被捕时候(他的)这辆车,被还到家里边来。
    我跟嫂子(耿和)讲,尽管家里有什么生活困难,也千万不要把车卖掉,嫂子说‘这车不可能卖的,因为高律师说不让卖’,这辆车高律师的母亲曾经坐过,他对母亲感情很深,他可能有过交待,所以说车怎么也要保留着。”
    
    * 莫少平律师就开庭谈看法*
    
    先后受高智晟的大哥和高智晟太太委托的莫少平律师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突然开庭审理高智晟案:“这个开庭审理据告知是公开开庭审理的,而且据说法院三天前就说他公布了,但是耿和他们都不知道任何信息,所以她也没有去听。
    莫少平律师就这次开庭谈看法:“法院告知我们,高智晟拒绝任何人为他辩护,却给他指定了两名律师给他辩护,这个本身我们觉得从法理上、情理上都很难自圆其说。第二,你既然是公开开庭审理的,那么也就证明公安局在侦察阶段,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同意律师会见,这点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或者是违法的。我想起十多年前,徐文立那个案子在那种情况下,还通知他的太太出庭,旁听审理。你这个连通知都不通知,那你以前在侦察阶段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律师会见,现在公开审理了,证明这个案件不涉及国家秘密,等于说是你非法剥夺了高智晟在侦察阶段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嘛!”
    
     问:“这次是以什麽方式来结束这次开庭的?”
     答:“这个都不清楚,据我这儿得到的消息,没有当庭宣判。”
    
     问:“那麽下一步您。。。”
     答:“我们该怎么去交涉我们会交涉的,按照穷尽一切法律规定的这些手段,尽我们的职责,尽我们的力量去做”。
    
    * 向北京法院方面电话询问*
    
     从12月12日到15日,没有看到来自中国官方媒体关于高智晟案开庭的报告。
     在这三天里,我几次向有关法院方面打电话,希望听到来自他们的说法。
    
     问:“ 喂,您好!请问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吗?”
     答:“对,您说。”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想请问一下关于高智晟案的审判情况。”
     答:“您是要(找)宣传(科)那块儿,您打一下59891072。”
    
     在办公时间我拨打这个号码,没有人应答。我又拨通前一个电话。
    
     问:“他们那边没有人接电话,您看还有另外一个电话我可以打吗?”
     答:“没有,就那一个。”
    
     问:“关于刑事审判有哪些开庭了,我在什么地方能够看到相关的消息呢?比方说在网络上我可能看到吗?”
     答:“应该是看不到的,因为我们这儿有那个大屏(电子显示屏),看是不是对外的,您有什么问题您问一下宣传科。”
    
     第二天我继续拨打宣传科电话。
    
     问:“喂,您好!请问是第一中级法院的宣传科吗?”
     答:“对。”
    
     问:“请问高智晟的案子是不是在12月12日上午开庭了呢?”
     答:“我不太清楚。您是哪里?”
    
     主持人:“我是自由亚洲电台。”
     对方:“您这是国外打来的电话,是吗?”
    
     主持人:“是。”
    对方:“您跟我们‘高院’外事办公室联系吧,因为境外媒体我们‘中院’不能接待您。”
    
    在对方办公时间,我拨打高级法院外事办,没有人接电话。
    
    * 胡佳得知开庭消息后说*
    
    12月12日听到高智晟案开庭消息的胡佳先生说:“没有想到当我们抓紧时间在为星期五我们认为将要举行的开庭呼吁推动公开审理,推动莫少平律师能够会见当事人的时候,北京市政法系统就把这个案子这样秘密仓促的开庭了。”
    
    * 胡佳当晚接到高智晟女儿和太太的电话*
    
    耿格电话――
    
    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听到消息后,马上去会见莫少平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则打电话给胡佳。
    以下是电话录音片断。
    
    耿格:“喂,叔叔。他们今天开庭了呀,他们不是跟我妈说的25日开庭的吗?那些人前天还可怜兮兮的到我们家,跟我妈说,让我妈妈撤签字(委托莫少平律师代理的签字),说昨天就不来了。刘卫(音,国保人员)那天给我妈做工作,做了两个小时让我妈写保证,就说不让请律师。后来姓孙的那个说请律师的事,就说高律师不让请,我妈就觉得特奇怪。我爸爸在家的时候接受采访还说过,他如果‘进去’的话,一定要给他找一个律师,还跟我妈妈说过呢。”
    
    胡佳:“现在国保几次来,有没有承认过楼下那个小房子(是他们的)?”
    耿格:“不承认。那姓孙的说,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们盖的。我妈气得不行,说现在小平房都拆,谁敢盖这种移动房屋?除了你们还有谁敢盖?”
    
    胡佳:“那房子里到底谁在那儿呆着呀?”
    耿格:“他们分好几拨儿,那种保安最可怜是在室外呆着,就一个凳子睡觉;第二类的就是在车里睡;第三类,就是最好的那类,可能就是真正的国保,是在那个小房子里面。”
    
    胡佳:“房子里边有电暖器之类的设备吧?”
    耿格:“对,有电暖器、柜子、还有两个特别高级的沙发,有床。。。光暖水壶就十几个。”
    
    胡佳:“那你现在每天上学有多少人跟你,他们怎麽跟?”
    耿格:“现在我自己骑车去了。有一辆车,就是那辆‘别克’,故意开得特别慢,后边跟踪的自行车,我只说我知道的就有三、四辆。我走到僻静的小胡同里,发现不只三、四辆。”
    
    胡佳:“是男警察骑车,还是男警察女警察都骑车?”
    耿格:“一样多。”
    
    胡佳:“那辆‘别克’商务车,它是怎么开进小胡同,怎么开到非机动车道上的?它那么大的车身?”
    耿格:“有时候走小胡同的时候,他们绕大路,在小胡同出口那儿等着。昨天换了一拨儿人,真的是离我特近。”
    “我今天不是上乐队吗,又不是我们班同学,是我们班同学我就认了。上乐队有初一、初二、初三的,高中的,全部都有,都在一个教室里,(跟踪的人)他就明目张胆地坐在后面,还盯着我。其他还有两个新来的,我们上操的时候,就站在我旁边,站在我后面,离我特近。
    我爸爸特别重视我那个乐队,我爸爸说,每一次比赛都让我参加,说要是他有机会,我的比赛他要去看。
    老师说我后边的人太多了,我影响乐队形象,说乐队比赛的时候要‘刷’几个人,肯定是我要下去,不是我干嘛单独跟我说?”
    “叔叔,等一下。叔叔再见!”
    
    耿和电话――
    
    过了一会儿,胡佳先生又接到耿和打来的电话。
    胡佳说:“晚上八点四十八分,耿和给我打来电话。她话音很急促,告诉我说高智晟律师的二侄子高显在楼下被一大群警察抓走了。
    
    电话录音片断
    耿和说:“是这样子的,我在路上碰到了显显,我跟显显准备回家呢,他们发现,警察就把显显抓走了。我刚从莫律师那儿回来。他们今天早晨秘密开完庭了,我们家属不知道,他们指定两名律师我们也不认识,也没见过,什么都不知道。”
    
    胡佳:“从高律师8月15日被捕之后,您是不是从来也没有获得过任何书面通知、文书这些东西?”
    耿和:“从来没有。就是9月30日口头通知我高智晟批捕。我再下去看看显显去。
    胡佳:“好的。”
    耿和:“再见。”
    
    * 短暂打通耿和的电话 *
    
    过了一会儿,我拨通了耿和的电话。
    
    主持人:“喂,你好!耿和,我是张敏。”
    耿和:“你好!”
    
    主持人:“耿和。。。”
    耿和:“嗯。。。”
    
    电话断了。
    
    * 高智义感到不理解 *
    
    一天以后,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请问他的儿子高显目前情况怎么样。
    
    高智义:“释放了。”
    
    问:“被关了多长时间?”
    答:“时间不长,几个小时。”
    
    问:“关于高智晟律师案子目前的进展情况,您听到以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答:“那非常难受嘛,我们能咋的。他们审理就是秘密审理的,不让(我们委托的)律师介入。”
    “大前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说是一个色情网站,有六十多万人,大部分是学校的;这两天晚上就访这个医疗、商业贿赂,成千成万的贪污,贪污,你说这些他们都管不了,不管。就是对高智晟为老百姓说了几句公道话,他们就关呀,判呀,采取这种手段,作为高智晟的亲人,我真的不理解。”
    
    * 曾金燕与耿和会面 *
    
     一个多星期前,胡佳先生的太太、在北京的社会工作者曾金燕见过耿和一面。
     她说:“见到耿和的时间是12月7日。跟踪她的国保我也看见了,都是一些高大的男子。跟踪她的国保看见跟踪我的国保,他们就打招呼。”
    
     问:“跟踪她的有几个人?”
     答:“我看见的至少也有四个。”
    
     问:“跟踪您的呢?”
     答:“还是两辆车、八个人,一直都没有变。”
    
     问:“您和耿和谈了多长时间?”
     答:“二十分钟左右吧。”
    
     问:“您看她状态怎么样?”
     答:“她特别苍白憔悴。耿和还给我看她当时(11月24日,即见面前13天)被打的。。。我看她的右手的无名指下面是直的,可是上面是弯的,像一个‘7’字,她把她胸前被打留下的青色痕迹给我看。”
    
     问:“范围有多大?”
     答:“因为是在胸口一大块,也不太方便往下看,我能够看见的地方,至少有我的手掌大这么一块完全是青色的。”
    
    * 曾金燕:“对司法不公正沉默会把我们推向危险” *
    
    谈到高智晟案的开庭,曾金燕女士说:“如果大家对司法不公正的行为保持沉默,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司法不公正的一个凶手,这样的话,会把我们自己每一个人都慢慢地推向很危险的一个边缘”。
    
    * 密切关注高智晟案宣判日期 *
    
     12月15日,胡佳先生说,他和一些朋友在密切关注高智晟案宣判日期。
    他说“耿和完全有权利去旁听宣判。从周一开始,每天在法院上班的时间,都会有人(朋友们)到那里去值班,看这个公告牌,看上面有没有高智晟律师案宣判时间。”
    
    * 滕彪博士:“高智晟案可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认为高智晟案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说:“依法维权,通过诉讼的方式、通过公开真相的方式来维权,在目前中国司法制度的框架下,仍然有一定的空间。
    但是我觉得,高智晟这个案件可能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信号。
    北京市的公安局、检察院、一分院、还有北京市‘一中院’他们完全把刑事诉讼法、律师法的一些规定抛开不管。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违背诉讼法的一些基本规定。也就是说,一旦当局认为某一个案件或者某一类案件是比较敏感的、比较重大的案件,他就公然地违法。
    假如所有的案件都这样的话,那么,维权律师就基本上没有办法起到作用,整个中国司法体系的合法性也就荡然无存了。那么,这恐怕也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选择。
    我觉得中国的政治前景和陈光诚案、高智晟案也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虽然目前有一些非常危险的信号、非常不好的趋势,但是我觉得,关心中国前途的人,也不应该彻底失去信心,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还是应该继续一点一点地来做事情。”
    
    * 《维权网》发表声明 *
    12月12日,维权网发表声明,抗议北京司法当局对高智晟秘密审判,呼吁国际社会高度关注高智晟案。
    
    * 《未来中国论坛》发表致胡、温、曾公开信*
    
    12月12日,《未来中国论坛》发表《为高智晟律师将被秘密审判致胡锦涛、温家宝和曾庆红的公开信》,(信写在开庭消息传出之前,所以原文是“将被”),当这封信在网络上发表的时候,传来高智晟案开庭的消息。
    
    * 伍凡:“胡、温、曾你们不知道吗?”*
    
    现在在美国洛杉矶的《未来中国论坛》发言人伍凡先生说:“高智晟这个律师替别人打官司、帮人家讲话,共产党连这些人都不能容忍,秘密审判。你们为什么不公开?国家有法律不用,而是用黑帮的手法,来对待老百姓、对待几个中国的律师。
    尤其是胡、温、曾三个人,三个当家人,你们还敢说你们不知道吗?
    高智晟是个主持正义的人,才能够在共产党那麽高压底下,敢写了三封公开信,并且秘密到法轮功里面调查,看到、感受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他用同情心出来讲话,这错在哪里?并且他也替陕西石油矿打过官司,替广东的太石村罢免村长、与警察发生冲突这个案子作辩护律师,这是律师的正常活动,他们在保护老百姓啊。
    你们三个人不知道下情,有人写封信给你们,你们应该去了解,去处理,你们三个人不但不回答,还把写信的人抓起来。
    我觉得这个事情根本不应该判决,应该把高智晟立即释放。
    你们把一个不是秘密的案子当作秘密案子来处理。如果高律师真的犯了什么法,你把他的罪行公布,人家大家才服你。
    我可以断定这件事情不会就这麽了了的。全世界很多国际团体和组织都在关心这件事情。把这件事情和2008年的奥运会连在一起。”
    
    * 胡平等发起联署《抗议声明》*
    
     12月13日胡平先生在互联网上发起就高智晟案的严正声明,谴责中共当局的违法行径,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介入、奥委会主席前去北京调查。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已经有海内外人士233人签名。
    
    * 胡平:“回到文革”,担心“二十多年进步荡然无存”*
    
    在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说:“从高智晟被抓到起诉,一直到现在这个审判,在每一个司法阶段都是公然违反法律的,所以就像别人讲的问题,整个就都回到文化革命那个时候去了。
    这种倒行逆施我觉得非常严重,所以有必要唤起更多人的注意,唤起国际社会的注意。如果听任这种现象下去,那么二十几年来,中国在这方面的非常非常可怜的一点小小的进步,那都荡然无存了。
    
    * 爱宗昝:“法律是专门治老百姓的吗?”*
    
     12月13日,网络作家昝爱宗先生发表文章,题目是《当秘密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旋律》。
    因报道党山教会案被解职的原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昝爱宗先生说:“我感觉到如果他开庭是秘密的话,是不是程序有问题。因为高智晟他也只是写写文章而已,都是在互联网上公开的一些文章,如果这些文章就是秘密的话,那这个国家是不是处处都是秘密。
    我认为政府、司法机关、党委,应该遵守你们主导来制定的法律,如果你们不遵守这个法律,那怎么能让老百姓遵守呢?这个社会怎么能和谐呢?自己都不遵守自己定的法律,那法律是专门治老百姓的吗?”
    
    * 袁红冰:“国家恐怖主义非法行为”*
    
    现在在澳大利亚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首席协调委员袁红冰先生说:“从逮捕高智晟那天起,我们就认为,那种对高智晟先生的逮捕本身就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的非法行为。现在对高智晟的秘密审判,本身也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的非法行为,这种审判实际上是一种剥夺人的基本人权的犯罪行为。
    另外就是在目前这种状态下,我觉得全世界一切关心中国自由民主和人权事业的人们,都应该用自己确定的方式来支援高智晟先生。
    
    *高智晟等获“人权英雄奖”*
    
    袁红冰先生说:“我们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最近给高智晟律师颁发了一个人权英雄奖,高智晟律师是一等奖,他的奖金是四万新西兰币,相当于人民币二十一万元左右;二等奖是陈光诚,奖金两万新西兰币;三等奖是诗人力虹和行为艺术家、画家严正学先生,他们每人奖金是一点五万新西兰币。现在这些奖金我们要通过国际社会的努力,交到受奖人或受奖人家属手里。”
    
    *致国际奥委会主席公开信扩展团体联署*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魏京生基金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宪政协进会等世界各地四十多个团体,12月14日联署了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公开信。
    在魏京生等人10月5日发起的这封信上签名的还有2076位各界人士。
    
    * 魏京生:“人权状况与奥运会已成大话题”*
    
    现在在美国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资深民运人士魏京生先生说:“像高智晟先生这样进入审判程序但是没有人能知道情况,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秘密审判。
    从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三个典型案例来说,当然还有很多对律师和法律工作者非法审判,但是从这三个典型案子看,现在胡锦涛政府、现政权可能是把镇压的重点放在这些维权工作者身上,而且采取的是跟一九七十年代差不多的手段。
    我觉得比较需要强调的就是,我们必须大力支持国内维权工作者,因为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是按照中国共产党自己制定的法律来为普通老百姓争一点点的权利,政府现在不仅镇压老百姓本身,而且谁替老百姓说话,就要镇压谁。
    14日晚上才从欧洲归来的魏京生先生说:“因为中国人权的逐渐恶化,已经引起欧洲朋友的注意,包括法国很多朋友在重新议论,应不应该把这个奥运会放在法国进行,而不要放在中国,因为中国人权状况非常差,人权状况的恶劣和奥运会本身已经挂上钩了。
    这个话题已经成了一个大话题。”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网页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九/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七)/RFA张敏
  • 面对林牧遗书―“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二)/RFA张敏
  • RFA张敏:送别林牧先生的日子―“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一)
  • RFA张敏: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六)
  • RFA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 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五)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