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526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东方时空》:毒患笼罩下的天津癌症村 (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3月22日)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被化工厂污染的环境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被污染的河流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充满污染物的小河沟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脚轻轻抬起来,就能带起一片尘土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排放污水的水泵

    

     癌症在当地发病率奇高 白血病患者苏洪云 肺癌晚期吕耀霞 肝癌晚期李子江 脑瘤患者 被污染的河流 已故脑瘤患者刘华 幼子丧母 被化工厂污染的环境 被污染的河流 吉帝化工厂在焚烧废渣 克诺化工厂 排污造成的小红河 老爷子和枯死的葡萄 老父吃力地送菜 最担忧孩子们

      央视《东方时空》播出节目《毒患笼罩下的天津癌症村》,以下为节目内容。

      这是最近5年以来200多名癌症患者的名单,他们的平均年龄才51岁,可怕的是,这些癌症患者都来自同一个乡镇相邻的两个村庄--天津市西堤头镇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癌患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如此肆虐?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最近,记者走进了这个被当地人称作“癌症村”的西堤头镇。

      “往咱村一来就进毒区了”

      一进入西堤头镇境内,我们就明显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怪味,离村庄越近这种怪味越浓烈。

      西堤头村村民马景池:我们天天都闻,每日都闻,没有不闻的时候。

      67岁的马景池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他说,这里的空气里有臭味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严重的时候那种味儿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马景池:那种味不好分析。

      村民们不知道天天呼吸的那些怪味儿到底是什么,却能明显感受到那些气味给他们带来的影响。

      村民 梁淑丽:刺鼻,呛嗓子、咳嗽

      村民卢秀荣:总觉得憋气,嗓子含着个球似的

      李照伦(4岁):脖子这儿痒痒的

      马大爷:没听人家说吗,一进环洲大桥往咱村一来就进毒区了,一出大桥就出毒区了。

      西堤头镇位于天津市近郊的北城区,离天津市区只有10几公里,东西向的205国道和南北向的杨北路省道穿行而过,是连接东北三省的交通要道,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因为紧邻两条公路的交汇处,成为该镇的中心村。两个村有这么好的地理位置老百姓怎么说是毒区呢?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围绕两个村子转了一圈。我们惊奇地发现,在村庄周围,道路两旁,生产化学制剂、染料中间体、油漆涂料、农药兽药、香精香料等各类化工产品的化工企业一个挨着一个,数量超过了90多个。

      村民马大爷:人家外国不做的,咱们这里都做,不管油漆厂、色料厂、各种各样的厂都有。

      据记者调查,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西堤头就不停地在建化工企业,不到10年的时间,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就被近百家大大小小的化工厂包围了。这些化工厂昼夜生产,黑烟、污水、臭气、噪声处处弥漫。

      马景池:一出门,往下走就有沟,有沟就有鱼

      村民:现在连个泥鳅都没了

      记者:在永定新河旁边有一条被当地老百姓称作小红河的河流,之所以被叫做红河,是因为附近各种化工厂排放的废水废渣把河染成了红色,不仅河里的水是红的,而且旁边的草也是红的,我现在就站在河滩上,您看,我的脚轻轻抬起来,就能带起一片红色的粉末。

      西堤头曾经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除了小红河以外,大大小小的河渠还有4、5个,令记者不解的是,相比其它河渠,小红河的距离较远,那么化工厂是如何把废水废渣排放到小红河的呢?

      这是一辆从某化工厂开出的油罐车,油罐车开到了小红河边,正再用一根管子向河里排放着什么…….

      第二天,油罐车又开到了小红河……..

      原来油罐车装的不是别的,就是一罐子未经处理的工业污水,这些有毒有害的化工废水就这样从厂里转移到了小红河中。

      距离较远的小红河尚且遭受如此污染,那些化工企业附近的河渠又会是怎样一番面貌呢?

      这些就是曾经被当地村民们引以自豪的鱼塘,如今这些河渠两旁都挤满了各类化工企业,河渠下面暗藏着一个个排污口,渠道内充斥着各种颜色各种气味的工业废水废渣,散发着刺鼻的臭味,而其中的一个排污口还在肆无忌惮地排放着不知从哪个化工厂出来的黑水。

      靠近河渠的企业直接往河里排污,那些远离河渠的化工企业则在厂背后挖个污水池,然后通过管道,把存放的污水引进河渠当中。

      90多个化工企业,天天都在排放,再多的河渠也会装不下,那么这些污染物最终流向何处了呢?

      首先,大小沟渠的污水都会进入横贯全镇的丰产河,那么丰产河的水又流向何处呢?记者在丰产河下游与小红河、永定新河交汇处偶然发现了这样一个泵站。

      记者:多长时间抽一次?

      西堤头镇泵站工作人员:十天排一回

      记者:从哪儿抽过来的

      工作人员:丰产河,都是污水

      记者:一次抽多长时间

      工作人员:20多个钟头,4个泵抽,900磅,从丰产河抽到永定新河

      记者:什么情况下抽一次

      工作人员:听乡里镇里的

      这个原本用于泄洪的泵站,在镇政府的指挥下,就这样常年累月地把数十家污染企业排放的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源源不断地送进了永定新河,送进了大海。

      随意排污催生“癌症村”?

      两个村庄、93家化工企业,十年有毒有害物质的随意排放,到底给当地老百姓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记者:在这里我们不仅在每个角落都能够闻到臭气,而且我们发现在大片大片的菜地两旁,本来用于灌溉的蓄水渠也全部充满了红色、黑色、黄色的化工废渣,给使当地的蔬菜种植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记者:这沟里是哪儿排的水?

      菜农:化工厂,油厂,那个大罐子油厂,不知道炼的什么油

      这位菜农说的油厂是津海植物油化工厂,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为了偷排偷放,他们居然把暗管埋到了菜地里。

      记者:这菜长得好吗

      菜农:去年的大白菜到市场去卖,听说是西堤头的,都没人要,这东西污染了

      记者:你们用什么水浇菜?

      菜农:不干净,都是下水道的水

      菜农告诉我们,他们尽量从机井抽水来浇菜,但是化工厂的排污暗管太多,即使这样还是保不住抽到沟里的水不被污染。

      由于水源土壤遭到污染,这几年当中,靠种菜维持生计的农民都遭受过绝收的打击。

      菜农:四亩大棚有黄瓜,黄瓜一亩半,丝瓜二亩半,用那的水一浇全完了,找他们谁都不管,都不给报,完了。

      除了水源土壤遭受污染之外,最难以抗拒的是化工企业排放的毒气和粉尘,刘恩汗、刘义敏父子苦心经营了10几年的果园,到终于挂果的时候遭到了灭顶之灾。

      果农刘义敏:都死了,污染了,果树也需要呼吸,也需要空气,跟人的呼吸道一样,它得不到正式的呼吸了,叶片没了,就像人的胳膊腿被截下了,没有生活能力了一样的道理。

      果农刘恩汗:我这14年就没回过家,白天黑夜都盯在这儿,有点毛病,病虫害,就用药水在这儿管理着,不让它出毛病。

      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的老百姓始终想不通,自己祖辈生长的家园,就这么短短的几年间怎么就成了令人谈之生畏的地方了呢?

      村民:以前种的萝卜大白菜一上市都抢,现在每年的大白菜上市都没人要。人家说你西堤头的菜有毒

      西堤头产的东西没人买没人要,这些都还不是当地老百姓最担心的事情。

      村民:我大伯哥今年死九年了,我大嫂去年死的,老头前年死,全是癌症。

      这几年来,西堤头的村民明显感到身边得癌症的病人特别多。

      村民:没有病就好,一检查就是癌症 冯运香58岁的父亲去年底诊断为结肠癌,与此同时,她的邻居当中,有至少10个人相继被确诊为癌症

      村民:我们成天说生活在危险当中,特别害怕,都不敢往后想,想自己还好一点。尤其想到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就得过病,得过血液病。

      在村民王德华家,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近5年来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部分癌症患者的名单。

      王德华:通过我们听说以后挨家核实,签字按手印。

      这份名单上详细记录了癌症患者的姓名、年龄、住址,以及患何种癌症,根据村民的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以来,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各种癌症患者有232人,平均年龄51岁,最小的才7岁,已经死亡172人,其中肺癌、肝癌和肠癌的患病比例最高。两个村的总人口大约是1.3万,癌症发病率达到了178/万,是全国癌症平均发病率7/万的25倍多。

      2004年3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该地区的水源进行了检验,结果显示,挥发酚、氟化物、细菌总是和总大肠菌群四项指标不合格,其中挥发酚、氟化物都是有毒物质。

      而天津市环保局去年对该地区部分化工厂大气排放臭气浓度的随机抽查结果也显示,全部超过国家标准12倍。

      已经做了肺部切除手术的赵明春大爷一直保存着一份登载了天津市市长戴相龙讲话的文章。

      赵明春:报纸我都留着,市长都说是环境污染造成的。

      赵大爷说尽管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是他始终相信自己的病跟环境污染有关。

      化工厂否认排污

      对于西堤头化工企业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的问题,天津市相关主管部门并非置若罔闻。

      2004年8月22号,天津市环保局局长邢振纲在西堤头镇环境治理工作会议上说,“现在的西堤头,有水皆污,空气污浊,土地退化,生存环境受到严重破坏。”这次会议还针对所有93家化工企业提出了10条分类处理的措施。

      2004年9月12号,天津市政府下发85号文件,要求当年内,基本实现7个重点污染区域内无工业废水积存,无工业废物乱堆乱倒、无恶臭异味、无黑烟跑冒。

      2005年3月17号,记者来到西堤头镇看到这里污水满塘,臭气冲天的状况依然存在。

      村民:你抓得紧,我就白天不干黑天干。

      村民马大爷:窗户堵多严,味都去不掉,你都得闻着,不开灯拿着手电筒照着干,管不了

      为了证实村民们的说法,记者当天晚上沿着遭受严重污染的丰产河进行了调查。

      记者:现在是晚上10点,我们听到河边有哗哗的水声,你看,有一个管道正在排放着墨汁一样的黑水,而且散发着恶臭,我们来看看水是从哪里流过来的。你看上游是一个5、6百平方米的污水池,那么污水池的水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我们沿着污水池寻找,在一个围墙下方发现了这个排污口,正在排放着刺鼻的的污水,那么围墙里面是什么企业呢?

      第二天天亮,我们找到了昨晚偷排偷放的泰印纺织公司。

      记者:你们的污水都往哪里排?经过处理了吗?

      工作人员:我们不排污水,领导下班走了,没有污水。

      记者再次来到昨晚发现的排污口,带着刺鼻恶臭的污水还在源源不断地从厂里流出……

      谁该为老百姓负责?

      王灿发,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主任,从2002年开始关注和研究天津西堤头镇村民的生存环境,并竭力帮助村民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健康权。

      记者: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在天津这样发达的城市还有允许这样污染的小化工厂存在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而且对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权的忽视也是不可思议的。这件事情上,谁该为老百姓负责?

      王灿发:这个最根本的还是当地政府,因为环境保护法就规定了地方人民政府对环境质量负责,对本辖区的环境质量负责,那么这个地方的地下水被污染了,空气被污染了,老百姓因为污染得病了,这个政府当然是有责任了。

      记者:当地的老百姓应该怎么办?

      王灿发:当地的老百姓如果受到损害的,应该到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企业进行赔偿。现在是个很大的问题,老百姓没有掌握出工厂的证据,现在老百姓只要能够举出我受害的事实,我得癌症了,我家里有没有癌症病史,这是一种损害后果。我认为工厂在这儿生产和我得病之间有因果关系,我就认为有,然后被告否认,被告说这不是我造成的,被告就要举出证据,说这个癌症是怎么得的,如果他举不出来,是他排污以外的原因造成的,他就要承担责任,这就叫举证责任倒置。

    天津化工厂污染癌症村

    肝癌晚期李子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