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献给英雄纪念碑的15朵玫瑰
(博讯2004年4月18日)
    【大纪元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采访报道)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十五周年纪念日,北京青年胡佳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献上十五朵黄玫瑰被公安抓走;时值六四15周年来临之际,传媒颇为关注。胡佳被释放后,大纪元记者专门电话采访了他。*十五朵黄玫瑰

     十五年前的四月十五日,随著胡耀邦与世长辞,引发了举世闻名的持续两个月的学生示威游行,这场示威最终以六四镇压而告终。 (博讯 boxun.com)

    也是在同一个广场上,中国以外的全世界都从电视上亲眼目睹了手无寸铁、单纯而又激情的学生们是如何倒在了枪林弹雨和坦克的碾压下。日本NHK电视台在播映六四镇压血腥实况影片的最后,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只有一句话“可是中国政府说他们没有放一枪,打死一个人,这是谎言。”

    如今而立之年的胡佳六四时还是年仅十五岁的中学生。

    今年四月十五日清晨五点五十分,胡佳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正中,在纪念碑汉白玉栏杆外的软索处,他默默的献上了15朵黄玫瑰,他要三鞠躬以尽对死者的祭奠:一鞠躬,二鞠躬……的时候,广场上的武警命令胡佳拿起花束,并用步话机唤来警察,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载走了胡佳,也同时载走了他的11个小时的自由。

    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一个普通市民的献花──象征著蒙冤披污了十五个岁月的15朵黄玫瑰,仅仅只被放了一分钟。

    

    北京青年胡佳。(大纪元)*两个星期中三次被抓

    胡佳笃信佛教,心地善良。在海内外,他多次呼吁关注中国的爱滋病患,并且还呼吁中国政府还六四死难者名誉,承认错误。六四是如今仍然军权在握的江泽民上台的基础。胡佳成为当局重点监视的对象之一。

    记者在16日采访胡佳时,谈起他最近的遭遇,胡佳气愤的说:“其实在这两个星期中我已被抓了三次了。”

    胡佳第一次的被抓是在四月三日上午10点,胡佳刚刚从家中出来走到楼梯外,就被等候在门口的十几个警察和三辆警车强行带到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六里屯派出所。警方告知胡佳他被以“扰乱公共治安”为理由传唤。整个过程由六里屯派出所的副所长所指挥。在派出所里,警察开给他传唤单。

    整个过程,公安没有按照法律规定通知他的亲属。也没有在可以传唤的十二个小时内释放他,反而将他带到旅馆中继续羁押,前后关押长达53个小时。胡佳为了抗议对他莫须有的指控和关押,在被关押同时,他也进行了53个小时的绝食绝水。

    突然失去了联系,胡佳的亲人朋友十分担心,他的亲属亲自到他家所在地的六里屯派出所为他的失踪挂失,可是羁押了胡佳的派出所的警察装出什么也不知的样子,竟然接收了胡佳的失踪挂失。这个失踪挂失现在仍然还挂在绑加警察们的六里屯派出所。

    国内外媒体高度的关注著胡佳失踪一事。在各方面舆论压力下,中国政府于四月六日下午三点一刻释放了胡佳。

    胡佳第二次的被抓是在四月十三日的上午九点到十四日的下午三点半,胡佳再度被关押31个小时。

    胡佳说:“这两次都被关在非常简陋的地下旅馆的地下室里,是那种很脏、很破、很旧,很闷、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那里没有手机信号,他们也是限制你的通讯的自由,我一到那儿的话,手机就要关机,和朋友就联络不上了。”

    “总是有五个到七个警察看著你,烟雾弥漫,空气恶劣,很闷的,警察们又是抽烟,又是聊天,又是看电视,我真是感到很烦躁。而且绝水实在太令人感到难受了。”

    记者问:“警察对你进行了身体上的暴力攻击吗?”

    胡佳说:“没有暴力攻击,但有强制性的动作:比如几个人摁住你,架你上警车,强制灌水啊等等。”

    记者问:“你的家人没有担心你吗?”

    胡佳说:他们当然担心了,我第一次失踪的时候,我的家人到派出所去报我的失踪,是他们的副所长作的这件事情,警察居然说不知道,不知道我的存在,他们明目张胆的撒谎,但他们说漏了嘴,向我的家人询问八九年的时候我多大,他们为什么不问我七六年多大啊,八三年我多大啊,就是他们明显的都知道这件事,他们就是矢口否认这件事。直到现在,我失踪的单子还在派出所那儿悬著呢,这都成了笑话了。“

    胡佳第三次的被抓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警察订不出胡佳的罪名,这次胡佳被关押审问了11个小时之久。

    *胡佳犯了什么法?

    第一次被抓,警察曰胡佳犯了“扰乱公共治安”,刚从家门口出来的胡佳气愤无奈的说:“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作。“

    胡佳分析说第一次关押他的真正原因很明确,就是为了阻止他在四月四日到广场给六四死难者献花。

    就第二次被抓,胡佳说:“他们(警察)没有给我说明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知道不知道这些天是什么日子,另外还问我很多关于六四的,到现在我仍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胡佳称,据朋友分析,第二次被抓可能和四月十三日美国副总统切尼访华有关,北京警方要把一些可能会说话的敏感人物控制起来,让他们呆在家中或者关押起来;还有一个可能是趋近四月十五日,他们要给我一个教训。

    第三次被抓,警方没有理由。胡佳说:“其实我认为我没有犯任何法,到天安门广场给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犯了什么法?当时我说我献给人民英雄纪念碑,他们说不行,那我说我献给天安门广场他们也说不行,当时我在汉白玉栏杆之外,软索之外,纪念碑的正前方,献了十五朵黄玫瑰,准备要三鞠躬,在一鞠躬后,广场上的武警命令我把花拿起来。”

    *上边要抓人 下级警察亦属无奈

    胡佳对警察的行为评论说:“他们里边犯法的地方多了,比如传唤首先要通知我的家属,他们也没有通知;还有超期扣留了我53个小时,因为传唤拘留超过24小时以上要放人的;还有把我的传唤单的手续也收走了,不留证据,好多的问题。

    “第二次拘留就更没有理由,什么手续都没有给我,连理由都没有告诉我。”

    “我觉得我没有犯任何法,人民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这个犯了什么法?他们说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不可以,那我说我献给天安门广场也不行,唉──”胡佳发出无奈的长叹。

    “因为派出所没有权利羁押人24小时以上,所以他们就想了一个变通的方法──把你扣押在旅馆里去。”

    胡佳说关押他的警察也知道他没有犯任何罪,对胡佳所言亦能理解。

    他还说他也知道警察是军令如山倒,他们是被上面命令的。他分析恐怕是北京市公安局长都不能指挥公安局任意关押象他这样根本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人,命令来源淤更高处也就是在北京市公安局长以上的。

    据消息透露应该是北京市政法委书记或者市长刘淇的命令。

    记者在四月十六日下午亲自打电话到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国保科(电话 86-10-65126693)核实经过,胡佳第三次的被抓11个小时就是天安门分局所为。接电话的警察一口推说不知此事,昨天他不在,昨天在的人现在也不在,他的上级也不在。当记者询问在天安门广场献花违反什么条例或法律时,这位警察表示不清楚,不知道。

    *警察威胁胡佳六四时只有两个选择

    关于六四,胡佳说:“我选择早晨去的是因为升国旗也是太阳升起的时候,能让六四死难者重见天日,因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是纪念人民英雄的,至少也是无辜的,我希望六四死难者能被称为英雄,至少也是无辜者,国家应该给他们赔偿,给他们道歉,我觉得这样作的话,国家政府会受到信赖,得到老百姓的拥戴。”

    在问及胡佳今后打算时,胡佳表示:“现在出了这三件羁押后,警察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不然到六四时把你扣起来,要不然到时候你出去旅行离开北京。也许我不得不选择离开北京,但我还是会去祭奠死难者,在我自己的空间里。“

    他淡淡的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已在心中对六四作了一个了断。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青年胡佳天安门悼念胡耀邦被捕
  • 关于胡佳“失踪”情况的通报
  • 中国爱滋活动人士胡佳获释
  • 唐柏桥:胡佳与温家宝
  • 曾慧燕:「苦行僧」胡佳的出世与入世──从致力环保到关怀艾滋
  • 北京青年胡佳被警察带走下落不明
  • 胡佳: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图)
  • 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执行所长胡佳在法拉盛演讲:《爱滋病在中国:回顾与展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