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我是美中建交功臣”--中共间谍金无怠之谜

【博讯2002年12月18日消息】    (编者按:《008在行动》文中数次提到金无怠和俞强声,特别转载此文供参考)

   今年是美中建交二十周年。每谈到这场划时代破冰之政治剧,人们都会想其主角尼克松,基辛格,毛泽东,周恩来。然而,前中央情报局美籍华人工作人员金无怠,自认为是美中修好的红娘,是促进两个相互排斥的化学元素加以融合的催化剂。“我提供了美国方面愿意修好的情报,毛泽东才做出了邀请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决定”62岁的金无怠1985年被捕后这样认为。

   十三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退休人员金无怠替中共充当间谍案,轰动一时。然而,被陪审团裁定十七项罪名全都成立的金无怠,却在得知此消息后,在佛吉尼亚州马纳萨斯联邦监狱里离奇自杀身亡,使得为中共卧底三十多年的金无怠其人其案,更加疑云重重。光阴荏苒,转眼十四年过去,最近,金无怠的遗孀周谨予女士,出了一本中文书,以配偶的眼光和角度,介绍金无怠一案。“我说这是个迷,谜底要大家去分析,”老太太如是说。 (博讯boxun.com)

   住在旧金山的周谨予女士,呕心沥血十几年推出的这本书,书名是“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台湾东皇文化出版公司,定价新台币四百)周女士之书,以及为此书而开的新闻发表会,把十几年前轰动一时的旧案翻了起来,让华人再度关注这个人们几乎已经忘怀的间谍案。

   加州的几家中文报纸,都报导了周谨予这本书还有周谨予的经历。世界日报的标题说,这本书怀疑金无怠是北京特工为了灭口而干掉的,还说这一案子是冷战的悲剧。星岛日报说,这是“金无怠文字翻案”

   所谓“翻案”一般都指判得不对,有冤情可诉。那末金无怠的冤情何在?如果此案证据确凿,铁证如山,金无怠的确是当年中共卧底间谍,的确是畏罪自杀,又有什么案可翻?为了便于对历史旧案的了解,很有必要回顾一下当年的案情。

   金无怠先生,1922年生在北京,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1949年到香港为美国驻香港总领馆服务。1952年开始在冲绳岛为美国国务院“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局”工作,后来调到加州,再调到华盛顿总部。1981年荣誉退休。

   1985年十一月二十二号,金无怠被联邦调查局逮捕,联邦检察官指控金是为卧底三十多年,泄漏大量情报的中共间谍。1986年二月,陪审团裁定罪名成立,并定于三月四号判刑。不料二月二十一号,也就是被捕三个月, 宣布罪名成立后半个月,金无怠突然死在了佛吉尼亚监狱中,时年六十三岁。家属得到通知,说金无怠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联邦大陪审团对金无怠提出的指控主要内容是:从韩战开始,身为联合国军翻译的金无怠就开始给中共方面输送情报,主要提供了志愿军战俘营的地址。在以后长达三十年中,又持续不断地给中共提供了大量的情报。

   三十多年来,金无怠利用在“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处”的工作机会,得到秘密情报,并多次往返于美国,香港,多伦多,澳门和北京之间,同中共情报部门接头,提供文件,照片和其他资料。检察官还说,金无怠在1982年二月,到北京会见了中共情报部门高层官员,中共情报部门还提升他为某局的副局长。美国检察方面认定,金无怠的间谍活动,严重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那末,这些严重指控,证据和事实何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主要根据两个渠道,得到这些情况。第一,中国国家安全部处长俞强声八十年代初叛逃美国,供出了金无怠。FBI在逮捕金无怠之前,已经对他进行了两年多的秘密监视和调查,掌握了大量蛛丝马迹。比如有一次,金从北京回到美国,FBI在华盛顿郊区维州杜勒斯国际机场,秘密检查了金的行李,查到金在北京“前门饭店”住时所用客房钥匙一把。第二,1985年十二月二十二号,FBI登门拘留金无怠,同金无怠交谈六个小时,金无怠毫无保留,全部承认,还承认因此而得到中国情报部门十五万美元。

   顺便说一句,俞强声处长的哥哥,就是如今中国建设部长俞正声,他们的父亲,就是江青前夫、中共第一位天津市长黄敬。黄敬本名俞启威,是曾任国民党政府国防部长的俞大维的侄子。黄敬和江青分手后,同范瑾结婚,生下俞家兄弟。范瑾本人也是老干部,文革前曾担任北京副市长兼“北京日报”社长。黄敬在文革中受惊吓而死,范瑾也斗得七荤八素,差点去见马克思。俞氏叛逃美国动机不详,不过,肯定和一肚子怨气有关。

   以俞强声的背景,再加上FBI的调查以及金无怠自己的招供,使得案情非常明白,铁板钉钉,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但是,金无怠则强调自己的动机,是为了促进美中改善关系,而且客观效果只是对美国和中国两国都有利,因此,不但不是罪人,反而应该算成功臣。金无怠认为,尼克松和毛泽东握手言欢,是他通风报信的结果,把大功臣算成大间谍,岂非大冤案一个?哪有不翻案的道理?金氏被捕后相当沉著镇定,相信很快就会解脱,以胜利者和英雄的面貌回到家人中间,回到中国。就在金无怠所有罪名成立、在监狱中等待判刑的时候,还曾经幻想要直接上书,请里根,布什还有邓小平出面为其洗清冤枉,平反昭雪。

    同金无怠五十年代邂逅冲绳、坠入情网、共结连理当且共同生活二十多年的周谨予女士,一直被蒙在鼓里,瞒得严严实实。只是在金无怠案发之后,才陆陆续续,点点滴滴从金无怠狱中来信、FBI调查报告、检察官的起诉书、以及媒体大张旗鼓的报导中,对丈夫的所作所为,有了初步了解,方有大梦初醒,追悔莫及,不知所措的复杂茫然和痛苦心理。“我当时实在撑不下去了,自杀跳楼的心都有。”周氏在新书发表会上说。

   金无怠案发时,他同周谨予的夫妻关系,已经因为金对婚姻对配偶的不忠而出现了相当大的裂痕,正在弥合之际。强大的新闻媒介连篇累牍的轰炸报导,随之而来的众叛亲离,间谍重案带来的法律和财政方面的巨大压力,压得周谨予喘不过气来。唯有曾一度在婚姻生活上荒腔走板、如今身陷囹圄的丈夫金无怠一日一封的狱中书简,成了周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时至今日,周谨予谈起在监狱里离奇死亡的丈夫金无怠,仍然是一往情深,她眼中的丈夫几乎是个完人。“我觉得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周氏说,“很能干,细心,很爱家,帮助朋友,很刻苦,他可以牺牲自己去帮助别人,他很爱中国,也很爱美国。”

   周谨予说,金无怠喜欢美国,认为美国这样的国家很难得:外国人到美国,都可以享受美国人民享受的同样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办不到的。周谨予回忆说,金无怠同时对中国的感情也很深,认为中国人太苦了,希望中国能越来越好,走出困境。

   平心而论,金氏是一个优秀谍报人员。他为中共工作多年,老婆一无所知。即便事情出来后,他都进了监狱,仍然守口如瓶,几乎没有给老婆透露一点过去的行踪。周对老报人陆铿说:“我不知道是他行迹高明,还是我麻木不仁。”她也对笔者说:”我们结婚这末多年,很奇怪,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金氏是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然而,用周氏的话说,金“放浪行骸”,实际上是多情种子,愿意为情跳墙的风流书生。金与周不是原配。金的首任妻子是1949年在上海结婚的仇氏。周的首任老公则是□湾中国广播公司同事,双方各育有三名子女。后来都到冲绳工作,各自摆脱旧婚姻,进入新连理。为了婚后生活顺利,双方达成默契,不干涉对方行动,尊重对方隐私,给对方合理的活动空间。多年来,金在家中的办公室,妻子从不踏入。唯一例外是一次周嫌屋内脏乱,进去收拾,金知道后勃然大怒,周此后不敢涉足其内。其实,就是这一次,周也发现了“地雷的秘密”。如果警觉性稍微高一点,恐怕整个事态的发展,就另当别论了。然而,周对道德观的硌守,对婚姻的承诺,对丈夫的愚忠,再加上自己的“麻木不仁”,终于没有能及时拆穿其西洋镜,也为自己酿就了一副最难以下咽的苦药。

   但是,问题还不在这里。金利用夫妻间达成的“独立国家联合体”“互不干涉内政”的“和平友好五项原则”,另筑爱巢和欢乐窝,在滥用美国政府对其信任的同时,也玩弄了妻子的感情,使其道德形像,所谓“爱国情操”大大打了折扣。再加上金承认收取中共十多万美元的经费,更使其为了“意识形态”而报效母国的“特别”行为,掺进了令人不齿的因素。人们会问,金是爱(中)国者?还是上海滩“小赤佬”、“小瘪三?”

   大陆有句话:“追悼会上无坏人。”人都不在了,何必穷追猛打?周氏为尊者死者讳,说丈夫生前如何刻苦自己,关怀别人,仗义疏财。但事实是,金在人格和道德上的缺陷,引发了经济上的额外需求,引出了金到底为“主义”而活动还是为“金钱”而偷的质疑。金是“爱国主义”、“经济主义”亦或是“爱国经济主义”?

   金63岁蒙主宠召,其一生谜点甚多。周氏洋洋455页大书,为其盖棺,然无法论定。周愿意与大家共探谜底。读完书感到这里的确有几个谜区。 谜一,谍报工作和金钱关系;

   金是为了钱而谍,还是为了谍而钱?如果金不是为钱所困,而是仗义疏财的爱国人士,就只有为了谍而钱。但读完周氏书,仍然不得而知,金首次“下水”是何年何月,当时的动机如何?中共报酬是多少?以什么方式转到金手里?中央情报局是个敏感单位,历年来抓住不少苏联“鼹鼠”,很少听说逮住替中共窃取情报的特工人员。金氏极有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行大侠。其人虽去,但历史地位不容忽视。但,如果金只是一贯见钱眼开的沾花惹草小人,不但其形像受损,其历史地位也将大为削弱。同动辄要价几十万几百万美元的中情局前苏联谍报人员相比,金三十年卖命所得到的区区十万美元,实在不值一提。但问题是,这点小钱,把金牢牢套进了万劫不复的危险生涯,陷他于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尴尬悲惨境地。不知金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

   谜之二,金从联邦机构退休和退休后的行为。

   1981年,金59岁从联邦机构荣誉退休。(周书中大照片为证)。周语焉不详地提到,金1981年退休,但并没有交待退休原因和动机。金为何退休?为了钱?显然不是。因为以联邦雇员GS 13级退休,退休金要比工资相差几成。为了钱,当然选择不退,因为在这个位子上金已经相当得心应手,游轫有余,轻松得钱,为何不要?从金的前后表现来看,金绝不是不要钱的人。况且,笔者知道、当且从资深联邦雇员处证实,联邦机构并无到点必须退休一说。那末,金为何在事业高峰时急流勇退?显然是另有原因。

   据金家一位朋友分析,金退休,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金担心,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再继续做下去,与其终有一天被人发现,还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先脚底抹油,看你能奈我何?第二,退休后有更充裕的时间游走于世界各地,更方便于接头。这种心态,金自然是滴水不露,作为“麻木不仁”的妻子,周氏后来当然无从写起。

   但是,金没有料到退休后经济收入下降了一大截,对爱家庭,爱亲友,爱“祖国”,爱同胞,爱女人,爱旅游,爱豪赌,爱做大事的金来说,没钱,等于釜底抽薪,任何爱都无法实施,都得偷工减料大缩水。正应了中国大陆一句流行话:“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退休本来是颐养天年的,但金被钱逼得情急之下,又开始积极开拓财路,通过赌,考房地产经纪还有其他方式(包括问中共要)来挣钱,而这似乎同其退休初衷有所矛盾。或者,这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证实金完全是因为害怕出事情而退休的。作为有时同床异梦的夫妻,周氏如果稍有警觉,就能从金的退休看出端倪和蛛丝马迹,也许可以避免后来天崩地裂天塌地陷的大悲剧?然而,历史是无法虚拟的。金的所做所为,他的“萧洒”,对钱的追求,加上俞强声处长的出现,中共的赖账,使得金注定要成为悲剧的主角。

   联邦退休雇员张茂林,前几年退休后搬到了金无怠周谨予夫妇住过的公寓大楼里。这个大楼名字很凑巧,也叫WATERGATE ,也就是“水门”。他搬去的时候,金无怠已经死亡,周谨予回到了加州,不过,张茂林五十年代在台湾广播界服务的时候,就认识后来成为联合国军金嗓子播音员的周谨予,后来张在冲绳加入美国国务院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局后,又认识了金无怠,再后来在佛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杜克大街大家都住得很近,经常在一起搓麻将,因此,是金家夫妇几十年的老同事,老朋友,老邻居,老牌友。

   金无怠在事情败露之后,曾在狱中让周谨予设法到北京一趟,争取面见邓小平,陈诉冤情,如果邓小平能出面同美国沟通,那末,整个案情就可能峰回路转,柳岸花明,解金无怠于倒悬。周谨予徵求张茂林的意见,张说此计似不可行,因为中国根本不承认金无怠为中国工作,惶论让邓小平出面援救金无怠?

   如今的中国驻美国大使李肇星,当时担任外交部发言人。针对美方的责难,李在北京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那末,金无怠在美中关系改善当中到底发挥了何种作用?也曾在美国联邦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张茂林坦率地谈到了他的看法:“从客观角度看,并没有他想象的有那末大的关系,因为他所能得到的,都是美国方面已经决定的政策后他看到的一点文件,关于这方面的,就是美国准备与中共沟通,他以为把这个东西告诉当时的北京当局,使得北京更有准备,建立更正常的关系。”张茂林认为,金无怠透露的,都是美国的既定政策,因此,对美中关系的改善,并没有那末大的关键性作用。

   作为金无怠夫妇的邻居,朋友还有同事,张茂林虽然很了解他们,但是,多年的接触,并没有使张茂林知道一点金无怠的秘密使命和工作。金无怠有时候到北京或者拉斯维加斯,张茂林还去机场接送。张说,现在回想起来,有的时候,的确有令人怀疑的地方:“比如他常常去拉斯维加斯。大家都知道,去赌场,不能你都赢,赌客没有绝对的把握。金很聪明,很用心,不管做什么事情,包括赌博,都很用心。他赢的机会比较大,但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我觉得,他可能并不是每一次去,都是为了玩钱。可能那个地方,是他一个接头的地方。”

   张茂林说,金无怠退休后还是经常去赌场。“后来我听说,他是有一两次到拉斯维加斯后,又转到加拿大,跟对方接头。有好几次,他到飞机场,都是我接送。大家是邻居,我开玩笑说,怎么把这个当成正当的职业?金无怠一笑了之。后来我想,他这样常去,可能有一部份是要去接头,不完全是为了赌博。”但,周氏书中报告,从退休那年到被捕那年,金每年都能从赌场挣回数千美元,少则两千,多到九千。金求胜心切,赌技之高,不服不行!

   金无怠来到这个世界,除了死前最后三个月坐牢,基本上是团戏人生,萧洒走一回。他出身名门,受过很好的教育,但对待婚姻态度上,虽然不是杯水主义,基本上也是个纨裤子弟。如此大事交给这样的人去做,焉能不翻船?中共用他只是别无选择,还是有意为之?

   谜三:中共的态度。

   俞强声的出现,FBI几年辛苦调查,金氏成为落水狗。灭顶前,抓住中共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而,李肇星这一否认,就轻轻地抽掉“稻草”,让金沉了下去,一直沉到海底。知情人分析,中共这么不讲义气,太不哥们,完全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落井下石,不讲良心,见死不救,以后谁还敢为你卖命?中共的否认,只能有两种解释。第一,中国宁愿负金,不愿抗美。第二,中共的确认为,金只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足轻重的过河卒,或者是可以丢车保帅的“车”。

   也许,各国都是这样处理落网间谍的?非也!而且,不同的处理方式,造成了不同的后果。

   无独有偶。1985年,也就是金落网那年,联邦调查局还经过长期跟踪后逮捕了美军情报部门内以色列“鼹鼠”美籍犹太人波拉德(Jonathan Jay Pollard)(时代周刊1998年十一月二日)。波拉德在印地安纳州南湾长大,今年四十四岁。曾在斯坦福上学。1977年报考中情局,没被录用。他曲线救国,1979年被海军录用为文职情报员,任务是分析苏联海军情况。利用这个机会,波拉德可以接触美国绝密文件,但是,他转瞬之间就把这些情报秘密交给了以色列。波拉德开始并没有谈钱,但是,后来以色列每月给他两千五百美元,还出钱让他多次到欧洲旅游,他给妻子买了一个价值七千美元的戒指。

   据报导,美国方面指控,波拉德提供的情报有:巴基斯坦核武器项目,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化学武器项目,利比亚的防空项目,还有设在突尼斯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总部的建筑图。而以色列1985年轰炸了这个总部。最让美国人恼火的是,波拉德竟然把美国在全球各地特工网络的优缺点以及美国情报人员接头方法和联络暗号告诉了以色列。

   毫无疑问,波拉德被判处重刑,从1985年一直关到现在。问题是以色列的态度。1985年,被FBI 追得狗急跳墙的波拉德,带着老婆和小猫,来到以色列驻美国使馆,寻求避难,却被以色列官员拒之门外,既有追兵而无退路,只好俯首就擒。

   波拉德不象金无怠那末消沉,他没有自杀。十三年过去了,以色列1998年五月终于承认波拉德是他们的人,并在早些时候已经给予波拉德以色列公民身份,到1997年底,波拉德终于表示忏悔。以色列认为,波拉德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坐牢十几年,老婆也离了婚,是放他出来的时候了。1998年十月底,克林顿到中东,推动中东和平进程。和谈的最后一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再提出希望释放波拉德,但克林顿只表示要研究研究。

   最让人感动的是,内塔尼亚胡并不气馁。他亲笔给波拉德写信说:“你不是孤军奋战,以色列国将继续做出顽强不懈的努力,将你接回家园。(时代周刊1998年十一月初)

   九泉之下的金若有灵,肯定大叹后悔:当初应该给敢做敢当的以色列人干!但是,金无怠本身的软弱,自大,缺乏波拉德坚韧 不拔的精神,也是造成这场悲剧的原因。不过,即便金真的生性皮顽,爽朗豁达,愿意把牢底坐穿,假如他不那末轻易的结束自己的生命,能熬到现在而没死,中共到如今会承认他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历史不容虚拟,因此也就没有答案。

   关占秦

   1998年12月二十八号

   洛杉矶钻石吧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008在行动:第十六章 超限战与“邪教”
  • 008在行动:第十五章 垂帘听政
  • 008在行动:第十四章 谍之道
  • 008在行动:第十三章 湾区凶杀案
  • 008在行动:第十二章 魔鬼与天使
  • 008在行动:第十一章 沉睡者
  • 008在行动:第十章 谍对谍
  • 内幕:《008在行动》第九章 白宫会谈
  • 内幕:《008在行动》第八章 白宫投诚
  • 《008在行动》第七章 动之以情
  • 《008在行动》第六章 军火商
  • 《008在行动》第五章 撞机
  • 008在行动﹕第四章 CIA在 行 动
  • 奇书“008在行动”:第三章 组长云飞扬
  • “008在行动”:第二章 守株待兔
  • “008在行动”:第一章 特务
  • 008在行动 - 前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